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十八


  冬天要到了,等下雪后要找食物会很困难,因此每到秋季,大家都得为储备食物忙碌。强壮的男人们一早就出门打猎,打猎有时一去数日,有时则当日即回,全凭收获而定;女人则在山上采蘑菇、摘野果,大一点的孩子们则放牧或清洗蘑菇野果。小三告诉她,每年这个时候,她们都要在地窖内储存大量食物。

  “为什么要这样辛苦?他不是抢劫到很多东西吗?”叶儿纳闷地问。

  小三立刻给她一个不满的眼神。“天爷是劫富济贫,是为了救助穷人!”

  叶儿看她不高兴,顿时闭了嘴,她可不想因为天杀的天爷而得罪唯一的朋友。

  现在她知道红绸为何要绣那些椅垫,还把聚义堂打扫得纤尘不染了,那是因为时间太多了。可是如果要她每日独守五间空房绣花,那会是最大的折磨。虽说从能捏针起,她就得给自己缝衣做鞋,但那是为了需要,绝非兴趣!

  如今,她已经用易水寒给的布为自己做了一身衣裳,而她原来的那些也洗净晾干了,所以她没有必要困守屋内做针线活,她要出去玩!

  这天吃过早饭后,叶儿跟着小三和其它女人带着干粮进山采蘑菇去了,两辆独轮车跟在她们身后。

  叶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硕大丰美的蘑菇,而充满松脂香的山林里,沾满露水的草叶、五颜六色的山花果树和美丽的风景都一再吸引着她,让她兴致高昂。

  “叶儿姐姐,那是‘笑菇’,不能要!”就在她看到自己背上的竹篓子已经丰满,而为自己丰硕的成果感到高兴时,小三将她竹篮里的好几朵蘑菇拿出来扔掉。

  “为什么?这些蘑菇那么肥美,怎么不能要?”她诧异地问。

  “因为它们不能吃!”

  “不能吃?会毒死人吗?”她想起以前听说过蘑菇有的是带毒的。

  “不,这种笑菇不会要人命,但吃了它的人会一直笑,笑到浑身发软,而且没有解药,要三、四个时辰才能停住。”小三耐心地解释。

  “哦,真的啊?我可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奇事。”叶儿昨舌,又捡起那些长得十分可爱的笑菇反复地看。

  “可我这一路上看到的蘑菇就属这种最多。”

  “因为不能吃,当然就多啰。”小三说着继续往前寻找蘑菇。

  时间过得很快,直到晌午过后,两辆独轮车都装满了,她们才往回走。

  “怎么有那么多人?”当看到穿寨而过的河流边有很多人时,叶儿问。

  小三兴奋地说:“打猎的回来了,准是打到好猎物,正在河边清理呢!”

  “真的吗?”叶儿感兴趣地加快了脚步。“那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还没走近就听到易水寒的声音响起。“我的婢女不待在屋里,跑来这儿干嘛?”

  叶儿和小三循声望去,看到他正站在人群中。

  “我跟大伙儿采蘑菇去了。”看不出他的情绪如何,但明显可看出有丝倦容出现在他眼角的皱纹里,于是叶儿小心地回答。从以往的经历让她知道,当掌握着你命运的人疲惫时,要小心对待他,否则很可能给自己招来无妄之灾。

  “采蘑菇?”易水寒疑惑地瞟了眼她身后的竹篓,淡淡地说:“但愿你不是另有所图,更不要想藉机逃跑。我告诉过你,在这里你是逃不出去的。”

  虽然他的语气淡然,但叶儿听出其中的火药味,不由心里生气,忘记了原本的小心翼翼,立即反击道:“我没有想过要逃跑,不过你刚刚给了我一个好主意,也许改日我该试试!”

  她无礼的话不仅让易水寒脸色即变,其它人也都吃惊又不满地看着她。

  “小三,以后不许带她出去!”易水寒的声音转而严厉,小三立即点头。

  “我不是囚犯,你不可以限制我的自由!”叶儿的火爆脾气被点燃了。

  “你就是我的囚犯,我当然可以限制你的自由!”易水寒的态度比她还恶劣。

  “强盗!土匪!”叶儿不理会其它人的目光,摘下背上的竹篓摔在地上。

  “这些你早就骂过了,没新意。”易水寒看看那些东西,声音不变地说。

  “该死的笨熊!天杀的你!”

  “这个你也骂过了,换点新词吧。”仿佛戏弄猎物般,易水寒的眼睛里闪动着有趣的光芒,这严重地刺激了叶儿。

  她捡起地上的竹篓往他扔去。

  “去死吧,但愿朝廷早日灭了你!”

  说完,她转身沿着河流往回跑。

  第五章

  “青山,抓她回来!”

  “听到身后传来的命令,叶儿跑得更快了,可还是很快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知道自己跑不过青山,但又不愿被抓住,她看到身侧大树上悬挂着一根老藤,便猛地抓着那截藤蔓想荡过河到对岸去。

  不料才拉紧藤蔓,她身后就传来“哎哟”一声,她急忙回头查看。

  不看还好,一看,她差点儿被吓傻了。

  只见青山被吊在半空中的一张网里,魁梧的身躯挤缩成了一团。

  “臭女人,快解了这该死的‘辘轳扣’放我下来!”青山在网里大喝。

  叶儿看到那边的易水寒正面色铁青地往这里走来,心里不由慌了。

  “青山,我不懂这个‘辘轳扣’,我该如何放你下来?”她说的是实话,就连如何触动了这个机关她都没搞清楚,如何补救?

  “拉那根藤,对,就是那根,快!拉两次!”深感困窘的青山也巴不得立刻下来,脱离这丢人现眼的处境。

  叶儿按照他的话做,立刻又是“扑通”一声,青山哎叫着坠落地面。

  来不及看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叶儿扔掉藤蔓转头就没命地往山寨跑去。幸运的是,这次没有人再追赶她。

  跑回聚义堂,她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害怕一出去就遇到兴师问罪的易水寒。

  她的脑子里一直在想那个陷阱,原来大树上的藤蔓就是机关,那她以后得小心点,否则谁知道下次被套住的人是谁?万一套住易水寒,那自己还有命在吗?!

  想到他冷酷的目光,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更不敢出去了。

  “唉,怎么办,躲有用吗?躲得了初一,如何能躲过十五呢?”她叹息着站起来在房间来回走动,分析着出去后可能面对的惩罚。“算了,出去吧,躲也没用,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就这么回事了!”她用力对着空空的房间给自己打气。“不怕,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人会要我的命!”

  她毅然拉开了房门,准备勇敢地面对她的厄运。

  “啊!你、你在这里干嘛?”当房门打开,看到易水寒双手抱陶,坐在外屋的锅台上看着她时,她刚鼓足的勇气立刻全泄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