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华甄 > 烈女小爱婢 >


  “大爷,我们不去帮他们吗?”她焦虑地对着车夫喊。

  虽然对这些同路多日的“伙伴”没有什么感情,但看到他们此刻被强盗打得滚的滚、爬的爬,她还是很不忍。

  “帮什么帮?你没看见强盗来了吗?”车夫大吼,更用力地打马。

  “可你们是同伴啊!”叶儿在剧烈颠簸的车上东倒西歪,但还是想说服他。

  “闭嘴!再多话,强盗来了先砍你的头!”车夫怒骂着用力赶车。

  “先被砍的未必是他!”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眨眼间跃上马车,落坐在车夫身边,而车夫手中的马鞭立刻易了主。

  “唹!唹!”那男人一手抓住企图反抗他的车夫,一手挥舞马鞭,让鞭梢轻轻地落在正疯狂奔跑的马背上,嘴里发出与他面色完全相反的轻柔声音。

  得到抚慰的马渐渐平静,马速减低了。

  叶儿最初被他神速的动作镇住,接着又被他对马的温柔吸引,直到马速减低,车夫发出愤怒的低吼,她才醒悟过来,这男人是强盗,而他正抓着她的“同伴”。

  出于本能,她立刻投入了拯救同伴的行动。

  “放开他!”她高声命令,跪起身子用拳头击打眼前的黑衣男人,但那个魁梧的身躯丝毫不为所动。

  看我怎么收拾你!她嘀咕着,抓起身边的空麻袋,猛地往坐在前方的黑衣男人头上套去,并用力勒住袋口把他往车下推。

  男人根本没想到身后那个比吃奶娃娃大不了多少的男孩,会向他做出如此笨拙的攻击,因此毫无防备的他被套了个正着。

  为了自救,他不得不放开紧抓着车夫的手和马鞭。

  车夫趁机跳下了马车,往路边密林跑去。

  “喂,回来!你这个怕死鬼!我帮你,你竟然跑掉!”叶儿一面忙着应付眼前高大的强盗,一面对着那个自私又怯懦的男人大喊。

  可是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失望,因为黑衣人不但没有被她推下车,反而还探手扣住了她的腰,将她扳倒在他身侧。

  “放开我!”无法与他强壮的胳膊抗衡,她只好死死抓着依然套在他头上的口袋大骂,那是她唯一的武器。

  失去抚慰的马受到身后叫喊声的刺激,再次狂奔起来。

  叶儿的身子在颠簸中滑下了车板,吓得她尖声大叫,但仍不放开手中的口袋。

  此刻,男人的颈子成了她唯一的支撑点。

  “该死的臭小孩!”被口袋蒙住头脸的男人怒不可遏地抓住她的腰往上一提,将她仰面压在腿上,再抓住她吊在自己颈子上的双手一捏,一阵剧痛迫使她不得不放开了紧紧攥着的口袋角。

  黑衣人一把扯掉套在头上的口袋,将它抛下了车,并继续轻声安抚惊恐的马,对被压躺在他腿上的叶儿连看都没看一眼。

  叶儿愣了。不仅因为他此刻压制她的方式——虽说他双手控制着缰绳,但胳膊肘却死死地压在她的胸脯上,让她十分惊骇和羞窘——还有他涨红的脸也让人害怕。

  此刻,这张脸上的五官说不上是好看还是难看,可是红得发紫,而他颈子上那两道深红色印子,应该就是她用口袋勒出来的?!

  惊恐中,她挣扎着想直起身。

  “不许动!”他厉声命令。

  “你压痛我了啦!”她愤怒地说。

  黑衣人不理她,但压在她胸前的力量似乎更大了,她情不自禁地痛呼一声。

  “痛吗?大姑娘混在男人堆里,好玩吗?”他邪气地睨她一眼。

  然后他继续用与眼神截然不同的轻柔声音安抚着惊恐的马。

  他知道她是女人!

  叶儿震惊得无法动弹。他的语气里丝毫没有像崔白化那样的犹豫和试探,他是确实知道她是女人,还是只是在试探她?

  “我不是女人!”她力图掩饰,绝不能让强盗知道自己的真实身分!

  “呿!想骗谁?只有那群白痴把你当男人……安分点,否则我料理了这两匹畜生后,定给你点颜色看看!”

  感受到他胳膊上传来的力量和覆盖在她全身的热气,她知道他很愤怒,也相信等安抚完马后,她会是下一个他要“料理”的——女人!

  否认没用,叶儿想起以往听过的那些有关强盗的传闻,她明白自己如果不反抗,就只有死路一条,即便不被砍头,要她被那些山贼蹂躏,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想到可怕的情景,她的心直往下沉,极度的紧张导致她奋不顾身地立刻展开反击。

  她举起双手往他脸上抓去,尽管动作很快,但他的反应一点都不慢。

  被他躲过第一击后,叶儿并没有放弃,她手脚并用,又踢又抓,连嘴巴牙齿都用上了,在狭窄的车板上与他展开撕扯的搏斗。

  “停下!你这不要命的丫头,再乱动,小心掉下车摔死你!”他一边躲避她的进攻,一边照顾着惊魂未定的马,有点应接不暇。

  “摔死也比被强盗糟蹋了强!”叶儿怒吼着,更加用力地踢抓掐打咬,外加不顾一切地挣扎。

  俗话说,要命的怕不要命的。此刻这话用在他们两人身上再合适不过。

  叶儿不要命的反抗终于为她赢得了机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