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二十九


  他的亲吻让叶儿心里涌过一阵暖潮,可她故作不依地问:“我怎么傻了?”

  “因为人家说什么你都相信,这不是傻是什么?”

  “可是她说的是我的身子丑……”她羞愧得说不下去。

  易水寒抱住她,笑道:“你的身子跟你的脸一样美丽,我喜欢。”

  “你真的喜欢?”叶儿不确定地问。毕竟后娘的话伤她很深。

  “是的,我真的喜欢。要不要我现在证明给你看?”易水寒扯扯她的腰带。

  她急忙说:“我相信,你不必证明。”

  “相信就好,现在乖乖睡觉吧,不要再乱动。”

  叶儿如言不再乱动,知道她与易水寒的关系已经彻底改变了。她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心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踏实感和幸福感,从来没有一个人让她如此感动和兴奋过,更没有人让她如此信任过。

  当他拥抱她、亲吻她、爱抚她时,除了全然的喜悦,她有一种想与他合而为一,永不分离的渴望,那种渴望强烈的让她心惊。

  这是多么美妙的感觉啊!她好喜欢这种感觉,好喜欢被他呵护!

  她相信他也喜欢她,因为他刚刚已经告诉了她,还说要证明给她看,而她相信他所说的一切,因为她也喜欢他,非常喜欢,否则她不会让他亲近自己。

  “易水寒,我喜欢你!”她低声说着,并用手揽住他的腰,将自己的身子更紧密地偎近他,让睡意带走所有的意识。

  听到她的低喃,易水寒十分欣喜,他想跟她说更多的情话,可她已经睡着了。

  “我也喜欢你!”克制着涨满全身的激情,他俯下头在她紧闭的眼帘上落下一串吻,用心向她保证,他会永远喜欢她、爱她;而她,注定属于他!

  “这里的柳树真多。”第二天早饭后,易水寒在屋前用柳条编制柳筐,叶儿坐在旁边帮忙,看着山坡上河沟旁都是老柳树时惊叹道。

  “不然怎么会叫柳树坳。”

  看着他熟练地编着筐,叶儿问:“干嘛要编这么多筐呢?”

  “多吗?”

  “当然多,马厩里已经有不少了。”叶儿说。

  “马厩?”易水寒看着她。“你不是没去过马厩吗?怎么知道那有柳筐?”

  想起昨晚睡觉的事,叶儿脸红了。“你这人真讨厌,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

  易水寒大笑。“你收买我吧,那样我保证不再提那把不开的壶。”

  “怎么收买?”叶儿好奇地看着他。

  “亲一下,怎么样?”易水寒的眼眸中又闪动起让叶儿心跳的光点。

  “不要,光天化日之下不好。”叶儿拒绝。

  “没事的,这里没有人来。”

  叶儿红着脸摇头。“不行,万一来了人……”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攫住。易水寒膝盖上的柳筐滚落地上,取而代之的是叶儿柔软的身躯,他的唇覆盖了她,将她剩下的话尽数吞没。

  叶儿几乎是立刻就有了回应,她发出低沉的呻吟,手臂本能地环绕在他的脖子上,将他拉近,以求加深这个甜蜜的吻。

  “叶儿!”易水寒在她唇边低唤,原来他只想亲她一下就好,可是一碰到她的唇,他的自制力就全线瓦解。“再说一次昨晚你说过的话。”

  “什么话?”叶儿迷糊地问。

  “说你喜欢我。”易水寒提醒她。

  叶儿的脸更红了,但她还是很快就回答了。

  “是的,我喜欢你!”

  “说你要嫁给我。”

  “我喜欢你,可是……”

  “没有可是!”易水寒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堵住她的话。“说你会嫁给我!”

  “好的,我会嫁给你!”有何不可?对萧郎,她从来就没有什么深刻的男女之情,就算没有易水寒,她也不认为自己一定会嫁给他,来此找他无非是为了逃婚。

  如今她跟易水寒有了这么多的牵扯,加上自己又真的很喜欢他,喜欢他的霸道与仁慈、强壮与温柔,甚至喜欢与他斗。她相信在他抱着自己滚下山坡时她就喜欢上他了,只是那时她不明白。可见她与他是天注定的缘分,不然为何让她先遇到他?

  听到她的答复,易水寒笑了,他用力亲她一下,把她扶起在坐在身边木凳上。“这样才对。现在,让我们赶快做完这些活,然后,我得尽快娶你……哦,等等,你说我该去找你爹娘求亲吗?”

  他半真半假地话让叶儿面色一变。“不用!”

  “不用?为什么?”易水寒至今仍不清楚她的家世。

  “他们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叶儿不假思索地说。

  易水寒听了,眉毛一挑,表示不明白。

  叶儿意识到自己回答得太草率,他自然不明白,于是解释道:“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不值钱吗?那是实话,我想即使我娘还活着,也不会在乎我的死活。她虽生下我,却连个名字都懒得给,因为在她的眼里,只有我爹爹的喜爱才是她的喜爱。”

  “那你爹爹的喜爱是什么?”

  “银子、儿子和铺子!”忆起往事,叶儿的心情十分低落。

  易水寒将她轻轻拉过来搂在怀里。“说说你的事给我听。”他轻声要求。

  “我的事乱七八糟的,没意思。”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