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乱爱颓废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真是造孽唷!

  碧澄澄的海波冲刷着津巴兰湾的海岸线,辽阔的天地,华丽的酒店,在这种有钱是天皇老子的地方,可想而知,美丽的黄昏、夜晚的星空也都是要付费才能享用的,这些有钱没地方花用的阔佬,啧啧,奢靡的天堂!

  答厘风格的拉那伊式房屋。游泳池、小剧场、酒吧等,全都巧妙的镶嵌在繁密的花叶树林中。

  敞开的大厅门泄出一地璀璨流转的灯光,和徐如风的管弦乐曲编织出优雅迷醉的气氛,衣香鬓影的俪人浅酌琥珀汁液,低声交谈,这是一场不正式的拍卖会,拍卖物的身价肯定比她一介老百姓还值钱,这些附庸风雅的玩意她墨夏昨不感兴趣,不过,顺便开开眼界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她等着的那只狐狸还没出现。

  勾勒一下太过松垮的肩带,她心里喃喃抱怨,真是,什么酒店、什么人要衣装的臭规矩,这一身黑色的丝质小礼服贵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害她意外开支项目里又要多列出一项,要不是二一除五,扣掉租金、机票,整个Case可以实报实销,还有丰厚的赚头,她才懒得从台湾跑到这随便一动就流一缸子汗的苔厘岛逮人。

  拍卖的时间预定是一个钟头,已经近尾声。

  她轻松地替自己倒了杯葡萄酒,倚在美人鱼冰雕的旁边,粉色的唇缓缓啜饮着冰冷又带酸甜的酒,深不见底的眼瞳透过杯缘凝睇眼前的情况。

  她不知道自己曼妙的身段像朵绽放的花朵,吸引游离的蜜蜂准备过来摘采花蜜了。

  “Hi,我叫安德列·昆,有这荣幸能认识美丽的女神吗?”

  三件头的手工西装,啵亮到令人想吐他口水的皮鞋,好看是好看,却不是她喜欢的型。

  “没有!”墨夏昨柔软的唇轻吐。

  “女人最爱说反话了,你的不,就是答应喽?”

  这个女子冷若冰霜,一头黑发在水晶吊灯的烘托下氤氲着丝缎般的光泽,细长的凤眼往眉上飞飘,仿佛宇宙间的奥秘全在里头,象牙色的肌肤粉嫩如水,不言不语的冷冽神秘得不可言喻,好一个冰雕的美人儿,他喜欢。

  墨夏昨微掀如扇的长睫,沾了唇彩的唇弯成似笑非笑的弧度,不知情的人会被蛊惑吸引,只有她知道这是她穷极无聊猫玩耗子的轻蔑。

  自诩绅士的人被拒绝,通常顶多多说两句场面话保住面子就会摸着鼻子撤退,显然。这个全身明牌臭的男人不是很上道。

  安德列涎着笑,继续说道:“小姐,你这头乌溜溜的秀发比时尚杂志那些名模还亮眼,许多掌镜的导演都跟我关系匪浅,只要我肯推荐,包你一炮而红……”

  “假发。”她惜话如金,眼睛妩媚的瞟向涌向大厅的人潮,拍卖会结束,她要的人出现了。

  这东方美人简直大对他胃口,他就是偏爱这种无法言喻的若即若离,他血液翻腾啊。

  “呃,那也无妨,你的身材一把罩,拍写真会令全天下的男人喷鼻血。”这年头有哪个女人的行头是货真价实的,短发、长发,一点影响也没有。

  “你以为发明魔术胸罩的人是为了赚男人钱吗?”墨夏昨挺起腰杆,准备出击。

  “没关系,女人只要有脸蛋就行了。”安德列咬牙,脸色发白。这女人老实得不像话。

  “原来先生喜欢整过型的脸。”

  “哇拷,你全身上下没一块是真货!”他纵横花丛多年,今天被蛤肉糊到眼睛了。可是,眼前这个美人还是美得叫人流口水,不管啦,就算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是猪皮贴的,他也要尝尝。

  墨夏昨没空搭理这只色胚,她有正事要办。

  “小姐,我可以委曲求全,这间酒店里有我的房间。”色猪扑上来,妄想毛手毛脚。但是,他的指尖还来不及碰触那片冰肌玉肤.一把瑞士刀已经抵在他的胯下。

  “先生,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委曲求全?去!他肯倒贴她还不屑哩。

  要不是那把亮晃晃的刀真实存在着,安德列绝对会以为这是性游戏的前戏,跟事实毫不相干。

  他暗忖,要是能怂恿她拍A片里的SM女王,肯定比日本的饭岛爱还红。

  “你看不见我是个英俊多金的公子吗?”他还是不相信天下有能拒绝他的女人。

  墨夏昨冷冷的说:“我要是不小心在你脸上划个圈圈跟又又。不知道你还英俊得起来吗?长头发的娘娘腔!”这重击够让他阳萎。

  有些人就是天生贱种,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小姐……可以告诉我你的芳名吗?”虽然她讲话伤人,他不介意,看她美丽的小手将一把瑞士刀耍得虎虎生风,简直是帅呆了。呜……他一见钟情,眼睛冒出粉红色的爱心。

  他愿意拜倒在她的小礼服下,做她的爱奴,献上他迷人的屁股供她鞭策驱使……呃……哦,他陷入自己的幻想中。

  看他一点也没有迷途知返的表情,墨夏昨毫不怜惜的割破他一件上万元的西装裤。

  “别来妨碍老娘办事,下次可就不是一刀这么便宜你!”一个甩手,瑞士刀消失了,她又恢复千娇百媚的可人儿。

  一个女郎如此多面目,邪门得紧,可也正点透顶。

  “哇塞!”安德列握紧拳头,狂喜的大喊一声。

  一件西装裤算什么,如果这个神秘的东方女子愿意,他不介意奉上内衣裤供她割着玩,哦,就算要他的肉!他也愿意,哦,他的女神、他的蜜糖、他的安琪儿,他发誓,一定要把上她!

  墨夏昨一抬足就把安德列当作苍蝇抛在脑后,她拦住一个矮胖的男人。

  男人的症头似乎都一个样,她凤眼一扬,矮胖男人那色迷迷的表情比前一分钟才解决的痞子还叫人不爽。

  可以,意淫非礼,账目又多一条收入了。

  “黄董。”她纯粹是公事公办的口吻,听在有意的人耳中却变成靡靡之音。

  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不要白不要。

  搓着“两只蹄子”,黄建国收了一下怎么也缩不进去的大肚腩。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