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三十七


  回山寨后的第二天早晨,她去厨房吃早膳,厨房里的人不多,因为没人理她,她也就不跟人说话,自己从大锅里盛了碗粥,就坐在长桌边吃了起来。

  才没吃几口红绸就来了,一见她便问:“小不点,小米粥好喝吗?”

  她的声音惹来大家的目光,叶儿知道她存心找碴,本不想理她,但也不想惹麻炬,便老老实实地回答。“好喝。”

  “好喝?”红绸坐在她身边作势地问:“你知道这好喝的小米粥怎么来的?”

  听出她来意不善,叶儿沉默不语。

  “哈哈哈!”面对小不点少有的温顺,自认受宠的红绸得意极了,她仰头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夸张地对周围的人说:“看,她不说话,想装不知道!”

  不等有人回应,她立即用手拍打着桌子说:“这就是易大哥带着兄弟们用命换来的,吃着这些你认为不义的粮食,你有什么感觉?”

  叶儿还是不语,想让她自觉无趣住嘴离开,可是她的希望无法实现。

  “啧啧,大伙儿看看,这会儿喝着咱们的小米粥,她还摆出这份臭模样。”

  听到有一两人附和她发出笑声,她更起劲地用尖细的指头指着叶儿说:“我最讨厌见你这种吃人家又不知害臊的东西,有本事就别吃强盗抢劫来的粮食!”

  热血“呼”地全部窜到了叶儿的头部,她可以忍受歧视和白眼,但绝对不能忍受如此恶劣的羞辱!

  她反手就将手中的粥碗扣到了笑得正开心的红绸头顶上,看着金黄的小米粥顺着她漂一兄的脸蛋四处流淌,愤怒地说:“还给你,如果这是你要的!”

  然后在红绸发疯般地尖叫声中,她跑出了厨房,并发誓饿死都不再进来。

  她跑到了小树林中,并感谢这片山林,到处都能找到可以果腹的野果,她不相信她会被饿死!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她只吃了一餐野果,当天的晚膳小三就给她送来了。

  “为什么要给我送饭?”她好奇地问,并拒绝收下。

  “你一定得吃,不然你就到厨房去吃。如果你不吃饭,我会被责罚。”

  “是谁要你这么做的?易水寒吗?”

  小三只是看着她不说话,但叶儿相信一定是他。

  为了不为难小三,她只好再走进厨房,却发现大家对她的态度好了一点,就连红绸见了她也不再多话,只有在没人听见时才暗骂几句。

  对此,她无心计较,也更相信这是易水寒的意思,否则没有人能让小三敬畏,也没有人能让刁蛮的红绸闭嘴。

  这么说易水寒还是在乎她、关心她的!她欣喜地想,否则他怎么会知道她没有去吃饭,怎么会在乎她受了委屈?

  吃过晚饭后,她跑去找他,既想谢谢他,更想改善两人的关系,她多么希望能恢复在柳树坳时与他亲密无间的关系,渴望他再抱抱她,安慰她的孤独,消除她的忧伤,给她爱、给她希望!

  可是当叶儿跑到他的房间时,却看到了椎心泣血的一幕——

  易水寒正赤裸着上半身站在炕前,而红绸竟然抱着他的腰趴在他裸露的背上,两人见她进去都毫无反应,依然继续谈笑。

  “水寒!”她面如死灰地注视着他,就是在他与她最亲密的时候,他也不曾这样裸露过,可现在,他不仅裸着上身,逞让那个风骚女人那样亲近他!

  耳边是红绸刺耳又放肆的笑声,当然也有让她心碎的熟悉声音,可是她全都听不见了,她的脑袋里一片混沌,她不记得自己是否说了什么,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出聚义堂的,只记得当松树崖的风让她感觉到寒冷时,她已经在那里坐了很久,满脸的泪水仿佛都快结成了冰。

  意识到自己在哭时,她痛恨得想要掐死自己。从小到大,无论受到什么样的欺负,她从来不哭,因为她知道哭泣没有用,没有人会因为她的眼泪而施舍给她她想要的东西,哭泣换来的只是更严重的伤害和更无情的嘲笑,所以她不哭!

  可是如今她哭了,为一个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的爱情梦哭泣!

  从此刻起,她发誓将不再流泪,并尽量待在远离他们的地方,以逃避他们亲昵的态度和红绸放荡的笑声。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冬季到了,为了保暖抗寒,山寨里的每一处屋顶都得加固和换草,于是无论男女老幼都在忙碌着,她也想帮忙,可是却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她早已习惯众人的冷漠及冷落,因为自打娘胎出世,她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孩子,她早已习惯被忽略、被歧视,她从来也没期望过受到别人的欣赏和喜爱。

  她孤独又苦恼地坐在山寨口的山坡上,看着院子里那些修缮屋顶的人们,而她的视线大多落在聚义堂的屋顶。易水寒正在那里铺茅草,他身边还有青山,红绸则站在底下为他们递一捆捆草巴。

  距上次的事件已经五天了,虽然她一直住在与他仅一墙之隔的房间,可是她几乎没有机会接近他,她在他眼中成了无影人,就算她故意走到他面前,他也视而不见。红绸虽然不住在聚义堂,但每日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里。

  她不明白易水寒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不明白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外面的寒冷她可以克服,旁人停留在她身上的怪异目光她可以不理,可是易水寒冷漠的眼神她却无法忍受,因为她爱他!在她心里,他与她的关系远远超越其它任何人,何况他也说过喜欢她、要娶她,还亲过她、抱过她、抚摸过她……

  难道他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是男人为了占女人便宜而哄她的?不然如果真的喜欢她,为何不愿听她的解释,不接受她的道歉呢?

  同时,令她苦恼的还有她要如何消除脑子里那些困扰着她的影像呢?

  在那些影像里,易水寒像抱她一样抱着红绸,像亲吻她那样亲吻着红绸……

  那一幕幕如同刀尖似地扎着她的心,总让她心痛,让她想哭。

  她开始后悔离开柳树坳时没有要求他将她送去三里屯,虽然对萧剑锋没有感情,但他不会伤害她,因为她对他没有情、没有爱,因此她不会在乎他有其它女人,不会在乎他对她的态度。

  可是易水寒不同,他攫取了她的情、她的爱,他拥有毁灭她的力量,所以她要离开他,但在离开之前,她还是要再努力跟他解释一次,因为在这所有的误会和伤害中,她也有责任——很大的责任。

  可是他一直不给她机会,不是故意让红绸待在身边,就是总忙着其它事,每天都很晚才回房,一回来就是睡觉,让她根本没有机会。

  风中传来红绸的笑声,其中也夹杂着她熟悉的浑厚嗓音。因为距离远,她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可以看得出他们很快乐。看着他们快乐地干活,快乐地欢笑,她突然又有了流泪的冲动,活了十八年,就这几天的泪水最多。

  她真的太傻,他已经那么冷酷地对待她了,可是看着他在屋顶上灵活移动的身影,她的心仍不受控制地被他吸引,她的脑海里还是不停想着那个温柔抱着她、亲吻她,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呼唤着她名字的男人……

  她曲起膝盖,在寒冷的风中蜷缩起身体。责备自己竟相信了他喜欢她的说法,竟然让自己的心遗落在他的身上,如今,他这么冷酷地对待她,可是她还是无法忘记他的好、他的温柔……

  “小狸子,干嘛独自坐在这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