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智多星 > 上一页    下一页


  “小姐,要让谁突围前去蒲关投信?莫非也要张公子亲自送去?”红娘插嘴道。

  法聪马上说:“本寺厨房有个莽和尚,名叫惠明,他有一身拳脚好功夫,天天打人练拳,若是由他送信,必定万无一失。”

  崔莺莺手一抬,坚定地说:“不必了,信就由我亲自送去。”

  她闷死了,机会难得,要出去透透气,也试试身手,穿来之后她努力加餐饭,暗地里也苦练体能,如今这副身躯已不是当初的弱不禁风。

  可是,从她口中说出这番话,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在说什么啊莺莺?”崔夫人一时也忘了哭,“你一个姑娘家,如何去送信?没听到那帮狗贼已将寺院包围住了吗?”

  “母亲难道以为女儿会笨得直接骑马冲出去吗?”没错,她就是要直接骑马冲出去,但清眸一敛,淡淡地道:“此地离蒲关只有四十五里路,并不算远,要如何冲出重围送信,女儿已有方法,且必得女儿亲送才行,母亲尽管在此安心等候女儿的好消息便是。春香,没见夫人乏了吗?快扶夫人进房休息。”

  崔莺莺坚持为之,崔夫人屡劝不成,最终退让。

  待崔夫人进了内室之后,崔莺莺便对法本说道:“请住持为我备一匹快马,在我出寺之时,让沙弥们敲钟撞鼓,直到不见我为止,若姓孙的狗贼问起,就说寺里有和尚太害怕而逃了。”

  法本忙点头应承下来,“小姐怎么说,老僧便怎么做。”

  红娘极是惊诧,“小姐真要亲自去送信?”

  崔莺莺看着红娘那满眼的不认同,挑了挑秀眉,“你有意见的话,你去。”

  红娘倏地闭上嘴巴。

  当夜二更时分,普救寺在静夜里忽然钟鼓大鸣,侧门开,黑暗里冲出一匹快马,马上身影压低了身子,纤细的双腿一夹镫,马儿飞奔而去。

  李天自认这阵子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杜确梦境里的那个和尚等到,他对杜确的梦境深信不疑,认定了那人一定会来。

  刚刚天亮,守兵来报,普救寺有人求见大将军,说是有天大急事,李天兴奋极了,忙起身整装去见来人。

  一见之下,李天不由得一愣。“你……”

  老大梦里的不是和尚吗?怎么看这小子也不是和尚,他有头发,高高束在脑后,脸上则涂抹了黑炭,只看到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和挺大的眼睛。

  崔莺莺被他看得不耐烦,“公子,人命关天,请速速领我去见大将军。”

  她冲出普救寺时,孙飞虎等贼兵对着她放了一阵乱箭,她觉得上手臂隐隐作痛,好像受了点小伤,且她日夜兼程而来,风尘仆仆,受了许多风飞沙,实在极想喝上一口水。

  “公子?”李天被这称呼呛到了。

  他怎么会是公子?好歹是将士、壮士,不然小将也行,称什么公子啊?

  崔莺莺柳眉微微一扬,面带疑惑。

  叫公子有什么问题吗?据她在京里的见闻,这里对男人的称呼,年少的不外乎称公子、少爷,中老年就大爷、老爷,有什么不对吗?

  她可没时间在这里考究称呼问题,她重重一拍李天的肩膀,“总之小兄弟,普救寺三百多条人命系在我身上,你快带我去见大将军!”

  “啊!”李天右肩一沉,瞪着崔莺莺看。

  看对方瘦瘦小小的,手劲竟然如此大?

  他嘀咕着,还是很快把人带到议事堂,这个时辰,将军府的几个头儿都在议事堂里议事,去那里找人准没错。

  他让崔莺莺在议事堂外候着,“你等等,我进去通报大将军,我们大将军可不是谁来都会接见的。”

  崔莺莺不耐烦,这古人真麻烦,说个话都要一层报一层。

  她瞪着李天,“公子,你向来废话这么多吗?”

  李天感觉自己被轻视了,“你、你这是何态度?胆敢对本小将无礼,看本小将等等怎么收拾你。”

  崔莺莺冷冷道:“普救寺三百多条人命。”

  李天一个激灵,也不敢再耽搁,火速入内通禀,“老大,您在等的人从普救寺来了,可并不是和尚,是个小子,一个无礼的小子。”

  “小子?”杜确剑眉蹙起,颇为意外。

  不过是小子也无妨,总之求救信来了便可以,只要让他能光明正大的去普救寺见崔莺莺便可,跟着的事就容易多了,让她成为他的队友……

  “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崔莺莺跟在李天身后进入议事堂。

  这是一间很大的议事厅,墙上钉着一张大图纸,上面密密麻麻画了许多点线,一张正方型木桌横在中间,长度约有两个成人展臂相接。

  崔莺莺知道坐着的几个人都在看她,个个看来都不是简单人物,但她当做没看到,跟着李天一直走到最深处才停下来。

  “抬起头来。”杜确看着来人,瘦瘦小小的,凭这弱不禁风的模样竟能突围而出,从普救寺来到此地?

  他的声音沉若低弦,崔莺莺抬眸,立即感受到两道似刀般的视线往她身上打量。

  眉如剑,目如星,英挺卓绝、伟岸出色,姿态不逊,一袭月白长衫,衣襟绣了水波暗纹,发丝仅用银带束着,年纪约末二十六、七岁。

  她思忖着,这人便是白马将军杜确了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