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三十一


  易水寒本不想说,可见她着急,就告诉了她。

  “昨天如果我没有去调用谷口的人马,就不会惊动黑鹰,他也就不会跟踪到黑子。”

  “这么说,黑子失手是我的错。我真糊涂!”她内疚地说。

  如今了解了他的所作所为,再亲眼目睹他不顾个人安危地替百姓寻找过冬的粮食筹谋,让她对自己以前的言行只有懊悔,也对他更加兴起了敬爱之情。

  易水寒安慰她。“别想那么多了,没人能够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好在我们今天就要去救他。”

  “那我要跟你去。”叶儿打从心里不愿与他分开。

  “当然,我说过不会把你独自留在这里的。”他在她额头上爱怜地亲了一下。“去做饭吧,吃饱了我们就上路。”

  三里屯是个小镇,但地理位置特殊,是商旅和调防官军南北来往的必经之路,因此各种客栈酒楼骡马店比比皆是,商贩挑夫随处可见,十分热闹繁荣。

  这可是叶儿从出关后就未曾见过的景象,于是才进入小镇,她就被吸引子。

  “叶儿,跟紧我。”装扮成中年商人的易水寒轻声喊她。他的脸上贴了浓密的假须,头上戴着时下关外商客常戴的垂脚幞头,身穿丝面长夹衫,显得贵气大方。

  当他在进镇前的树林里改装时,叶儿还不太明白原因何在,但聪明的她什么都不问,只是帮着他更衣易容。等进了镇,看到那些张贴在店铺墙上、街边树上的画像时,她明白了,也生气了。此刻听他招呼,便忍不住骂道:“这些狗官真可恶!等我去把那些画像撕下来!”

  她丝毫没注意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转变了立场,而易水寒注意到了,他的心因此而雀跃,但如今他无暇高兴。

  “不可!”易水寒阻止她。

  “不许任性,这里是官府重地,黑鹰的耳目众多,不可以胡来!”

  叶儿知道事情严重,赶紧点点头。“行,我不乱来,你放心吧。”

  易水寒满意地笑了,如果不是她此刻扮成他的丫鬟,又在大街上,他真想给她个热情之吻以示奖励。

  他带着她穿街走铺,叶儿不时被各种新奇事吸引,后来成了他陪着她逛街。

  “看,那里就是镇公所。”在一个街口,易水寒轻拉她。“等天黑时我们去探探虚实,记住不可以喊我名字。”他眼睛半闭,步态悠闲地提醒她。

  叶儿仰头看他,知道他并不悠闲,因为他半闭的眼里精明的眸子正机警地巡视着四周,一切异常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忽然,他悠闲的脚步顿了一下,叶儿立即有所感应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一辆并不是很起眼的马车驶来,停在街边灯火明亮的酒楼前。

  车帘掀开,一个黑衣白领男子跳下,随即回身搀扶着一个娉婷女子下了车,那女子一身艳丽服饰,这么冷的天气竟袒着半截酥胸,叶儿顿时看直了眼。虽说以前也见过这样着衣的女子,但那多在阳春三月或炎炎夏季,难道这女人不怕着凉?

  而那黑衣白领男子竟让她有种熟悉感,可是还没等她看仔细,他已经扶着袒胸女子进了酒楼。

  “走,我们到酒楼去坐会儿。”易水寒轻拉她。

  她麻木地跟着他走进那间刚刚那个男人和女人进去的酒楼。

  里面乱哄哄地,正是晚膳时分,食客不少。

  柜台后的伙计一见易水寒气度不俗,立刻迎上前来。“这位爷,里边请!”

  “楼上有座吗?”看到一个掌柜模样的人正引着那男人和女人走上楼梯,易水寒沉声问。

  “有!有!爷请这边走!”伙计立刻给他们往楼上带路。

  等上了楼,看到那对男女果真坐在靠街的窗户边,易水寒脚跟一转走到他们后方、也是紧靠街边的视窗前一张桌子前坐下。叶儿立刻坐在他身边面对窗外的位置上,眼睛则不时瞟向隔壁那桌。可惜掌柜的站在桌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叶儿!”易水寒点了几样酒菜后唤她。

  “嗯?”她迷迷糊糊地看着他。“什么?”

  “你怎么啦?”他低声问。

  “没事。”叶儿敷衍道:“只是好久没见过这样热闹的场面了。”

  易水寒淡笑,锐利的目光从那排长长的睫毛后射入她的心中。“是那个女人让你吃惊了吧?”

  “没,没有。”叶儿摇头,但易水寒的表情让她无法否认。“有一点点啦。”

  “那好,想办法跟她搭讪,缠住她。”易水寒轻声说。

  “啊?”叶儿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别紧张,我要你缠住那个女人,这样她的男人就不会离开。”

  叶儿明白了。“喔,你是想缠住她的男人,对吧?”

  “没错。”

  一抹赞赏的笑在他眼角的细纹中漾开。

  “缠住她直到我回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