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十五


  她跌跌撞撞跑了一会儿,眼前更黑了,夜风透过树枝吹拂在身上感觉到飕飕的凉意,于是她不敢再瞎跑,靠在一株大树上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可还没等她理出个头绪,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眼前。

  “啊!鬼啊!”她吓得大叫一声,转头欲逃,但身子被黑影紧紧缠住。

  “我要真是鬼,你早没命了!”

  头顶传来冷然的声音,她的双脚离开了地面,人仿佛一件包袱似地被夹住了。

  “嘿,易水寒,我不是故意要烫伤你的……”当明白自己正被他夹着走出林子时,叶儿心慌地解释,同时也很惊讶他怎么没有瘸腿吊胳膊,还走得这么稳稳当当呢。

  难道那水还不够烫吗?还是他皮粗肉厚,只烫成了“猴子屁股花斑肚”?

  “你不是故意的才见鬼!”易水寒的声音毫无温度。

  “真的,我是好心,天气凉了,热水泡泡澡不是很好吗?”

  “好心?好心为何要逃跑?”

  “就是因为怕被你误解……”看到林子边的火光中有不少人影晃动,她的舌头打结了。

  “易水寒,那么多人在看,快放我下来!”

  “你还怕人看吗?”怒火中烧的易水寒咬牙切齿地问。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礼,可是这个不及两只澡桶高的小女人,今天不仅连番让他出糗,居然还敢用那么烫的水烫得他跳脚,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如何能受此窝囊气?

  不理会她的絮絮叨叨,也不理睬围着看热闹的人们,他更加用力地勒着腋下蠢蠢欲动的叛逆者,大步走进了聚义堂。

  “你要干嘛?”当看到自己被抓进他的房间,而那里正站着帮她提水的两名杂工时,叶儿的声音里夹着一丝惶恐,心知大事不妙,他们一定将她假传圣旨说只要热水不需冷水的事供出来了!

  得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还是赶紧认错吧。

  “是,是我错了,我不该烫你,你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次吧!”

  “现在知道认错啦?害怕啦?”易水寒抓着她,严厉地说:“晚了!”

  然后不等她有所反应就扯下她的鞋,将她扔进澡桶,连头带脸地压入水中。

  “烫啊!”当叶儿在水里咕嘟了几声才被放开时,她跳起来尖声大叫。

  “烫吗?”易水寒直起身子,抓过旁边的布巾擦擦手,冷笑道:“现在可是不怎么烫了,就算烫,如你所说,天气凉了,热水泡泡澡不是很好吗?”

  “该死的你!”叶儿站在桶里,湿透的长发往下滴着水。“看看你做的好事,这是我唯一的衣服,现在全湿透了!”

  她气恼地脱下浸水后变得沉重无比的羊皮背心,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因为过分沮丧,她完全没有注意到除去羊皮背心后,单薄的湿衣服紧紧地贴在她身上,将她凹凸有致、玲珑纤细的身躯显露得清晰诱人。

  “出去!”易水寒心头一阵火起,他恼怒地命令身边那些一个个直愣愣的目光都停在澡桶里那个女人身上的男人。

  而他也跟随大家走了出去,还将门给关上。

  男人们一出去,外面很快就安静了,叶儿这才松了口气。

  她看看身上湿透了的衣服,愁眉苦脸地想,如今怎么办?自己的包袱早滚落山外,现在这样寒冷的秋夜,她该到哪里找干衣服换呢?

  站在热呼呼的水桶里,她真的悔恨,悔自己错误估计了那个恶天爷,没想到他竟然那么耐烫:恨他冷酷,竟然将她扔在这里就走掉。

  哼,他以为不理我,我会死吗?悔恨中她又生气地想:反正已经惹到他了,那何不惹个痛快,他弄湿我的衣服,我就穿他的!

  她想着立刻爬出澡桶,赤脚走过去将门插上,并满意地发现这道门很结实,那根又粗又方的门闩绝对可以堵住任何想无礼进来的人。

  插好门后,她迅速脱掉身上的湿衣服,走到易水寒的衣柜前。

  要找他的衣服并不难,当打开衣柜,看到那些折叠整齐的衣物时,她想起红绸与易水寒的关系,不由讥讽地想:红绸果真是个尽心尽力伺候主人的好婢女,不仅将他的房屋打理得干净整洁,就连衣柜都打点得一清二楚,黑色是外衣,白色是里衣,腰带则以青灰色为主,冬季棉皮袄裤也都整整齐齐地放在柜子下方。

  随便从那叠衣物中找出自己要穿的后,她关上柜子,重新回到澡桶里。

  噢,过了这么久水还这么热,她瑟缩了一下,那当时他人水时该有多烫呢?用手拨划着水,她暗自嘀咕。难怪他那么生气,一定是像小眼睛说的被烫伤了。

  因为个子矮小,她只能跪在桶里,否则坐下去的话,水就淹过嘴巴了。

  就在她清洗完头发时,门上传来敲门声和红绸的声音。

  “喂,小不点儿,你干嘛插上门?快打开!”

  听到她的声音,叶儿心头一跳,转眼想起门上那根管用的门闩,便不理她。

  “去,你去找易大哥,就说那死丫头从里面把门插上了!”喊了几声不见回应后,红绸命令着什么人。

  叶儿知道自己得动作快,谁知道那个天杀的天爷来了会有什么举动?而那个门闩是否是他的对手也是未知数。想到他发起怒来的可怕状,她不得不抓紧时间在他出现前打理好自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