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乱爱颓废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最看不起这种男生了。

  “夏昨,你呢?以后想做什么?”舞室笙不是普通的老师,身为教授的他,职业是考古,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来到日光城,丰富的学识被提拔成为四位皇子的辅佐大臣。

  墨夏昨噘着粉红的唇站起来,虽然她的身份比不上四位皇子,墨家却是日光城的开国功臣,居功厥伟不输历史杨家将的一门忠烈,因为官位世裘,她又是墨家唯一的掌上明珠,换句话说,她是个女爵,自然有跟皇子平起平坐的资格。

  不过她对自己的爵位没兴趣,一心要当自己,一个打击罪恶、挑战所有不公平的律师。

  相对的,火雪城散仙的表现让嫉恶如仇的她愈看愈不顺眼,只想鄙视、唾弃他。

  得到舞室笙的赞美,她骄傲得像只孔雀。

  只见她坐下来,粉嫩如白雪的小手翻出一把瑞士刀,楚河汉界的从桌面中间一划。

  “别靠近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火雪城那天生善于微笑的嘴,不以为忤的凉笑,手肘挑衅的跨过刚刚形成的界绒,“昨儿,你很有演讲的天分,我向父王推荐你出任跨国大使好不好?”

  “不要。”

  “不然陪我潜水,水底的珊瑚到了产卵的季节,很美喔。”大热天坐在让人昏昏欲睡的课堂上不如尽情游戏去。

  “我告诉你,年纪轻的时候不努力,老了你就准备当乞丐去。”听说律师很难考,她有一堆的书要看呢。

  “哈哈,老?”火雪城挑挑充满稚气的眉。“你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啊?现在就那么拼,拼一拚如果都带进棺材去不吃亏死了。”

  这……是什么歪理?!

  墨夏昨斜瞪着他,口舌便是他的天生利器,他就是有那种能耐,平时怎么看都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开口,三言两语就将死对方,气死人!

  “反正你要玩自己去,我要用功。”

  “你不会游泳对不对?旱鸭子一只。”他把白润的脸凑向她,几乎是脸贴着脸看她。

  墨夏昨小嘴一扁,被他这么一说,小小年纪的她哪里忍得住,“去就去有什么了不起!”火雪城嘻地一笑。对付她,激将法最好用。

  “不过,我们别去海边,去‘那里’玩吧。”

  “不行,上次害我挨了一顿刮。”他把课本竖高,免得交谈被发现。

  “怕什么,钥匙在你身上。”那地方是禁地,不只是冬暖夏凉,水瀑温泉繁花如锦,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他们爱怎么玩都行,只要不被大人发现就行。

  “也对,好吧!”不知天高地厚的两个小家伙暗中计划妥当……

  “叩叩叩!”指节敲打在桌面上的声响惊动了墨夏昨。

  昨日、今日,魂梦悠悠……

  她怎么在办公室里睡着了?

  “昨儿,怎么一脸发愁的可怜像,太想我了吧?”

  全世界别无分号,连酷斯拉也比不上的火麒麟栩栩如生的跃入墨夏昨的眼帘,大地气息的古龙水味继而抚慰了她神游太虚的神魂,她无神的凤眼张到极限……

  “你……谁让你进来的?”揉揉还不是很清晰的眼睛,看清楚那只金光波影的火麒麟不是迷梦里的幻影,她确定了要叫人拿盐准备驱魔。

  “我啦。”立在一旁的是安想霓。

  拿掉挂在头顶的卡第亚墨镜,一身春夏装宽松打扮的火雪城耀眼的站在墨夏昨简单的办公桌前。

  墨夏昨极力让自己看起来不会那么蠢。“真是抱歉了,敞公司的‘家教’不严,不小心让蟑螂跑进来,我明天会用力叫人多喷几瓶DDT,扫除脏乱。”柠檬色的山本耀司上衣,舒适的威尼斯绸裤,墨夏昨懒得研究他脚底是哪一家名鞋,总之,这家伙多年的症头没有好转,仍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名牌痴。

  “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骂人不带脏字,这丫头骂人的功夫精进不少。

  墨夏昨老实不客气的说:“你看过谁对垃圾客气的?”

  “哈哈,我真怀念你的伶牙俐嘴。”

  “我对恶梦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火雪城是她小时候的恶梦,想念?不必了。

  “你对救命恩人都这么‘客气’?”她的灿烂多了流光琢磨出来的风华,极致的美像花心的蕊,总是酝酿著令人无比心醉的真醇。

  能让他想念的女人真没几个,除了他那娇弱奶奶,墨夏昨是仅有的一个。

  “难道要我站起来鼓掌致意?要杀我的人比天上的星星还多,你太鸡婆了。”她不是过河拆桥的人,但是面对的人是他,潜藏在血液中的恶劣因子就表露无遗。

  “看看我的眼睛。”他非要纠正她树敌的坏毛病。多少年不见,她还是不要命的横冲直撞,嫌命长。

  “我眼痛。”她面色如土。

  哪容得墨夏昨拒绝,火雪城一指抬高她的下巴,强迫那双飞天的凤眼跟他对视。“我插手管了你的闲事,你就有那个义务提供我任何要求。”

  要钱?“你的花花王园已经为你这位大情圣赚到堆积如山的钱,用不着我拿钱渣给你撙鼻涕,小女子如我恐怕答应不起你一根小指头的要求。”她不会笨得拿钱砸他,那只会自取其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