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三十


  “告诉我,我想知道。”他靠着身后的老柳树,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好吧,只要你不嫌腻。”叶儿遂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连三头小毛驴换亲导致她逃家出关寻夫也没漏。未了,还不忘提醒他。“你明白了吗,我就是这样一个爹爹不疼、娘亲不爱、弟弟不敬,连婚配多年的未婚夫都不要的女人。我后娘说我是怪物,小小的身子大大的胸,是最丑陋的女人,男人只要看到就会嫌弃,这样你还会喜欢我吗?”

  说这段话时,她的心情极糟,但她的声音里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可是易水寒听出了她的痛苦,他搂紧她,让她的头倚在自己的肩上说:“我实在不能了解你的家人,可是我向你保证,你的身子很漂亮,你的后娘是因为嫉妒你才胡说八道欺骗你。我喜欢你,而且我永远都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

  “你确定吗?”她扬起脸来问,为他的贴心安慰和表白心动不已,更被他强悍外表下竟有如此温柔善良的一颗心感动。

  “是的,我确定!”他坚定地回答她,含情脉脉地注视她,当他们四目相遇的刹那,她觉得他们的心是相通的,她能听到他心中的话,正像他能听到她的一样。他的呼吸舒缓地吹拂在她的额前,她的心怦怦的跳。

  当看到易水寒的黑瞳中又闪动起那耀眼的灼热亮光时,她情不自禁地用手蒙在他的眼睛上。

  “干嘛要盖住我的眼睛?”他问。

  “因为里面的星星会让我燃烧。”她说。

  “那好,我不看着你,现在我们可没时间燃烧。”他让她坐回去,拾起编了一半的柳筐。

  “跟我一起干活吧,说不定很快就能派上用场。”

  叶儿不再说话,帮着他忙碌起来。

  就在他们吃过午饭不久,飞狐来了,还带来了两头骡子。

  “水寒,你的快乐生活得结束了。”当看到叶儿亲昵地依偎着易水寒时,飞狐笑嘻嘻地说。但他眉眼间的忧虑骗不过知他甚深的易水寒。

  他没浪费时间,直截了当地问:“说吧,是不是黑鹰?”

  “对!”飞狐点头。

  “昨天他换了装潜在谷口,黑子眼拙,没认出来,被他跟至三里屯,交手时他亮出鹰头剑,黑子才知是他,后来不敌被缚了去。”

  “关在何处?”易水寒面色冷肃。

  “镇公所,我猜那是诱你上钩的诱饵。”

  易水寒略一思考,拍膝道:“那何不将计就计劫了王霸天的粮仓银库?”

  飞狐眉头一扬,顿时明白他的想法,但摇头道:“好是好,不过太危险了!”

  “危险什么时候没有?现下动手反倒安全。”易水寒说服他。“如今官粮刚被劫,这帮狗官正漫山遍野地追捕我们,王家也必定以为我们自顾不暇而疏于防范。我们分头行事,我去引开黑鹰,你去救人,让青山他们劫仓。这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柳树枝在地上画着,叶儿凑在旁边自然看得分明,如果没有大危险,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嗯,这样安排是不错,不过还是换我去引开黑鹰吧。”飞狐还是很不放心让易水寒独自去对付。

  “你去没用,他要的是我。”易水寒明白他的忧虑,爽朗一笑。“怎么,怕你师弟功夫不如人,败在黑鹰拳下丢师傅面子?”

  飞狐也笑了。“那倒不是,小弟只怕哥哥的豪气难敌黑鹰的诡诈多端。”

  易水寒笑容一收,沉重地说:“如今黑鹰是最难缠的角色,这几次他跟得太近了,我得想法让他离远点。”说完,他看看天色道:“反正王家大院早已在咱们的计画内,冬季眨眼就到,官府追得紧,没时间了,你去通知各舵口,今晚戌时动手。”

  “好吧,我这就去安排。”飞狐站起身,跟着他往马厩走去。

  刚看到那两头骡子时,叶儿不明白是要做什么的,等见两个男人把马厩里的柳筐叠起分别绑在骡子背上时,才知道是用来运柳筐的。

  “叶儿,一天不见有没有想飞狐大哥呢?”捆绑柳筐时,飞狐不忘逗弄叶儿。

  叶儿也爽朗地应道:“想啊,怎能不想?叶儿还指望着飞狐大哥教功夫呢!”

  “噢,想我只是为学功夫啊?”飞狐愁眉苦脸地说:“那何必舍近求远呢?你身边那位就是最好的师傅。”

  他装出的可怜相让叶儿感到好笑,但此刻她更关心另外一件事。她回头看看身边的易水寒,问道:“他真的会功夫吗?”

  “当然会,只是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他用两根指头比划出一个距离。

  “因为我学武比他多了那么多多。”他再张开双手,比划出一个大距离。

  他的神态和动作让叶儿笑得更开心了,可易水寒开始撵人了。

  “你少在这里耍贫嘴,还有好多事要做,快走吧。”

  飞狐嘻嘻笑着跳上马,接过易水寒递给他的牵着骡子的缰绳道:“哥哥就是太严肃,才会吓到小狸子,放松点,这样小狸子才不会怕。”

  “滚吧,戌时三里屯见!”易水寒往他胯下的马屁股上一拍。

  飞狐的笑声和马蹄声很快就消失在石崖后。

  “水寒,黑鹰是谁?”等飞狐的笑声消失后,叶儿紧张地抓着易水寒问。

  从他们刚才的对话里,她听出这个黑鹰是个很厉害的角色,不然也不会让飞狐那样的武功高手忧虑,让易水寒这样强悍的人皱眉。

  “他是朝廷鹰犬,是专门来对付我的官府爪牙。”易水寒轻揉她紧蹙的眉峰,解释道:“这几个月来他一直在追捕我,可是你不必担心,他奈何不了我!”

  他的自信给了叶儿一点信心,她又问:“那黑子呢?他是你的属下吗?”

  “对。”易水寒点点头。“是我的探子。昨天在老鸦关劫粮后,他跟其它探子一样去通报百姓取粮,结果在谷口被易装的黑鹰抓了。”

  “老鸦关?好熟悉的名字,喔,那四五十辆粮车?”叶儿眼珠一转,虽然明白了,但也糊涂了。“昨天我不是坏了你的事,让你没人手了吗?”

  易水寒往她鼻子上轻轻一拧。“凭你想真的困住我吗?那是不可能的。”

  叶儿想起他昨天气呼呼地离开,那一定是去别处调动人马了。

  “那么说我并没有坏你的事?”她庆幸地说。

  “大事没坏,但惹了点小麻烦。”

  “什么麻烦?”叶儿小心地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