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三十四


  易水寒笑道:“就是因为那样,我得把他引开,否则飞狐他们带了太多的货,一时就走不远。”

  就这样,他们一路上说着话,叶儿的倦意全在与他的对话中消失了。

  “抱紧我!”忽然,易水寒抓住了她的手。

  马像它的主人一样熟悉这条崎岖山道,尽管路况极差,它依然稳健地奔跑。

  “为什么跑这么快。”

  “他来了!”

  易水寒的一句话让叶儿的心绷紧了,她回头看,皎皎月光下,只有寂静的山水和低咽的树林。“你怎么知道他来了?”

  “感觉。”易水寒攥紧她的手,仿佛要确保它们紧紧扣在一起。他已经听到身后纷沓的马蹄声。“千万不可以松手,我们得在他赶上来前回到柳树坳。”

  然后他微微弯下身子,叶儿觉得马儿似乎在飞,耳边的风声和马蹄声在山岭间引起的回音让她再也顾不上说话,易水寒也下再说话,但一直紧握着她的手。

  当他们回到柳树坳时,月亮已经升起很高。

  “你快进屋去!”他把叶儿从马上抱下时急切地说。

  “你要去哪里?”叶儿紧张地跟在他身后问。

  易水寒把马牵进马厩,关上马厩门,拉着她进了房门、点上灯。“我要去布置机关,这次黑鹰带了不少人来,我得有所防范。”

  “我帮你……”

  “不行,你帮不了我,只会让我分心。”他拉她入怀,亲亲她的面颊。“你乖乖地待在屋里就是帮了我。”

  叶儿知道他说的不错,便不再坚持。她双手搂着他的颈子,拉下他的头,踮起脚尖学他的样子在他冰凉的面颊上亲了一下。

  “好吧,我等你,你自己要小心。”

  她的吻拖住了易水寒急于离去的脚步,他抱紧她,吻住了她的唇,感到她在他怀里颤抖和热情的回应,几乎让他失去自制。他勉强收心,带着温柔的笑看着她。

  叶儿情难自禁地用力拉下他,似乎还没从方才那个热情之吻中获得满足。

  他用拇指轻抚她红艳艳的双唇。“先欠着,等我回来一并补给你。”

  叶儿更加红了脸,她放开套在他颈子上的胳膊。“你去吧,我等你。”

  易水寒走向门口。

  “过来插好门,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来!”

  “知道了。”叶儿按照他的吩咐插好门,才听到他的脚步声渐渐离去。

  他要去哪里?那个黑鹰会带多少人来呢?她凑近窗口,可是窗纸挡住了一切,她只好脱掉鞋坐在炕上,用棉被将自己包住。

  虽然很疲倦,可是因为心情紧张,叶儿毫无睡意,于是她竖起耳朵倾听外面。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脚步声,在这样宁静的夜晚,人的听觉变得很灵敏。

  “黑鹰,你果真追来了?来得好啊!”易水寒的声音让叶儿的心忽地被揪起,她跳下炕穿妤鞋走到门边,可又怕自己贸然出去会干扰他。

  就在她寻思要如何帮他时,门外传来奇异的声响,接着易水寒的笑声响起。“哈,狗鹰犬你实在太狂妄,竟敢独自闯来,连手下都不等,如今该吃点苦头!”

  “易水寒,我本以为你是条好汉,没想到竟做这卑鄙勾当,要杀要剐随便你,少说废话!”那人低嗄的声音透着森森杀气,却让叶儿心惊得几乎叫起来。

  如果没听错,那正是她不久前才见过的萧郎的声音!他怎么会在这里?

  “无论你说什么,本爷没心思听,你先老老实实地待着吧,等我收拾了你那帮大小鹰犬后再来料理你!”易水寒的声音伴随着有力的脚步声消失了。

  外面再次平静了,可是叶儿无法安心,她要出去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小心地开了门,院子里没什么改变,明亮的月光下,只有树影婆娑。

  “叶儿?!”

  一声惊呼从上方传来,她抬头,老柳树上悬挂着一团黑呼呼的东西。她走过去一看,顿时大惊。吊在高空中的人果真是萧剑锋,只见一张网套着他,那正是当初她无意中将青山吊起来的“辘轳扣”。

  “萧郎?”她震惊地望着他,在夜色下,他被网紧紧缠住,显得渺小又可怜。难道他真的是那个让飞狐大哥皱眉、叫易水寒头痛的朝廷鹰犬黑鹰?

  “是我,快放我下来。”他再次要求。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他完全能够自我解困,可如今被一张柔软又十分强韧的网套住,而当他挣扎得越激烈,网就收缩得越小,人也被捆绑得越紧时,他根本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你为什么在这里?”叶儿没有理会他的要求,只是询问道。

  “那你又为何在这里?”

  他的问题又引起了叶儿的怒气。“你还好意思问我?若非为了找你,我怎么会到关外来?若不到关外来,我又怎么会在这里?”

  “你是来找我的?”萧剑锋的声音里有明显的欣喜。

  叶儿不说话,但她的神情已经回答了他。

  “你是被易水寒掳来的?”他再试探性的问。

  叶儿立即回答道:“我感谢他掳了我,感谢老天没让我继续在鲁城等你!”

  她的话让萧剑锋急了。“叶儿,我从来没有忘记你……”

  “是,你从来没有忘记我,在一去六年无消息后,在娶了另外的女人后,在我差点儿被逼嫁给其它男人后,你当然可以这样说。”叶儿辛辣地挖苦他。

  “我告诉过你,失镖后我受了伤……”萧剑锋欲辩解,可在叶儿鄙视的目光下,他不得不承认。“胭脂是我的女人,但我并没有娶她,她不是我的妻子。”

  哦,原来那个女人叫胭脂,果真人如其名!叶儿心里想,并惊讶的发现当萧剑锋说他有其它女人时,她并不觉得难受或者生气,反而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叶儿,你放我下来,我带你走,我们尽快完婚,我会照顾你。”

  叶儿一句话粉碎了他美好的幻想。“我不会跟你完婚,我要留在这里!”

  “为什么?难道你要跟易水寒这样的强盗在一起?”

  “这世上要是多有点他那样的强盗,老百姓就不会那么苦了。”叶儿顶撞他,讥讽道:“不过你这样的朝廷鹰犬、官府爪牙又怎么会懂!”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