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二十八


  “被叛军杀死?”叶儿心惊地喊,扬起脸来想看他,但被他用力压回怀里。

  “不要问了,你什么都不懂,睡觉吧!”

  见他如此,叶儿明白这是他的伤心事,于是尽管很想知道,也不敢再追问。

  “我出生于洛阳商贾之家。”就在她放弃打听时,他却开口了。“十二年前叛军攻破洛阳,烧杀抢掠无所不为,我的爹娘和家人都死子劫难中,我也受了伤,是我师傅,也就是飞狐的爹爹及时赶到救了我,从此我随师傅来到关外。”

  他的描述很简单,但叶儿却从他平淡的叙述中感受到了他的痛苦。

  “你那时多大?”她低声问。

  “十七岁。”

  十七岁?比她现在的年纪还小一岁,可是他已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惨剧。她不由自主地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肩膀。“我为你难过,幸好你师傅救了你!”

  她的抚摸让易水寒的肌肉倏然紧绷,心里涨满了喜悦,他抱紧她。“确实得感谢我师傅相救!不过你不必为我难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十几年来,太多的死亡已经让我麻木了。”

  叶儿激动地阻止他。

  “不,你并没有麻木,否则你就不会劫富济贫,冒着生命危险拯救饥饿的穷人,就不会被这么多的人尊敬爱戴,不会被人称为天爷!”

  她没有意识到,此刻她的手不仅拍抚过他的肩,还搭在了他的颈子上,而她的身子也更紧地依偎着他强健的身躯。

  “真的吗?你真是这样想的吗?你不再认为我是无恶不作的坏蛋了吗?”易水寒难以置信地将她推开一点,低下头看着她。

  淡淡的灯火中,他黝黑的双瞳放射出耀眼的光彩,那光彩直抵叶儿的心扉。

  “是的,我是这样想的。以前是我错了,我自以为是,误会了你,还故意伤害你,破坏你的事……”迎接着他的凝视,叶儿愧疚地说。

  可是在他越来越灼热的目光中,她的声音弱了,意识模糊了,只看到他的五官在她的眼前渐渐放大,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近,感觉到自己的心越跳越快……

  随之而来,是一种全然陌生的热流穿透她的全身,让她情不自禁地颤栗。

  “易水寒?”受不了那样的颤栗,叶儿抓住他的肩头轻声呼唤他,可他的双唇已经重重压在她的唇上,像在老磨坊那次一样的有力,可是这次给她的感觉全然不同。

  这次仿佛有一种强烈而神奇的东西像闪电一般穿透了她的身子,点燃了她心底深埋的火种,燃烧着她的全身,直抵她的心坎。当她的嘴快乐地迎接着他时,她才发现,原来自老磨坊的亲吻后,她一直渴望再得到他的吻,只是不自知而已。

  此刻,当她终于得到时,她兴奋地头脑一片空白,并本能地释放出全部的热情回应这个粗鲁但热烈的吻。

  他的唇不断地摩擦着她的,这样的挑逗对叶儿来说是如此的惊人和刺激,她彷佛不再是自己,而是一个在他的热情之火中被点燃的火球,她渴望随他一起燃烧!沸腾!融化!

  易水寒同样陷入了经他一手点燃却无力扑灭的热情之火中,他全然忘了自己曾许下要让她好好睡觉的承诺,忘记了自己傲人的自制力。

  他所有的感官世界里只有她,这个从第一次见面就紧紧抓住了他的心的女孩,这个他等了一辈子的女人!他吸吮、轻嚿一一品尝着她,似乎永远也吻不够。

  两人愈吻愈深,叶儿的手穿过他无袖的贴身小褂抚上了他的胸膛,他的皮肤平滑而灼热,肌肉结实而有力,在她的抚摸下,他的胸膛激烈地起伏,有力的心跳震动着她的手掌。

  他紧紧环抱着她的腰,扯开了她的腰带和上衣,用他炽热的手和唇在她身上做着同样的事。而在他的爱抚中,叶儿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腰竟是如此纤细,胸部是如此柔美,她的女性意识在这一刻是如此鲜明深刻地震撼着她……

  丑死了,男人只要看了你的身体都会厌恶你!没人想碰你!

  忽然刻薄的话语和鄙弃的眼神穿过脑海,她的热情仿佛被一盆凉水浇熄,强烈的自卑感封闭了她所有美好的感觉。

  第七章

  “不,易水寒……不!”叶儿抓住停在她胸前那滚烫的手,阻止其继续探索。

  “为什么不?快说‘可以’!”易水寒亲吻着她,另一只压在她颈子下的手也不停爱抚着她的颈项。

  “不,我说不可以!”叶儿的身上窜过快乐的颤栗,但她还是坚决地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挣脱。

  听出她是认真的,易水寒不再坚持,他用力亲吻着她,在她唇边诱哄。“为什么好好的要停住?你不是也很快乐吗?”

  “……可是,那是不对的……我不能……”叶儿用力抓着他的手。

  激情横溢的易水寒听到她的话,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冷冷地说:“去吧,包裹好自己,你这样的女人爷们不稀罕!”

  他骤然改变的态度伤害了叶儿,也印证了她内心的担忧。

  他不稀罕?!原来自己真是让人嫌弃的“怪物”!愤怒和失望窜过她的身躯,逐走了那些困扰她的奇异感受,也令她撇开了羞怯和谨慎。

  她坐起身拉紧衣服,哽咽地说:“是的,我早知道你会讨厌我,我本来就是丑陋的女人。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跟你睡在一起,不该亲你,不该碰你!”

  叶儿声音里的苦涩令因欲望得不到满足而肝火正旺的易水寒迅速冷静了。他也无法理解自己对叶儿的反应,以前他从来不迷恋女人,对自己的情欲也一向能控制自如,就连红绸那样的美女都无法打动他的心。

  可是叶儿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她能轻易激起他的欲望,让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此刻如果不是她坚决阻止他,他相信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占有她。

  他拉下她,将她拥在胸前,替她盖好被子,歉疚地说:“对不起,是我不守信用,又太粗鲁,我不该吓到你。”

  他的道歉和他温柔的动住让叶儿的心里五味杂陈,她依偎在他怀里没说话。

  “谁说你是最丑陋的女人?”过了一会,他轻声问。

  “我后娘。”

  “她是瞎子!”他咒骂一句,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你是傻子!”又在她嘴上亲了一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