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二十七


  本来他可以把被子给她,让她独睡炕上。对他来说这么做不稀奇,坐在火边过夜也是常有的事,可是今天因为对象是她,这个让他爱、让他恼、总要与他唱反调的小女人,因此他绝对不会对她让步。既然她认定他是强盗,那他就是强抢了她的一切又何妨?

  而且他相信今夜她会回到炕上来,因为她不是傻子,懂得生存的意义。

  就在他思绪连绵时门开了,叶儿携着凉风进来,灯上的火苗飘摇。

  “叶儿,是你吗?”知道是她,易水寒仍装傻地问。

  正在沮丧中的叶儿对着炕头没好气地说:“当然是我。”

  “怎么,马厩不好睡吗?”易水寒还是没转头看她。

  “我没去马厩!”叶儿掩饰着心虚嘴硬地说,她可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在那间冷飕飕的马厩里咒骂了他很久。

  “那你干什么去了?”

  “我……我……”叶儿脑子飞转。“去小解不行吗?”

  “喔,当然行。”易水寒强忍着笑回答。从她的口气里,他自然听出了她矛盾的心情,也就不想太为难她。“插好门闩,我可不想睡着时被夜游的野兽咬掉鼻子或脑袋。”

  他的话让叶儿立即回身将门插好,还用手试了试,确定很结实才放了心。

  屋里没人再说话,叶儿走到炕前又犹豫了。她真的要跟他睡吗?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跟男人合睡过一炕,更别说还合盖一床被,她不知该怎样上去。

  “你打算这么看我一夜吗?”炕上传来慵懒的声音。

  “一头大笨熊有什么好看的?!”她怒气腾腾地说,并趁着怒气蹬掉脚上的鞋,爬上了炕。

  还没找到合适的位置,身子就被拉进了暖暖的棉被中,一双铁臂紧紧搂着她。

  她本能地挣扎。“放开我!”

  “嘘——安静!”他搂着她,用被子将两人盖好,在她耳边说:“不要这么喳喳呼呼的,我是强盗,记得吗?通常我这样的强盗只有贼心,没有色胆,你的贞洁不会有威胁,好好睡觉。”

  他的声音就像在安抚脾气暴躁的马,轻柔又有节奏,那是她听过好几次并被感动过的声音。对从小在斥责吆喝声中长大的她来说,突然有人用这样的声音跟她说话,还真让她不习惯,她无所适从地僵在了他的怀里。

  “这就对了。”他继续用那种极具诱惑力的声音说:“放心地睡吧。”

  而他除了抱着她外,果真再无其它进一步的动作。

  叶儿的心随之渐渐放松,可是睡意还是离她很远。她无法漠视她正躺在一个男人怀里睡觉的事实,也无法忽略他压在自己腰部的胳膊,她希望睡着,那样就能逃离这种尴尬的感觉。

  可是屋内越安静,她的意识越清醒,睡意也越渺小,久久不肯光临。

  他的呼吸暖暖地吹拂着她的头顶,让她的肌肤变得十分敏感,她无可救药地想起了在老磨坊他也是这样抱着她,不同的是那时他压在她身上,暖暖的呼吸吹拂过她的唇……

  就在这一刻,不该出现的那一幕幕都清晰地出现在她脑海里,让她浑身燥热。她轻轻扭动身子想退离他,可是他把她抱得更紧。

  “你喜欢抱着女人睡觉吗?”知道他没有睡着,她赌气地问,并诧异地发现想到他像这样抱着其它女人睡觉,竟让她的心里十分不快。

  紧贴着她的身躯微微紧绷,但他的回答却很轻松。“不知道,正在学。”

  “你娶亲了吗?”听到他的回答,叶儿心头小鹿乱撞。

  既然睡不着就跟他说话吧,这样起码可以减轻那份尴尬。

  “没有。”他的回答很干脆。

  没有?叶儿一愣,看他年纪不小了,居然没有娶妻?!

  “定亲了?”她再试探道。

  “没有。”

  也没有?!这下叶儿好奇了,他虽非俊美无俦之士,但身材修长挺拔,举止清雅,举手投足间充满阳刚之气,绝对有吸引力,怎么可能连亲都没定呢?

  “你爹娘没给你定亲吗?”

  “我没爹娘。”

  没爹娘?难道这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她刚想开口,却心头一懔,莫非他也是苦命人!

  “你的爹娘都过世了?”她小心翼翼地问,对他的身世有了强烈的好奇心。

  “没错。”他简单地回答,似乎不想满足她的好奇心。

  可是对叶儿来说,越不让她知道的事,她越是好奇。想起他劫富济贫的强盗生涯,她大胆地问:“你爹娘是被饿死的吗?”

  “错!我的爹娘是被叛军杀死的!”易水寒冷然纠正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