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十三


  叶儿明白了,这个小眼睛男人喜欢红绸,而且正为红绸远离易水寒高兴呢。可是他敢跟主子抢女人吗?她暗自寻思着,看来这三人间的关系还真不寻常!

  等青山陪红绸走后,她先提水去厨房烧热,之后就回来在房子四周转了转。

  聚义堂跟峡谷里的其它建筑一样座北面南,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有五间房,而且房顶加砌了三面女儿墙,前面留一小部分斜坡屋顶,如同虎头向前伸张。正中间是大堂,大当家和二当家的卧房分设其左右,然后婢女房从之。

  她的房间就在易水寒的房间隔壁,飞狐的隔壁则是一间堆满了杂物的闲房。房屋窗小格多,既可纳阳光又可避风。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爬上炕头寻找今夜睡觉用的铺盖。现在虽不是冬季,但在没烧炕的秋天,夜里不盖棉被是不行的。

  炕头柜里她什么都没找到,只好跳下炕去杂物房。

  当易水寒和飞狐回来时,她正跪在杂物房的炕头上翻着那些柜头箱底。

  “你在干什么?寻找珍宝吗?”

  叶儿回头一看,见易水寒一手撑在门框上看着她。

  “谁稀罕珍宝,我在找被褥。”什么都没找到的她没好气地说。

  “你那屋不是有吗?”

  “红绸拿走了。”

  易水寒的脸色顿时有点阴沉。“别找了,先去替我准备洗澡水。”

  说完他转头走了。忙碌一整天,又跟她在山坡上、老磨坊打滚两次,害他现在浑身都是泥,吃晚饭前他得洗个澡。

  见他只关心自己的洗澡水,叶儿心里很生气,恨自己倒霉遇到了他这样黑心眼的强盗,又遇到那个坏心肠的红绸!

  “果真是什么主子养什么婢!”她忿忿不平地将那些被她打开的箱子柜子逐一关上,咒骂着跳下炕。

  “那就看看我这个主子要如何养你这个婢吧!”

  门口又响起他低沉带笑的声音,以为他已经离开的叶儿吓了一跳,这个男人总把她弄得如同惊弓之鸟!

  “干嘛鬼鬼祟祟地躲在人家门口?”她气呼呼地问。

  “我可没有鬼鬼祟祟,更不是在人家的门口。”他理直气壮地用手指比了比他的房间。“我是在我的门前,光明正大地听你骂人。”

  看他如此强词夺理,叶儿不耐烦地说:“少跟我说这些。”

  “那你要我说什么?”他依旧是一副无赖样。

  可是叶儿无心理睬他了,因为她看到飞狐正从门外进来。她立刻展颜一笑,主动迎着他走上前去。

  “飞狐大哥,你要洗澡吗?”

  她突然转变的态度和轻松愉快的问候,让眼前两个男人都是一愣。

  飞狐迅速看了眼依旧靠在墙壁上的易水寒,虽然他身形未变,但脸上露出的惊讶愤慨之色让他很想笑,再看看迎着他走来的女孩笑意盎然的脸,他更加开心了。

  “喔,我吗?我是很想洗,可是吃饭更重要。”

  “没关系的,我在厨房烧好水了,飞狐大哥什么时候想洗都可以。”叶儿依然热情地说,而她身后的男人已经在皱眉了。

  飞狐终于忍不住笑了。“叶儿,谢谢你的好心,不过你还是先去伺候你身后那位吧,不然恐怕我澡还没洗,皮就被扒下一层了。”

  “怎么会?”叶儿敬畏地说:“飞狐大哥武功好,谁能扒了你的皮呢?”

  噢,原来就是这个原因让她对飞狐收起了利爪,采用了迥然不同的态度!

  “我!我能扒了他的皮!”身后的易水寒那冷得可以让沙漠结冰的声音响起。“快去给我准备洗澡水,立刻!”

  他一甩衣袖,往大堂走去,甚至没有看飞狐和叶儿一眼。

  “这个暴君!”叶儿小声嘀咕。

  飞狐笑意未减地劝她。“快去吧,做婢女的得让主子舒服快乐。”

  “你不也是主子吗?”叶儿还是希望能伺候飞狐,从而得到传授武功的机会。

  “可现在我大哥更重要,他今天很辛苦,而且他讨厌身上脏兮兮的。”飞狐笑道:“所以赶快让他洗干净,不然你我就有得受了呢!”

  叶儿虽然不想去伺候那头猛虎,可是也觉得飞狐的话是对的,只好对他甜甜一笑。“那好,我先去伺候他,等会儿再伺候飞狐大哥。”

  “行,没问题。”飞狐笑着回答,看着她往门外跑去后也进了大厅。

  “闭上你的嘴,少笑得那么灿烂!”易水寒站在桌子前寒声道。

  飞狐笑得更开心了。“真是有趣的女孩!你没看她机灵、聪明又美丽吗?”

  “而且还长了副利爪利齿!我警告你,你可对付不了她!”

  “哈哈,大哥,这可教我如何舍得离开呢?”飞狐笑着走到他身边。“以前不喜欢待在这里是觉得沉闷无趣,可如今来了个绝世机灵鬼,再有了一个超级大醋坛子,以后有趣的事情一定不少,我看我还是留下来多住几日吧。”

  “胡说,你得去干正事!”易水寒警告他,可看到他眼里作弄的目光时,自己也笑了。“你这该死的家伙,今夜吃饱睡足后,明日一早就滚吧,还有上千人等着粮食过冬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