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情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她怎么能告诉他,客房根本不必由她来打扫,她因为想跟他多相处点时间,所以他住在凡赛斯的那九天,她才自告奋勇打扫他的房间。

  至于他说的那封信……

  得知他退房的消息后,她根本连去房间看一看的欲望都没有,想必信老早被打扫人员丢进垃圾筒了。

  信上写些什么呢?她好想知道!

  “看来,你并没有看到信。”

  她的表情已说明了一切,搁在上官图真心中几天的疑问也得到了答案。

  他还以为她的选择是不跟他交往,害他闷了好久。

  “这个礼拜天,希望你来我家里一趟。”

  “不……”她傲气十足的摇了摇头。“不要。”

  她不要再品尝那种患得患失的滋味,就算真的有他说的那封信好了,她可以对他的不告而别释怀,但,他们又还没交往到见家长的地步。

  他连杯咖啡、连场电影都没请过她哩,她也是有她大女人的矜持的,才不要随随便便去他家哩。

  “你一定要来。”他的神情比她还坚持。“那天是家父的公祭。”

  娜娜颔首敛眸,一身端庄的黑衣黑裙,不自在的站在上官图真身边,跟随他一起向来致悼的来宾做家属答礼。

  原本她是坐在休息区等待仪式开始的,没想到上官图真一看到她,就把她拉到身边,害她一直站到现在,走都走不开。

  他的背景真的很特殊,她第一次参加黑道份子的丧礼。

  灵堂布置得庄严华丽,跟过去她在新闻里所见的黑道大哥告别式一样,兄弟数以千计,排场只有气派两字可形容。

  她看到许多政商两界的名流,挽联更是上至总统,下至五院院长都有,甚至连电视台都派出SNG做联机报导,足见他父亲举足轻重的江湖地位。

  而他呢?

  他的神情很肃穆,但从头到尾都没有见他掉泪,脸上是一片奇异的坚定和镇静。

  这就是真正的男子汉,以及男儿有泪不轻弹吧?

  可是,不是也有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吗?

  他父亲过世了,难道他还不伤心吗?

  这个疑问,在火葬场,她得到了答案。

  “知道我父亲怎么死的吗?”

  等待吉时火葬的时间里,上官图真忽然开口,虽然后面站着两排人,但与他们有几步的距离。

  不等她回答,他便接着说:“他是在他最好的朋友家里死的,”说到这里,他咬了咬牙。“暗杀。”

  娜娜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黑道大哥不都是暗杀别人吗?怎么会是被人暗杀了呢?

  “我老爸跟我一样笨。”他闷闷的哼了一声,额上的青筋隐隐抽动,眉心竖起深深的皱痕。“重情重义,却掉进别人的陷阱里而不自知。

  “当我从日本把他的尸首接回来时,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吗?就像有一把锋利的刀,从这里——”他修长的指从自己发顶划下来,一路划到了腹下。“直接把我?成两半,我连哼一声都不必,就已经死了。”

  娜娜心头一紧。

  她本来就已经够不会安慰人了,偏偏他又不是女人,不然她就可以搂着他哭,现在她什么也不能做。

  “你们先离开。”上官图真转身吩咐那些弟兄。

  “是!”

  全部的人极有效率,在瞬间净空了场地,只剩下他们两人。

  他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即将被推入火炉的棺木。“老爸,我会替你报仇,我一定会替你报仇!”

  剎那间,泪水从他眼眶奔流而下,那悲痛的神情,让她也为之鼻酸。

  “老爸,你在我面前一向是个强人,你该含笑寿终正寝才对,不该被乱刀刺死,我好、心疼你……真的好心疼……”

  娜娜吸了吸鼻子。

  好奇怪,为什么她也有想哭的感觉?

  好奇怪,这位上官伯父跟她非亲非故,甚至没有见过面,她这个好强的女人,有一颗那么易感的心吗?

  “爸……你不要走好吗?我年轻气盛,很多事还需要你教,过去我逞凶斗狠,没孝顺过你,我好后悔……我真的好后侮……”

  他泣不成声的跪了下来。

  她轻轻拍抚着他颤抖不已的肩膀。

  “哭吧!尽情的哭,把你对你爸爸的不舍通通哭出来,然后,替他报仇!”

  “少帮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