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三十八


  一道细长的阴影投落在她眼前,还没回头就听到飞狐亲切的声音。

  “飞狐大哥!”叶儿惊喜地喊他,此刻见到他,真的让她很开心。

  “怎么哭了?”飞狐眼里的珍惜和关爱让叶儿的眼泪更加无法遏止。

  “谁哭了?”她哽咽着低下头,把脸埋在搁在膝盖上的双臂里,想掩饰满脸的泪水,可是她耸动的双肩让她的努力付之一炬。

  飞狐不说话,知道这时得让她自己平息激动的情绪。

  叶儿很感激他的沉默,这时如果他跟她说话,那她绝对会崩溃。

  过了很久,当太阳西落,屋顶卜的人们都离开时,叶儿才渐渐平静。

  “夕阳很美,你说是吗?”飞狐看着天边的晚霞说道。

  “是,是很美。”叶儿也看着那抹彩色。

  “可惜夕阳的美丽很短暂,而且它的美丽是以失去太阳做为代价的。”

  就像爱情,是以付出生命为代价的。

  “没错,失去太阳,我们就没有了光明和温暖。”飞狐淡淡道。

  “可是太阳还会再回来,夕阳还会再出现。”叶儿回答着,心里却想,生命失去后就不会再回来,爱情也不会再出现!

  当她随着飞狐走下山坡时,天已经黑了,飞狐陪她到厨房吃饭,逼她吃下了比这几天每一餐都多的食物。

  刚吃完饭,小三送来一叠衣服,说是红绸替易水寒新做的,因红绸忙不过来,要她把衣服带回去。飞狐被人拉着说话,便让她自己先回去。

  一走进聚义堂,就听见易水寒的房间里传来戏水声和调笑声,从半开的门里,她赫然看见他正坐在澡桶里洗澡,红绸竟趴在澡桶边替他擦背。

  顿时,强烈的苦涩与酸楚如海潮般吞噬了她,伤害累积的怒气爆发了。她一脚将半掩的门踢开,门板撞击在墙壁上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

  这一脚果真将里面的两个人吓了一跳,她接下来的动作更加让他们目瞪口呆。

  她居然面带笑容地走到澡桶边,将那一叠新衣往浸满水的易水寒身上一放。“你的新衣,给你吧!”

  然后仿佛刚才抱的是一堆脏东西似地拍拍手,优雅地转身走出了门。

  “啊!该死的小下点,这是我才做好的新衣服!你疯了!”

  当红绸高八度的尖叫响彻聚义堂时,满脸泪水的叶儿已经越过刚进门的飞狐身边,奔进了屋后的小树林。

  “老天,我到底做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她抱着松树,让发誓不再流的眼泪纵情地流淌……

  飞狐惊诧地看着她洒泪而去,在红绸的尖叫声中,站在了易水寒的木桶前。

  “闭嘴!”他对着红绸一喝,声音不大,却震得房屋落下沙灰。

  红绸高八度的尖叫戛然而止。

  他再回头用冷得让人哆嗦的声音对澡桶里的人说:“穿上衣服到大堂来!”

  然后他脚跟一旋往门外走去。

  “师兄要想说教的话就免了,我还没泡够呢。”易水寒玩世不恭地说。

  “如果不想再见到小狸子,你就自己看着办吧!”飞狐冷冷地说着出去了。

  “易大哥,别理他,二爷就爱闹着玩。”红绸用手捧水擦抹他的背。

  “住手!”易水寒的面色一寒,声音比飞狐的更冷,他拨开被叶儿抛人的衣物走出澡桶,他的下身赫然穿了一条湿透了的长裤。

  “出去,以后不要再来!”他冷漠地说着,抓过布巾擦拭着自己。

  “不行,我要来!”红绸噘嘴说:“易大哥,我喜欢你,你不是也愿意我伺候你、亲近你的吗?如今小不点不会再来影响咱们了,你怕什么?”

  她边说着边靠近,不在乎他的湿裤子会弄湿衣裙,像几天前那样从后面抱着他的腰,可是还没等她的脸靠到他背上,她的手已经被他捏疼得几乎要断了。

  “听着,红绸。”他转过身来面对着她,冷冷地说:“你是个能干的女人,可是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我很抱歉利用你来打击叶儿。但以后请你走开,不要再到聚义堂来,不要再靠近叶儿,更不许再侮辱她,否则,我会赶你走!”

  他的声音不大,面色平静,可是他的话让红绸听得瞻颤心惊。“易大哥,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

  “没有!”

  “你喜欢小……叶儿吗?”在他凌厉的眼神下,红绸不甘地改口。

  “没错!”

  红绸尖锐的吸气声让人以为她要晕倒了,可是易水寒不为所动地抓起衣物往大堂走去。

  “你要如何糟蹋自己我不管,但我告诉你,明天我就把叶儿带走!”一看到他进来,站在大堂内的飞狐立即开口。

  “除非我死!”易水寒反手关上门,穿衣换裤闻言辞气势丝毫不弱。

  “你还要她吗?”

  “她本来就是我的!”

  “那为什么要折磨她?”

  “难道你没看见我是在折磨自己?”

  “你这个大笨蛋!我早告诉过你,放走黑鹰是因为她有情有义,如果她真能看着你砍了她曾经熟悉的人而无动于衷,那还是你会喜欢的人吗?”飞狐脸上出现了笑容,他骂着将傍晚在小山坡上与叶儿的对话告诉了他,并警告他道:“你今夜如果不向她表明心迹、不对她好,那明天就绝对再也见不到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