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乱爱颓废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我偏要!”被墨夏昨的眼光好生伺候过一番,这回火雪城改弦易辙直接倾身封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墨夏昨两眼圆瞠,身体宛如被雷劈中,她捂住麻烫的嘴,体内似乎有某种东西开始呼吸苏醒,一直缺乏女性意识的她从他吻她的那一刻起,萌生了微妙的男女有别的心理。

  火雪城压根没有欺负她的念头,其实他并非传说中的花心,也不是看见女生就会想入非非的登徒子,万人迷的外表为的是制造假象,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拿自己一生的幸福跟一个爱拈花惹草的男人赌,不良的风评只会让真正的好女孩离他远远的,这一来,他爱怎么过日子都没人管。

  没想到怎么看都完美无暇的计划,却叫她这十二岁的新娘给搞砸了,他的人生一片黑暗!

  一半儿负气、一半儿玩耍,他亲了她。

  那滋味……居然给了他可以海枯石烂的错觉。

  向前凑去,火雪城再次覆上她的唇,他要确定心里头的感觉不是真的,事实证明他错得离谱,凭着感觉的召唤,他的唇来到她令人心醉的锁骨,寻到使他销魂的小巧耳垂。

  感情是管不住的,墨夏昨天真的以为只要她能拒绝他肉体的诱惑,就表示两人不适合在一起,但是她控制不住跃跃欲试的灵魂与意乱情迷的手指,她想探索属于火雪城阳刚的身体,他的味道和热力圈住她,这样扑面而来的感觉令她浑身战栗。

  莹白的月光,如水的季节,没有争执,没有计较,他把属于她处女的幽香小心收藏,让她的芬芳为他徐徐舒放。

  轻薄的衣料款款落地,有他还有她的,蕾丝的胸罩叠着他的底裤,长长的衣袖覆着及膝的牛仔裙。

  两个都笨拙的身影在月影掩映的夜里,一个成了女人,一个已然是男人。

  再睁眼,世界已全然不同。

  空气中残留着一种古老的气味,“你疼不疼?”

  “不。”她轻启朱唇,又羞又恼。

  羞的是拒绝得太迟,恼的是自己的投入。

  火雪城把外套铺在长桌上,揽过墨夏昨因为羞怯想挣脱的身子。“陪我,让我多享受一下丰盈的幸福感。”

  她没有说话,只知道被他拥抱着的身躯也幸福满溢。

  幸福从来不需要散布,只要简单的微笑。

  墨夏昨看着他温柔的脸部线条,忍不住合上眼,细细品味。

  她仍然不懂爱情是什么,但是,她满足的睡着了。

  发现自己的月事这个月不来,下个月也不会来,是在暑假过后的校际篮球比赛中。

  日光城的贵族有为数不少的人寄读在普通学院,墨夏昨跟火雪城都是,经过一个夏天,她升上七年级,火雪城熬过恶补还有补考,低空飞过的上了高中,学校里没人知道两人间究竟牵连着什么关系,守口如瓶的她也把自己当平民百姓,享受着戏闹青春的生活。

  墨夏昨本就是学校的篮球技队队长,开学的第一场校际友谊赛打得如火如茶,团体的力量搭配她冲锋陷阵抄截投篮的功力,表现得亮丽,终场打成平手,变成延长赛。

  “老大,我看你别逞强了,刚才那个投篮你差点面包,吓鼠我们大家了。”休息室里,从洗手间出来的墨夏昨气色欠佳,身为副队长的安想霓出自关心,想劝退她。

  “真丢人,我也许是那个要来了,你的‘苹果面包’(卫生棉)拿几块先借我。”她落坐,眼前的黑线条增多,金星乱冒。

  她低下头想减缓不适的感觉,谁知道这一歪,重心不稳,整个人就这样摔下,吓得所有女生花容失色,尖叫四起。

  墨夏昨只觉得眼前一片昏黑,胯下一片湿濡,一股她无法控制的热流沾湿运动短裤,沿着大腿以涌泉的速度窜出来……

  等她再度苏醒,全身酥软如棉,没有重量的身体就像躺在棉花糖上似的。

  “昨儿……”

  墨夏昨缓缓睁开眼,由模糊到清晰的脸是安想霓。

  “我在你家?”

  “不然咧,你一昏倒差点搞得球队一票人风云变色,教官都来探望过几百次了。”墨夏昨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校长室一大排奖杯她都有份,不提什么汗马功劳,就单单她与众不同的身份,这一摔,也够学校那些官字辈的人吓得冷汗直流了。

  “你也太小题大做,只要让我在保健室躺一下就没事。”

  “没事?”安想霓面色怪异的瞅着她。

  “怎么连衣服都帮我换了?等一下还要上课。”她看见自己已换下运动服装,穿在里面的运动胸衣也不见了。

  “你的椰子壳(胸罩)是我脱的,医生说这样对血液循环比较好。”安想霓体贴的指了指衣服堆里的白色内衣。

  “谢谢你,我舒服多了。”墨夏昨突然想起来的问:“现在都第几节课了?”

  “早放学啦,医生给你打了营养针眼安胎药,吩咐你要安静地睡一天,我妈在楼下熬稀饭。去你的,我生病她都没对我那么好过。”

  “谁叫你壮得像条牛,伯母想照顾都没得下手……咦,安胎?我不是大姨妈来吗?”

  安想霓大翻白眼,“老大,你真是天才,天生蠢材,我是没料到你那么开放,不过没用‘小雨衣’也不像你的作风。”她们老大是长得不错,学校也有许多“油条”(很花的男生)想泡她,可惜老大除了打篮球就是《丫车,既不发情也没思春的迹象,那么肚子里的种是跟谁有的?

  “我怎么知道一次就中奖!”墨夏昨很懊恼。

  “老大!你真的先上车?”安想霓原本只是说说而已。

  “拜托,我结婚了。”不全盘托出对不起朋友。

  安想霓的眼睛睁得比企鹅还大,“骗人!没声没响的,我们同富七年同假的啊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