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乱爱颓废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不太好,早产又失血过多,不过,她很年轻,这是她最大的本钱,只要好好调养,不成问题的。”历经好几个钟头的抢救,老医生的眼里有着深刻的疲惫痕迹。

  “那孩子呢?”墨父追问。

  “婴儿还没脱离危险期,可能还需要一段相当长的观察期,咳咳,但是,希望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可能……会保不住,唉,真可惜,是个可爱的胖小子咧。”

  隔着一面墙,被送到加护病房的墨夏昨脑筋一直是清醒的,一堵墙以外的那些杂音,一字不漏的钻进她的耳朵。

  她紧紧合住的眼角滑出一行泪。

  那泪,是难以言喻的辛酸、懊悔还有深深的歉疚……

  “护士小姐,请帮我打一剂睡眠针。我好累,想睡觉。”按钮唤来特别护士,墨夏昨虚弱的要求。

  “我要去请示医生。”

  “求求你!”她用可怜的眼神博取同情。

  “好吧,你好好睡一觉,对你的身体会有帮助的。”皇室的流言多如牛毛,她虽然只是个小护士,对四皇子的不负责任也颇多微词,所以,她愿尽自己的力量帮助这个可怜的王子妃。

  “谢谢……”残碎的感激从墨夏昨慢慢闭上的苍白唇内吐出来。

  她必须养精蓄锐,强迫自己在短时间里恢复以前健康的体能,就算是四分之一的体力也行。

  她睡着了,安静的面容宛如天使,看着墨夏昨依旧憔悴的脸蛋,已经在她身边待了两天两夜的火雪城懊悔的啃蚀着对她的歉意。

  他从来都没想过活蹦乱跳的昨儿会变成骨瘦如柴的模样,他究竟有多久没好好看过她?

  尽管悔恨把他的心灵咬得全是破洞,他所犯下的错恐怕穷其一生都无法弥补了。

  “兄弟,你在这里就算把头发拔光也无济于事,回去想办法睡一觉。”一只大手拍上火雪城的肩头,让人心安的声调是他的二哥火诀。

  “我要在这里等她醒过来。”

  “然后让她一眼看见我们家的翩翩美男子落魄到胡子没刮、衣服没换,臭袜子酸得足以熏昏一军队的阿兵哥?”

  “二哥,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么大的事件让他惊惶失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不觉得你有错,这个社会的人通常把享乐的定义当成懒惰或是纵欲,以为玩乐事一无可取,也总以为要吃苦才能成为人上人,其实要把生活、工作都当成享受并不容易,你在这方面并没有做错什么。”

  “唯一的错处就是没有把结婚的事情处理好,以为不理不睬事情就会消失不见,老四,你犯了唯一,却也让人无法原谅的错。”火炔语重心长的说。

  “二哥……”火雪城不胜唏嘘。

  “回去吧,这里有特别护士,还有整个城池的守卫为你守护着她,你放心。”

  “她一醒来你一定要立刻通知我,我有好消息要告诉她,她要是知道一定会很开心的。”

  “一言为定!”

  然而,他们的约定却一直没有实现,当漫漫长夜过去,晨曦取代黑暗,墨夏昨消失了,所有的人几乎把日光城翻遍,但仍然音讯渺然。

  为了这件事,墨夏昨的父母无法原谅火雪城。

  火家也发出通谋,一日没有墨夏昨的消息,一日不让火雪城回家。

  消息传到火块耳中,他大力反对,他们家也不过几个兄弟,一个“大哥”生死不明,老三火觞又从小被送到亲戚家寄养,老么火安琪才几岁,根本不经用,要是火雪城也走了,火家就成了空壳,什么都要看他一个人,想都别想!

  火家大老为了安抚火快的不平,经过再三考虑,收回成命,火雪城这才免于被赶出家门的厄运。

  他感激火决的大力帮忙吗?当然……不。

  火决搞砸他充满远景的计划。

  N年前他就想离家出走过自己的日子去,只是找不到好名目,无能为力。

  对不起昨儿是一回事,能摆脱责任义务的皇子身份也是他梦寐以求的。

  两样东西难求全。

  经过许多年火雪城才豁然明白,整个火家就他二哥最奸诈也说不定,因为火决可能在很早以前就发现他的意图,为了不让自己失去一个可以操纵的左右手,便不着痕迹的“施恩”。

  仓卒成军的家庭第一天就状况百出。

  “我绝对、绝对不要跟你睡一张床!”

  凉如水的夜里,阿奇护卫着自己的贞操……呃,是房间的最后一道门,低吼的和换上睡衣、抱着枕头棉被,打算来跟儿子“回忆童年”的新上任妈妈墨夏昨对峙着。

  “可是我想啊,我从来没跟自己的儿子同床共枕过,怎么算人家的妈妈?”墨夏昨很坚持。

  她错过阿奇的婴儿时期、孩童时期,错过太多太多,她要想办法争取回来做母亲的权利与义务。

  她要让阿奇变成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孩。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