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淘气红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〇


  “不是一言不合,我们说了很多。但他说话的内容,只强调他不爱我,以前不爱,将来也不会爱我了!”小萱又用毛巾掩面哭起来。

  刚巧佣人推着餐车到门口,子莹看了山秀城一眼,山秀城遣走了佣人,自己把餐车推进来,关上房门。

  平时小萱喜欢草莓奶昔,子莹怕她喝不下,给她一杯冻柠檬茶。

  “元健跟你开玩笑吧!”山秀城一边待候子莹喝木瓜牛奶,一边说:“昨晚你们拥作一团,他不爱你?”

  “他昨晚的确对我很好。”小萱喝口茶:“我感觉得到,他对我是真心的!”

  “我也看得出来!”子莹点点头:“我来到你们身边,哥哥还紧紧抱住你,昨晚我已认定他会向你求婚。小萱,你不会为昨天的事责怪他,令他下不了台,所以死撑面子?”

  “我怎会责怪他?”小萱抹着鼻子:“我也不瞒你了,昨晚我还开心得一夜睡不着,打电话向哥哥报喜,他还替我高兴,并托我代他向你说好话!”

  “你们是怎样冲突起来,令你哭哭啼啼?”

  “我们没有冲突,他一开口就为昨晚的事道歉,我表示不介意,但他介意,他说不应该这样做,因为他没爱过我。”

  “以前没爱过没有关系,经过昨晚,以后爱你就行了!”

  小萱一眨眼,眼泪又滴下来:“他说他不可能爱我。”

  “他不爱你,昨天为什么对你那么好?他连美茜的手都不肯拖。”

  “他说他昨晚喝醉了酒,酒醉糊涂!”

  “醉酒,他什么时候喝过酒?”

  “他喝过鸡尾酒!”

  “鸡尾酒怎会醉人?”山秀城不以为然地说:“他喝啤酒、香槟,甚至喝白酒,他也从来都没有醉过。”

  “他在美国,一有空就自制鸡尾酒,虽然他不喜欢喝酒,但喝一两口白兰地也不会醉,何况是鸡尾酒。”子莹很生气:“我要去问问他,他到底玩什么把戏?”

  “子莹,不要,他会怪我的!”

  山秀城低头想,昨晚一看吕元健的神色,就知道不对劲,难道他把小萱当作子莹?

  若真是这样便严重,证明吕元健仍然爱子莹。

  兄妹肯定不能结合,或者吕元健旧情难忘,对子莹依依不舍,又或者他终身不娶,那是他的事。山秀城是不会让他拖累子莹,要她一辈子做老姑婆。秀城认为情况严重,要速战速决。

  “子莹!”他来到子莹身边,拖着她的手:“小萱一晚没有睡过,我们让她好好睡一觉!”

  “我想,我留下来也没有意思。”小萱委委屈屈,又用纸巾抹抹鼻子:“我还是回家比较好,我怕元健看见我尴尬。”

  “他尴尬是活该,你现在不能走,重要关头,走了岂不攻败垂成?”山秀城说:“你应该留下。你和元健的事,我和子莹一定会再为你解决,当你一觉醒来,可能发觉一切完全不同!”

  “对呀!我会站在你这一边!”

  “安心休息!”山秀城和子莹把餐车推了出去,顺手关上门。

  “你有什么办法……”

  “嘘!”山秀城把手指按在唇上:“我们到游戏室谈!”

  “小萱那么一哭,都烦死了,还玩电子游戏机?”

  “不是去玩,是聊天,那儿清静,元健不会单独进去!”

  “我们应当马上找哥哥说清小萱的事,他这样不负责是很不应该的!”

  “跟他谈也没有什么用,我认为问题在你身上。”山秀城把餐车推进游戏室,餐车上还有几杯饮品。

  “我?”子莹随便坐在椅上:“关我什么事?”

  “你到底关不关心元健?”山秀城一面关上门一面问。

  “当然关心,问也是多余。”

  “想不想他幸福?”

  “想呀!”子莹没好气。

  “要你牺牲自己成全他,你肯不肯?”山秀城进来进去,给她一杯星洲饮品——珍多冰。

  “只有他幸福,小萱不那么伤心,我愿意!”

  “元健以前是你男朋友,爱过你,是不是?”

  子莹点了点头,在吃绿豆冰条。

  “他可能要对你们的感情负责,所以,就算情不自禁,爱上小萱,但你一天不结婚,他也不肯谈恋爱,因此而拒绝小萱!”

  “你是要我结婚?嫁谁?”

  “你现在有三个男朋友:李明宗、毛小靖和我,你比较喜欢谁?”

  “我没有比较过,大家都是朋友嘛!”

  “现在你要考虑一下,如果你真心关心元健。”

  子莹咬咬下唇,一杯珍多冰已经喝光、吃光。她暗自思量,三个朋友嘛:外型、学问、家庭背景,最会讨女孩子欢心,当然是山秀城。于是她说:“真要选就选你吧!但是,我十七岁不到,年纪那么小就要我结婚!我还要上大学,替社会服务!”

  “我很高兴你选中我……”

  “我没有选中谁,是你要我作比较。十六、七岁嫁人,太儿戏!”

  “你对我印象最好,但并不等于爱我,是不是?”

  “唔!我正是这个意思!”

  “你年纪实在小,应该多念几年书,多玩几年;要你做贤妻良母,我也不忍心,根本你还是孩子!如果你不肯,也不能怪你,但我们不能帮助元健。”

  “没有其它办法吗?”

  山秀城胸有成竹,还是侧着头想:“有!这办法可以说是十全十美,但是,我怕你还是不肯。”

  “既然十全十美,又怎会不肯?”

  “订婚!你若是订了婚,元健对你也应该心死。同时,他可以安心去爱别人,也不会良心自疚,认为对你忘情负义。”

  “订婚?”子莹心里想:订婚应该和结婚不同,订了婚仍然可以往在自己的家里,不用和男人睡在一张床上,更加不会生孩子;最好是不会变成少奶、太太,不必守住个家,仍可继续上学,对她应该一点影响都没有。但对元健就不同,她订了婚,说不定他正式做了牙医便会结婚,起码也可大大方方谈恋爱。

  “订婚对哥哥有好处,对我有什么坏处?我需要牺牲一些什么?”

  “订婚最大的坏处,是你有个未婚夫,有些男孩子不敢追求你!”

  “我可不在乎,三个已经太烦。”

  “牺牲呢!是牺牲了交男朋友的权利。订了婚的男女,要向对方负责,比如你选了我做未婚夫,那么,我便不可以再和任何女孩子来往,否则我便是负情;你也一样,选中一个,其它两个男朋友便要放弃!”

  “那和结婚差不多,束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