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那强盗顾此失彼,在挨了她几记颇为有力的粉拳、脸上也吃了她几爪子后,不由怒火中烧,却因在狭窄奔跑的马车上而一时无法制伏她。

  狂马惊车,他只好先去顾马。

  当压在她身上的力量略减时,叶儿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奋力直起身来,既不看此刻车道边正是一个陡峭的大斜坡,也不管车速依然很快,闭着眼就往车外跳。

  “回来,该死的你!”身后传来一声怒骂,身上背着的小包袱被抓落,可她仍然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身子撞在地面的刹那间,她觉得有点晕眩,也有疼痛感。一个人影随着她落地并紧紧抱着她在山坡上翻滚,飞沙走石伴着他们直滚落坡底,跌进一片荆棘丛中。

  天旋地转间,她真想闭上眼睛永远不要睁开。

  可是不能,因为她感觉到来自身下的热气和耳边“怦怦”作响的心跳声。

  叶儿慢慢地睁开眼,忍着那令人不舒服的晕眩感,最先看到的是黑色衣服,再抬头,见到一张方正刚硬、伤痕累累的下巴,嘴唇正生气地紧抿着,唇边还有几道抓痕,想起那是自己的杰作,她赶紧转开眼,看到那不再通红、还显得有点苍白的脸,而那脸上也有数道伤痕,其中有她留下的,也有被石子刮破的。

  怀着说不清是快意还是歉疚的心情,她再抬起头来,却与对方的目光接上了。

  那是双黝黑深邃的瞳眸,此刻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因此她看清了他的相貌。他有着挺直完美的鼻梁,漆黑的睫毛下藏着锐利的眸子,眉毛又浓又黑,沿着眉梢,她看到他轮廓完美的额头,和红色的……血!

  “啊,你受伤了?”她惊叫一声,想起在滚落山坡时,是他的一双手臂始终环抱着她,将她的脸护在怀里……

  顿时,她的脸颊发烫,带着一丝羞愧,她想从那散发着热气的身子上爬起来,可是失去幞帽的秀发蓬散,有一部分正被他压在身下,让她动弹不得。

  “那是谁害的?”

  “我没有要你跳下来。”她急忙声明,仿佛害怕他因受伤而迁怒于她。

  “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找死吗?”那双深邃的眸子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不……我……”她急忙摇头,可是被压住的头发扯痛了她的头皮。“你可以起来让我把头发拉出来吗?”

  他没有说话,而是抓着她一同站了起来。

  看他动作如此利落,叶儿放心了,这说明他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这样他的脾气应该不会太恶劣。只是看着站立起来更显高大的男人,她心里还是很惶恐。虽然他的衣服被碎石划破,身上又脏又带着伤,但魁梧的身躯散发出的力量依然灼热逼人,他那双肌肉结实的手臂强壮得好像能将身边的树木折断……喔,她可不能再激怒他,否则也许会被他放在膝盖上一拗为二!

  她试图挣脱被他抓着的手,整理一下头发,可是他不放手。

  “你不要再想搞鬼!”他恶狠狠地说,拖着她走上山坡。今天连番栽在她的手里,让他很恼火。

  那里,大掌柜和崔白化等人一个不少地站在那两辆马车边。当看到她时,他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叶儿知道那是因为她露出了女儿身,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狠狠瞪着那个丢下她逃跑的车夫,而那车夫立刻转开了眼睛。

  “爷!爷!”一群男人喊着往这里跑来,领头的那个身材高大,可是脸上的五官却生得奇小,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一笑似乎全没了,因为都挤在一块儿了。

  “爷,你没事吧?”他没看叶儿,关切的目光只落在抓住叶儿的男人脸上。

  “没事,不过是被野狸子挠了几下。”抓着叶儿的男人用手摸摸脸上的伤,嘲弄地看着他的俘虏。

  众人的目光“唰”地都集中到了叶儿脸上,仿佛现在才发现她的存在。

  “爷,她是女人?”那小鼻子小眼睛的男人惊呼。

  “没错,她是女人。”

  “喂,女人,你胆子可不小,竟敢用面粉袋子蒙俺爷的脑袋瓜子?!”小眼睛冲着叶儿嚷了起来。

  尽管他竭力瞪大双眼以显示自己的怒气,可在叶儿看来,那眼睛再鼓大还是如同没睡醒似的,丝毫没有威力,倒是他高大的身材是个威胁。

  “傻青,闭嘴!”

  听他揭了自己的短,抓着叶儿被称为“爷”的男人很不自在,立即喝止他。被一个小女人用口袋勒住颈子套住头,那是他这一生最大的耻辱,巴不得所有人都立刻忘掉,如何能让人再提起?

  可正在义愤填膺的男人不愿罢休,继续鼓着腮帮子跟叶儿比眼大。“女人,你是第一个敢跟我们爷过招的女人,快向咱爷赔礼道歉!”

  “我不叫女人,我叫叶儿!”叶儿同样气势不弱地吼道。这一辈子就因为“女人”这两个字让她受够了歧视和欺侮,如今,在这帮强盗土匪面前,她可不愿再忍受这种带着轻蔑的称呼。

  没想到听了她的话后,那小鼻子小眼睛竟尖叫起来。“‘爷儿’?你竟敢在咱天爷面前称‘爷儿’,爷儿也是你能做的吗?”他的山东方言把“叶”同“爷”弄混了。

  天爷?他就是天爷?!

  叶儿愣了,没在意小鼻子小眼睛误会了她名字的发音,只是瞅着眼前抓着她双手的男人瞧。这两天一直听人议论天爷和他的凤凰山山寨,难道这男人就是那个天爷、那个让官府头痛不已的强盗?!

  那男人看出她的震惊,对还在喋喋不休的小眼睛说:“闭嘴,青山,你可叫她好几声爷了,等弄明白是公是母再叫唤吧。”

  众人一听都笑了,也更加有趣地看着这个被青山喊了“爷儿”的女孩。

  面对大家的笑声,叶儿很气愤也很窘迫,觉得自己就像被人围观的猴儿。她想抽回一直被抓住的手,可是那位“天爷”抓得死紧,她抽不回。

  悄悄抬头,又与他隐藏在睫毛后的目光碰在了一起,让她一阵慌乱。

  “你就是天爷?凤凰山山大王?”她唐突地问,为了掩饰羞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