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乱爱颓废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饭店里有他从小到大的生活照。你要的话,我马上派人回去拿。”看她宝贝的模样,火雪城心中歉疚更深,是他让孩子失去妈妈,使一个应该会幸福的家庭破碎。

  “那个不要紧,”虽然她也想要他去拿,不过,眼前还有事要先问清楚。“孩子,应该有个名字吧?”也许叫他孩子已经不适用,经过这些年,照片里的婴儿应该已经蜕变成一个青少年了。

  火雪城翻过照片,上头用蝇头小楷写着奇儿摄于满月。

  “我可以帮什么忙?”墨夏昨把照片放在桌面上,激情虽然被压抑住了,在她血液中窜流的母爱还是慰贴着脉动。

  “我让他自己对你说。”火雪城神秘的招手,有个人影接收到讯息踌躇的踱了过来。

  泛白的牛仔裤、简单的圆领棉质衫、老旧的飞行外套、草绿色的军靴,墨夏昨闭眼也能数得出来他左边的耳朵穿了六个耳洞,短短的五分头老爱抹上发雕,让刘海个性化的直立,神情老是带着一股不在平的玩世不恭。

  真的是她想像的那个人吗?她心跳急速加快,手心沁出汗来。

  人影在她面前固定不动,她告诉自己要面带笑容,用最自然的神情跟自己的“儿子”见面,她要给他最好的印象,许久,墨夏昨费尽力气才能把僵硬的头抬起来……

  第五章

  她跟火雪城错误的第一次全都是月亮惹的祸。

  都怪她不应该在那个时间分心,要是在漫画书上多停留一秒钟注意力,就能改写他们生命的历史。

  “喂,你有没有发现你胳臂上那只麒麟的颜色变了耶!”

  占据偌大的桌子,安静的书房中只有敲着电脑键盘的清脆声,火雪城旁若无人的打着生物报告,小学六年级的墨夏昨两腿打开,跨坐在椅背上津津有味的看着漫画。

  疯狂爆笑的情节令她时而开怀大笑、时而拍腿顿足,桌上一盘手工饼干几乎都进了她的肚子,就在她摸上空了的瓷盘时,眼睛一瞄,瞧见火雪城金色的刺青转成炽色的红。

  “有什么好奇怪的,月圆的时候它都会变。”他脸色臭极。

  老天爷就是没公平过,也不过多她几岁,功课就多得重死人,瞧她,以监督之名,行看漫画之实,他是男人必须为未来打拼,女人咧,就没有这种负担,男女真不平等。

  他不悦的是这桩,对自小就跟着他的麒麟刺青一点兴趣也没有。

  “是吗?你看,这边照到月亮颜色就比较深,像活的一样,”丢掉漫画,墨夏昨把他的手当滑鼠,“月光会改变它呢,真好玩!”

  “拜托你,这是我的手,不是玩具!”他抽回手,飞舞的十指在键盘上按下Enter,报告完成。

  如果这样就能叫墨夏昨放弃她便不叫墨夏昨了,抱着火雪城的胳臂,她不依的喊,“来啦,你到窗户旁边让我看清楚,这只麒麟太好玩,改天我也来刺一只,就刺在脖子上吧。”

  她把他的金色麒麟当反光贴纸玩,左翻右翻都有不同的颜色。

  火雪城想拯救自己的手臂,不料高举的臂膀釉着把他当秋千的小滑头,她两手吊着,无辜的眼光直在他的不耐烦里寻找认同。

  看她那副顽皮的模样,无法解释的复杂感觉猛然泛过他心底。她细致的指头摸得他心中一荡,身体倏然火热起来,一个丫头片子居然对他产生超乎寻常的影响力,他的脸悄悄变色了。

  “刺刺刺,刺你的大头啦,那么爱炫爱漂亮不如先把你的身材整一整。”

  “才不要!”她转转眼珠子,朝他作鬼脸。“只有色狼一天到晚想的都是脑皮组织外面的东西,就不能劳驾你充斥黄色废料的脑子想点别的?”

  “恐怕没办法,我生下来就是风流多情种,我也很苦恼。”火雪城佯装叹息。

  “少怄了!”

  “又没人非要你来不可,不顺眼你大可走人我不在乎。”他巴不得她快走,等等有约,他可不想带一个“茅房飞利浦”出去。“你给我下来,我的手酸死了。”

  “这样就喊酸?前几天那个辣妹整个人都挂在你身上,我可没听见你叫声累。”若要人不知,哼哼!

  “我的事不用你管。”

  墨夏昨受不了的嚷嚷,“你嘛帮帮忙,谁爱管你,我是在声讨我的人权,你知道吗,昨天干爹、干妈把我叫去问候耶,你不守夫道也就算了,还要我替你背黑锅,就因为我是你的挂名老婆,我什么好处都没拿到,还得每天紧迫盯人,你累,我就轻松啊?”

  “其实我也想拿绳子拴住你的腿不让你出去泡妹妹,但是绑得了人拴不住心,没用嘛,什么丈夫是老婆的责任?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跟你说,你不是从我肚皮蹦出来的,你的‘茶包’自己收拾!”

  火雪城的油条又不是从跟她结婚才开始,凭什么他的风流帐要扯上她?

  人家说妻凭夫贵,贵个屁!

  “你想要什么好处?”不承认这段婚姻的人不只他一个,不过,他才不在乎,别人的想法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正如别人也不用在乎他的观念。

  “这句话不是重点!”她甩开火雪城结实的胳臂跳下来。

  “我只对这句话有兴趣。”他好不好自己最清楚,为了父母,他已经牺牲生涯规划里所不包含的婚姻,其余的事,他一概不睬。

  “而且谁叫你猪头,你不去听训,他们又能拿你怎样?”

  “你这个没同情心、冷血的家伙!”

  “你这样说就错了,人生苦短,不及时行乐对不起自己的,再说,棺材里装的可不是只有老头子,谁哪时候要CKK(死翘翘)都不知道,不要太严肃啦,小学究!”他不自觉的摸摸墨夏昨光嫩滑腻的小脸,这一摸却摸上瘾,舍不得一下就松手。

  她比冬雪还白润的脸实在漂亮,比他在外头认识的任何一个妞都正点,奇怪的是她身上居然有股婴儿的软香,令他更想靠近。

  “就是因为有你这种过一天算一天的人,社会才乱象不断,你们到底想把世界搞成什么样子才甘愿?”颓废、糜烂、目中无人、胡搞瞎搞,直到世界末日真正到来?啊!她快受不了了。

  墨夏昨独自沉浸在气愤填膺里,好一会才发现脸皮发痒,等她看见火雪城不规矩的毛毛手,老实不客气的抓起来就咬下去。

  “哇咧!”他赶紧抽回受突击的手,牙印已经深陷。

  “别对我动手动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