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叶儿尖叫起来,更加激烈地反抗压住她的男人,而她猛烈又疯狂的反抗更加激起了征服者勃勃的怒气和兴趣。

  “出去!统统出去!关上门!”对她的厮打已经有过经验的易水寒用力将她的双手压住,对门外想进来帮忙的下属们厉声一喝。顿时来人消失,门被关上了。

  屋内光线骤暗,叶儿心里一阵慌乱,知道厄运降临了。这是她的背水一战,她得倾全力而为,于是她的反抗更加激烈。

  可是手被他夹在腋下,身子被他紧紧压住,她所能利用的就只剩下嘴巴、牙齿和头。于是她不顾一切地吼叫、撕咬,用头撞他。而她的反抗越烈,来自对方的压力就越大,身子也就被抱得越紧。

  易水寒不打她,也不阻止她的叫骂反抗,只是紧紧抱着她,压制着她的四肢,试图让她疲倦后自动停止所有无意义的攻击。

  可是他同样低估了身下这个小女人,尽管四肢被困,她仍不停止挣扎和反抗,于是在征服与反征服的较量中,两个人纠缠着、翻滚着。屋子里的坛坛罐罐被撞得到处乱滚,破席子碎木板跟随着他们四处翻飞,堆积日久的灰尘泥土漫天飞舞。窗外射入的阳光穿过飞扬的尘土,将房间染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从没见过这么难缠又愚蠢的女人!难道她看不出她这是拿鸡蛋碰石头吗?!

  见她一直不肯屈服罢手,易水寒耐心告罄。

  “安静——”可惜威严的吼声因一阵咳嗽而失去威力。肆虐的灰尘令人视线模糊,呼吸不顺。

  “放开我!笨熊!”被压住的叶儿嘶声痛骂。“有种你就杀了我,不然只要我活着,我就要你永无宁日,要你……咳咳咳……”

  她一边骂一边咳,因灰尘呛喉,又被紧紧压着,她觉得喘气困难,但她还是不放弃渐渐低弱的痛骂。“……你敢欺负我……咳咳……我、我就叫你断子绝孙!”

  “咳……你闭嘴!”趁她忙于咳嗽和咒骂疏于防范时,易水寒终于镇住了她乱动乱踢的四肢,将她全身牢牢地钉在地上。

  而筋疲力尽的叶儿不得不喘着气放弃了抵抗和谩骂,因为她明白自己是无法跟这个男人的决心与能力较量到底,也无法在吸入大量灰尘的同时保持有效的咒骂。

  不再有翻滚折腾和怒吼厮打,反抗停止、镇压停止,剩下的是急促的呼吸和飞扬的尘土。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地上,谁都不想动。

  第三章

  灰尘渐渐散去,视线开始清晰。

  易水寒略微抬起头,看着身下的女孩。像这样压着她,他更加明显地感觉到了她柔软的女性躯体,因为激烈的打斗,他俩的呼吸都很急促,叶儿起伏的身体曲线唤起了他另外一种温暖的、久违的情绪,他的怒气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身体的复苏和欲望的升起。

  稍稍离开她的身子,易水寒曲起两只胳膊,用手肘支撑着身体重心,稳稳地控制着她的手腕,让她无法反抗。然后他拉开她脸上散乱的头发,端详着她的面容。

  这是张很有个性又很叛逆的脸,黛眉下一对黑宝石般的眼睛闪闪发亮,好像总是在防备或是算计着什么似的。最诱人的是她的嘴,小巧而秀美,薄薄的唇红润又富有光泽,就像成熟的野山楂那般娇艳欲滴。

  他看看自己手腕上留下的牙印,再看看那美丽的红唇,眉头皱了起来。真想不通这么小巧的嘴怎会那么具攻击性,而这薄薄的唇里又怎会吐出那么激烈的言词?

  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着那片嫣红,感觉到那里的柔嫩和滑腻,心里翻腾起一股陌生的情绪,于是他停住手,疑惑地看着眼前这张巴掌大的小脸。

  他的目光同样迷惑了叶儿,明明他刚才还是怒气腾腾的,为何突然变得好像她不是他的俘虏,而是他喜爱的小狗小猫似的?而他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摩挲,也让她浑身窜过一阵莫名的热流。

  更要命的是,当与他四目相对时,她奇怪地发现,在这样可说是十分令人难堪的情形下,她竟然不想再反抗,甚至连骂他的意念都没有了。

  为何会这样?难道是她所有的能量都被刚结束的缠斗消耗殆尽?还是他用什么法术迷惑了她?

  她局促不安地望着他,搞不懂自己怎么突然变得很虚弱,而发热的身子让她呼吸急促、不知所措。

  呃,这实在是太诡异了!不可以这样!

  终于,她聚集起所有的气势来扭转这令人尴尬的局面。

  “如果我是男人,定将你碎尸万段!”她气喘吁吁地骂。

  “相信我,如果你是男人,你早就死了!”他平静地说。

  “起来啦,不要那样看着我!”她凶狠地瞪他,希望能用眼神伤害他。

  “怎么看你?”他的嘴就在她的唇边,那暖暖的气流环绕着她,让她脸发烧。

  “色眯眯的。”他的声音再次迷糊了她的神志,软化了她的语调。

  “怎样是色眯眯的?”他再问,脸上露出那气死人的慵懒笑容。

  她不知该说什么,当与一个极具魅力的男人以这样暧昧的方式躺在一起、当她全身每一处肌肉都因为他越来越靠近的嘴而紧绷时,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她十八年的人生经历也从未告诉过她,在这样的情形下,她该如何应对。

  于是,她只能呆望着近距离的他。也因为靠得太近、看得专心,她注意到他带着伤痕的脸上沾着点点灰尘,而他的眼睛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才看出并不是黑色的,而是带点棕色,就像后娘最想得到的丘家小毛驴那样的毛色。他的剑眉星目充满阳刚英气,看起来俊朗得不可思议。

  “你这样的目光是不是色眯眯的?”他戏弄般地问。

  叶儿的脸立刻滚烫起来,当感觉到他唇边的胡碴碰到她的嘴时,她发出严正警告。“你不可以冒犯我!”

  “怎样是冒犯?”他的声音好像是从心里发出的,因为他的嘴唇根本没有动,可是叶儿听见了他说的话。

  “是……”她不知该怎样说。

  他用手轻轻捏捏她的脸。“这是不是冒犯?”

  “不要碰我!”他的动作和语气让叶儿心慌,语气也不复强硬。

  “为什么?”低沉的声音似乎带上了磁性,带动了叶儿的心跳和呼吸。

  “因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