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二十三


  小三点点头。“四年前,我卖身葬父,跪了三天没人理睬,是天爷替我爹爹置办了寿衣棺木,安葬了爹爹,又救活了我……”

  小三声音哽咽着说不下去,她低头擦拭眼泪。

  叶儿的心在颤抖,她只知道易水寒是盗贼,而盗贼都不是好人,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为何他要做盗贼,更没有想过住在这个“贼窝”里的竟都是些苦命人!

  “那么说,天爷真是好人啰?”她仿佛在问自己。

  “你为什么会怀疑?”小三惊愕地看着她。“难道你没有听过那首歌谣吗?”

  “什么歌谣?”

  “乞儿哭,天爷助,男儿活,天爷路……”小三的声音不大,可那些渐渐清醒的人们听到她的歌声都跟着唱了起来,一时之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失夫无嗣寡妇苦,凤凰山中天爷顾。”

  质朴洪亮、带着各种方言口音的歌声里饱含的感激之情让叶儿热泪盈眶。

  “对不起!对不起!”她喃喃着站起身跑出了厨房。她无法再待在这里,因为心头越来越深的罪恶感让她无力承受太多突如其来的感动。

  第六章

  奔回房间,叶儿一头埋入堆于炕头的棉被上,任忏悔的眼泪浸湿厚厚的棉被。

  是的,她错了,从来到凤凰山后,不,从认识易水寒后,她做错了很多事,她是个自以为是的傻瓜,是个没脑子的女人!

  易水寒说的没错,自己什么都不懂,竟敢胡作非为!可是如今,她还能挽救所有的一切吗?

  在自责懊悔中,叶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是一阵粗鲁的拖拽将她惊醒。

  她抬头一看,易水寒板着脸站在炕前。

  “起来!跟我走!”

  “去哪里?”她茫然地问,视线不很清楚,她举手揉眼,发现满眼是泪。

  “干嘛?又想安排什么诡计吗?”易水寒冷冷地将一个小包袱扔给她。

  “带上这个跟我走,其它的你不需要知道!”

  叶儿不再说话,跟随他出了门,却见飞狐正靠在外屋的门上。

  “飞狐大哥!”她欣喜地喊他,易水寒则进了他的房间。

  飞狐回头看着她,笑容依旧地说:“呵呵,小狸子该收收利爪了,你要知道今日你可是差点儿坏了咱们的大事。”

  “对不起……”叶儿羞愧地说。

  “不过我倒想吃吃那笑菇炖小鸡,也痛快笑它一场呢!”飞狐安抚似地说。

  可他的安塞让叶儿更加羞愧,她垂头无言以对。

  易水寒从屋里走出来,腰上多了一把剑,身上多了件披风。

  “好啦,我们走!”他抓起叶儿的手,对飞狐说:“这里就交给你了。”

  “祝哥哥马到成功!”飞狐不正经地对易水寒弯腰行了个大礼,再对叶儿说:“美丽的小狸子不需要害怕凶狠的猎人,因为你的美丽是最好的武器!”

  叶儿被易水寒拖着往前走,但她踉跄中还是回过头来看飞狐,想弄明白他话里是什么意思,更何况她是多么希望能有人告诉她,易水寒要带她去哪里!

  可是拽着她的大手没有给她任何停下来打听的机会,那边的飞狐也只是一脸兴味地看着她被拽着往立于前方的马走去。

  “不用看了,没人能救你!”易水寒双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举起侧放在马背上,然后一甩披风,潇洒地翻身上了马,不等她回应就将她搂入怀中。

  而当他一抖缰绳策马起步时,叶儿看见红绸跑过来,嘴里似乎在喊着什么。可是易水寒没有停留,也没有回头,一夹马腹躯马离开了山寨。

  叶儿僵硬地坐在他怀里,双手紧抱着那个他扔给她的包袱。虽然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但在他紧绷的双臂间,她无法开口。

  此刻太阳已偏向西方,很快就会落下山去,她觉得自己的心也像眼前的落日一般没有生气。

  进山那天因为被蒙着眼睛,所以她不知道,路的情形,今天才看清楚山寨外的地形果真是非常复杂。离开峡谷后,就是望不到头的树林山丘,在这样的崇山峻岭中,就算她双眼大睁也不可能记得住路。而且路越走越窄,走越高风也越大。

  就在她感到寒冷时,易水寒大手一拉,用身上的披风将她裹进怀里。他的动作丝毫没有迟疑或商量的意味,只有全然的占有。对他突然这么好心为她遮挡风寒,叶儿有份惊慌,也有丝安慰,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并没有恨死她?

  靠近他,感觉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一股热流从体外直烧到心里,再蔓延到她的脸上和全身,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没有回应,身侧的男人仿佛没有听见似地只顾驱马穿过山间狭窄的石径。

  沉默中,她更加感觉到紧靠着她的魁梧身躯所带给她的巨大压迫感。

  “你要带我到无人的地方关起来吗?”她担忧地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