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二十五


  就在这一瞬间,她对易水寒有了一种全新的、让她激动也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他是她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人,但严格说来她是今天才真正开始了解他呀!

  带着难以平静的心情,她找出菜刀将挂在墙上的腊肉切下一块,清洗后切碎放在锅里煮着,然后又找出面粉干菜,一边做饭,一边回想着与易水寒认识的经过,寻找着他值得尊敬的证据。

  他们相遇的那天,虽然他是抢劫的强盗,但在奔跑的马车上,他柔声安抚受惊吓的马;当她因差点儿坠车被吓得魂不附体时,他没有落井下石,反而紧紧拉住她;当她不顾一切跳下车时,是他用结实的胳膊抱着她,用宽大的身子护着她;就在她用过热的水给他洗澡烫伤他时,他也只是将她扔进已经不是很烫的澡桶里;他还替她找衣服,甚至细心地替她找来梳子和绑头发的发带;她下绊子陷害他和他的下属,又给他们吃笑菇,坏了他的大事,可是到现在他也没有对她动粗……

  喔,这么多的证据都说明他正是大娘和小三说的好人,是她太麻木、太固执,她早该领悟到他是个好人,绝不可能伤害她!

  想着忆着,她脸上露出了笑容,任心中对易水寒刚刚产生的那种新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恣意蔓延。是的,他确实是她见过的人中最不寻常也最好心的一个。

  正想着,门一响,易水寒进来了。

  她哪囔道:“你怎么老是吓人?”

  “我再不进来,你就要让我吃面糊了吧?”易水寒凑近锅边打趣道。

  叶儿赶紧搅动一下锅,还好没有糊,还很香。

  “好了,可以吃饭啦!”她快乐地说着,赶紧找碗盛上。

  “我吓到过你吗?”易水寒将炕桌放好,问她。

  “没错,很多次。”叶儿把面端上炕桌给他。

  易水寒拍拍身边的炕。“来吧,坐到炕上来吃。”

  “不用,我就在火边,这里暖和!”叶儿摇头,坐在地炉边的木墩上,她可不想上炕去,那样靠他太近了会让她心慌。

  易水寒也没勉强她,他端起碗大口吃喝起来。叶儿也在火炉边吃起来,几乎一天没吃饭,她也饿坏了。

  “真的吗?”等吃得差不多时,易水寒突然问。

  “啊?”叶儿一愣,一时不知他问的是什么。

  “什么真的?”

  “我让你受惊吓了吗?”易水寒提醒她。

  叶儿想起他们早先的对话,点头道:“没错,第一次见面你就吓坏了我。”

  “第一次?”易水寒嘴里发出怪声。“我以为那次应该是你吓坏了我。”

  “怎么可能?”叶儿瘪瘪嘴。“我怎么能吓到名震天下的天爷?”

  “哈哈哈!”易水寒放下碗筷发出愉快的笑声。

  “看来你果真忘记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了,我可是忘不了那只攻击性极强的野狸子呢!”

  “我真的很厉害吗?”

  “当然。”

  见他回答得认真,叶儿试探地问:“你过去从没跟女人打过架吗?”

  “没有。我为什么要跟女人打架?”易水寒瞪大眼睛看着她。

  “再说也从来没有女人想用一只麻袋勒死我。”

  “我没想勒死你……”叶儿立即反驳。

  “可你一心想把我推下车去。”易水寒亮得出奇的目光看得叶儿心慌。

  “我承认我那时只想把你推下去。”她逃避那眸光,却不能否认那个事实。

  “幸好你没有做到,不然我会拖着你,就是死,我也要你陪着我!”

  他的话让叶儿心跳。“干嘛要我陪着你?”

  “做婢女啊,你是我一辈子的小婢女!”他的话似乎很随意,可是他眼中闪烁的光芒使得叶儿难以分辨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要做你的婢女。”她对他瞪起眼睛。

  可是易水寒却笑了。“那做我的压寨夫人,如何?”

  这次他的笑容既不带邪气也不带嘲讽,黝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其中那种浓浓的感情让她的心再次失序猛跳,她不敢看着那闪亮的眼眸,也不愿在他的目光中示弱。

  “我告诉过你我是定过亲的女人!”她走过来取走炕桌上的空碗,警告他。

  这话让易水寒的脸色微变。

  “那又如何?”他重复着以前说过的话,心里却因她的言词而有刺痛的感觉。

  他跳下炕,扯下门后的一件长衫开门而去。

  “你又要去哪里?”叶儿冲着他的脊影问。

  “河边洗澡去。”他头也不回地说,并将房门带上。

  “洗澡?”叶儿对着被关上的房门嘀咕。

  “这么冷去河边洗澡,他疯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