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四十三


  忏悔录——给最亲爱的甄爸甄妈

  完成了,《烈女小爱婢》的写作;再次经历了二番风雨爱恋,这是社里新套书中的一歌故事,当看到小编寄来的企划时,我就被这个故事深深吸引了,因为写作很顺利,唯一遗憾的是篇幅限制,不得不删除了很多剧情。

  今天写完,我的心还残留一部分在男女主角身上,然而在这个后记里,我却想先不去说他们,也将对出版社和编编的感谢、对读者朋友们的感谢先存放在心出;而藉这个篇幅跟我最亲爱的爸妈说几句话。

  亲爱的爸妈,当您看到这些文字时,应该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可是女儿还是希望您能高兴地读到它,因为这是女儿埋在心头很久的话,今天,我要用文字纪录下来铅印在我的书内,与我的心血结晶合而唯一。

  共同纪录我这一个月的不安与愧疚。

  刚开始写这本稿时,周末晚上我打电话回家(因为时差关系,我总是只能在周末打电话回),那是爸妈那里的上午时分。爸爸您独自在家,一听到我的声音就激动地一直喊着我的名字。可惜那天妈妈出去会老友了,而正跟爸爸您说话间又有访客到了;您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我说:“您去接待访客吧,我一会儿再打回去。”

  您只好依依不舍地吩咐我:“一会儿你妈就回来,你要打来喔……”

  我连声答应,可是一写起稿子来就忘记了一切,等再想起来时已经是次日。

  半月前我打电话回家,但没有人接听。我一个小时内连拨了三次,终于在年夜时分听到妈妈久违的声音。

  “妈,你干嘛去了,都没有人在家,害我以为家里出事了呢?”一听到妈妈的声音,我就既委屈又着急地抱怨。

  “呵呵,跟你爸出去逛街,顺便在外面吃饭了……”妈妈您乐呵呵地说,又如数家珍地告诉我您和老爸吃了什么菜、买了什么东西、花了多少钱、看到了什么新鲜事、遇到了什么想不到的人,最后甚至连我早已忘记的亲戚朋友三姑六婆的家务事也一一说来。

  “你少说几句好不好,让我听听女儿说话!”分机那头传来爸爸您的咕哝。

  “爸,您让妈妈说,我们慢慢聊。”我劝阻爸爸您,心却有一半在稿子上。

  “就是,我还没说完嘛。”妈妈您也在那头抢白,但再回过来跟我说话时,您已经不再说三姑六婆,而是一再问我们是否都好、身体怎样、工作怎样……

  说着说着,您声音哽咽了:“要经常打电话回来喔!”您说。

  我无语。因为失言太多多次,可是爸爸妈妈还是那么相信我的承诺。

  我知道那是因为您爱我、理解也我、支持我,所以您能包容我的所有不是。

  对其它的人,我从来都不曾失言,我承诺的一定会兑现,可是唯独对最爱我、我最爱的爸爸妈,我却常常失言!

  多少次,我答应要打电话、要写信、要回家看看,可是最后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不了了之。

  如今,圣诞假期即将结束,我再次失言……

  为此我自责、自伤、自悔,可是还是再犯再犯再再犯!

  亲爱的爸爸妈妈,请原谅不孝的我,因为只有在您的面前,我才会毫无伪装地放任自己,做您永远长不大的任性顽皮的女儿!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

  妈妈,这是您的叹息。(尽管您没说出口,可我知道您在叹息。)

  可是,妈妈,您错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也愁!

  在远离您的异国他乡,我知道您的头发有多少根是为我而白,我知道您有多少泪是因我而流,我知道您的梦中常常有我!

  您说:“儿大不由娘,儿去娘心苦。”

  您忘了,女儿如今也是做娘的人,如何能不知娘心的苦?

  可是,我这个自诩最能理解娘心苦的人,却每每让爸爸妈妈失望伤心!

  因为忙,我无法抽身回去看望爸爸妈妈;因为忙,我几乎不给家里写信了;因为忙,我给爸爸妈妈的电话打得少了。

  我的内疚无法用语言描述,再多的理由也不是好借口,如今,只期望用白纸黑字写下我的忏悔,请亲爱的爸爸妈妈宽恕我的不孝!

  我把一本一本印制漂亮的书寄回家去,就是为了让您知道,女儿没有说谎,女儿真的在做事、在忙碌。希望这些书和我在公司的成绩能让我的忏悔变得有意义,能宽慰您二老失望的心,愿您的泪带上点点欣喜。

  当这个故事结束时,又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因此我知道自己还会重蹈覆散,走上过去的老路——忘记打电话、忘记写信、忘记问候您……

  我知道您还是会在期待与思念中再次原谅女儿,而女儿唯一能做的,只是请爸爸妈妈保重,一定要保重啊!要等着我回去看您,一定会回去的,因为我永远是您最任性最黏人的女儿!

  叩首祈天,佑我爹娘平安无恙!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