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三头小毛驴?”身后的男人突然提高音调,用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口气说:“看不出你还值三头小毛驴?!”

  叶儿被他的话气得心痛,难道她真的低贱到连三头小毛驴都不值吗?可是想到自幼所受的待遇,她无法发作,只是更为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担忧。

  身后的男人对她突然的安静感到好奇。

  “喂,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挺喜欢争吵的吗?”

  “说什么?我本来就不值钱。”他的声音不再凶狠,还带着先前安抚惊马时的温柔,这让被蒙在黑暗中的叶儿有丝错觉,觉得他是个很有情义的男人,于是她悲惨地问:“你会让人欺负我吗?”

  “不会!”他的口气不复逗弄之意,却带着让她不懂的怒气。

  这样的语气让她松了口气,不料他的下一句话又让她的心差点儿从胸腔里跳了出来。“你是我的,没有人敢碰你!”

  “不,我不是你的!”她立即抗议。“我是定过亲的人!”

  拥着她的双臂猛然一紧,但头顶传来的声音却十分冷漠。“你定亲跟我有什么关系,如今你在我的马上!”

  “这不是我自愿的,是你硬抓我来的!”

  “那又如何?”天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我有未婚夫,他迟早会来找我的,我们要成亲了。”她虚张声势地说,为了让他不打她的主意,她必须这样。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很强悍,如果他要采用暴力手段占有她,她根本就无从反抗。

  身后的人没有任何回应,但靠近她的身躯变得十分僵硬,而他粗重的呼吸环绕着她。叶儿眼前一片黑暗,看不见他的表情,让她心里格外发慌,她赶紧机灵又不失讨好地说:“我可以替你干活,但你不要欺负我,可以吗?”

  还是没有任何回音,马速更快了,身子剧烈的颤动和耳边呼呼的风声也让她顾不上跟他说话。她感觉到他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它们塞进她的衣领里。她知道一定是因为风吹得那些长发扰乱了他的视线。

  很好,起码我的头发还能帮我出气!她得意地想。

  马跑得快,颠簸得也很厉害,为了避免骨头被抖散,她不得不倚靠在他身上。

  “青山,你带着车子走下梁,别耽搁!”他大声命令。

  “是,爷!”随后,一阵车轮声,马车往另外的方向去了。

  此刻,马突然跳跃,好像正跨越什么壕沟之类的地方,叶儿身不由己地在马上跳起,臀部传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你从来没有骑过马吗?”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

  她摇摇头,还没开口,就感到他将手伸到她的腋下,将她抱举起来转了个方向。当再落回去时,她惊骇地发现她不再是分开腿跨骑,而是侧身坐在马上。这样虽然屁股不太痛,可是她几乎坐在他的怀里,一条腿还贴在他腿上。

  蒙着眼睛看不见,但她聪明的脑袋不难想出,这是个多么暧昧的姿势!

  她浑身僵硬,连喘息都不顺了。

  “我……我还是像刚……刚才那样……”

  “你要是不想以后三天都走不了路的话就乖乖坐好!”他冷然的一句话,将叶儿脑袋里的旖旎景象全部毁掉了,她正想对他说什么,但马的腾跃再次阻止了她,并让她明白,这段路果真走得不易。

  幸好在随后的路程里他不再跟她说话,而他的胳膊也一直规规矩矩地搁在她的腰背间,这让她逐渐安了心。

  然而她却不知道,劫持了她的男人此刻心情丝毫不平静。

  这是第一次,他不顾一切地强行“绑架”了一个无辜且不情不愿的女人,还把她抱到了自己的马上。然而他却没有丝毫罪恶感,反而有发现珍宝的欣喜。

  当奔跑的马终于停下时,叶儿听到纷沓的车马声和人们的吆喝声,其中也有女人孩子的声音。

  喔,有女人孩子就好!叶儿心里略松。

  黑暗随着蒙住眼睛的黑布消失,她立即被眼前看到的一切吸引住了。

  这里丝毫没有她想象中的强盗匪寨模样,既无深筑的高墙城堡,也看不见刀光剑影,一间间关外最常见的平顶土坯房依山傍林而建,为了防御关外冬季的严寒,房屋檩上置椽,铺草巴或秫秸,墙壁覆盖碱土,灰沙等以保暖。房屋大多向阳开,并前后相连形成一个大院子,院子与树林交界处用不及一人高的木桩和灌木筑起一道围墙,而“围墙”外仍可看到有房屋隐隐约约掩映在树林里。

  这是个隐藏在山峦中的大峡谷,空气中透出丝丝缕缕的凉意也带着浓浓的松脂山花的清香,不仅没有多日来见惯的萧瑟荒凉,景色还十分优美。抬头是深邃的蓝天、四处是青山环绕,高大的松树和漫山遍野的枫叶、花楸叶在秋风中飘舞,鸡鸣狗吠伴着袅袅炊烟,一条清泉穿过,使这个深山幽谷中的山寨显得宁静而安详。

  “这里就是凤凰山吗?”当被身后的男人抱下马背时,她惊喜地问。

  “没错,欢迎野狸子光临寒舍。”他调侃道。

  “易大哥,你们回来了?”叶儿还没回答,就看到一个美得如同这片山岭的女子跑了过来,亲热地挽住了天爷的胳膊,可是在看清他脸上的伤时又立刻惊叫起来。“老天,是谁弄的?”她踮起脚尖往他脸前凑。

  “红绸,别碰,一点小伤。”天爷笑着转头,躲开了她的碰触。

  叶儿惊奇地看着他,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不带讥讽的笑容。因为这个笑容,他凌厉的目光变得柔和,方正的下巴不再紧绷,让他看起来更加英俊了。他有一张晒得黑黝黝、轮廓分明的脸,一双深得像秋潭似的黑眸因这个灿烂的笑容而显得十分明亮,他的鼻梁高挺俊美,与他的面庞和体形都很相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