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淘气红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一


  “昨天你送爱诗回家。他把我叫住不让我开车送你们,你知道的!”

  子莹想了想说:“不错,是我截出租车送爱诗回家,哥哥把你叫住,到底有什么事?”

  “他禁止我追求你!”

  “妈都不管,他做哥哥竟然摆权威。但理由呢?”

  “他列举的理由很多,首先说我是个花花公子,以前女朋友许多。我向他解释:每一个人未找到理想时,应该多交朋友多作选择,比如他也有美茜、爱诗、小萱,你也有李明宗、毛小靖和我几个男朋友;但当找到自己的理想时,便要专一。我自从认识你之后,从未和任何女孩子来往,你已确知。子莹!我说得对不对?”

  “对呀!就算你除了我,还和其它女孩子来往,我也不会生气,因为我们又没订婚。”

  “但我对其他女孩子已经没有兴趣。子莹,我对你是专心一意的。”

  “谢谢!他还有什么理由?”

  “他说我年纪比你大!”

  “没大太多,不超过八年我可以接受的!”

  “他认为我们不相配!”

  “配不配我自己决定,等于我也没有硬性规定他要配爱诗或是美茜?”

  “子莹,你明天有没有测验?”

  子莹摇一下头:“上星期刚测验过。”

  “那我们去吃下午茶,舒舒服服地谈!”

  “他还有话说吗?”

  “有!你可能听了要吃雪糕降火!”

  “那么刺激?那我先吃雪糕……”

  子莹喝口冰水,望住维多利亚海,吁了一口气。

  “子莹,你的雪糕新地来了!”

  “啊!”子莹边吃冰淇淋,边问:“哥哥说了什么火爆的话?”

  “他的话,我怕你听了发火!”

  “想我发火?没那么容易。我是水做的,何况还有雪糕、冰水!”

  “元健说:我是个年轻商人,常会在上流社会出现,而你只不过是个中学生……”

  “不!是预科生,就快是大学生了!”

  “我也是这样说,但他认为我应该找个成熟些,学历……”

  “明白啦!他认为我幼稚无知,和你走在一起,影响你的身份。”

  “他没有这样说。元健的意思,我女朋友要对自己的事业有帮助!”

  “我不同意,事业和女朋友是两回事,等于事业和爱情两回事。我事业上需要助手,可以聘请秘书、经理……女朋友不是替我做生意的!”

  “严格地说,我是不大适合你,我不懂做生意,又不会交际应酬;男儿头、十三点、小八婆……缺点数成箩。”

  甘子莹吃完雪糕吃黑森林蛋糕:“你是个成功商人,应该有位成熟、美丽、有女人味道、学识丰富的女朋友,和你出入上流社会,我承认自己又乡又土,我从未参加过什么慈善餐舞会,也没有出席过大BALL,正正式式的晚礼眼、高跟鞋,我一次都没穿过。”

  “你不是不能,是未尝试过。以你的聪明,人缘好又可爱,什么大场面你都可以应付;中文不用说,英文也很好……”

  “我小五就开始念法文,我也懂法文呀!”

  “啊!我以前认识的女孩子都不懂法文。我也只会三言两语,去欧洲公干没有女秘书根本应付不了!你比我更棒。”山秀城乘机讨好她:“你真是石头里的一块宝玉,元健根本不会欣赏!”

  “是嘛!他老当我小孩子,其实我也不是笨猪!”

  “你不怕接受挑战?”

  “当然不怕!”秀城已看到她的好胜心理,她还踏进陷阱:“挑战什么?”

  “下月有一个慈善时装餐舞会,你和我一起参加,怕不怕?”

  “有什么好怕的!”她马上就答应了。怕?甘子莹就不大会写个怕字!

  “一言为定!”

  “得啦,要不要和你击掌为誓?”子莹满不在乎。

  “那倒用不着!”山秀城忽然有所担忧:“那天恐怕未必轮到我!”

  “约会时间我有权更改,就怕遇上测验。”

  “绝对不会,那天是星期六。”

  “那就不成问题,”子莹看看腕表:“走吧!我还没做好功课,笔记乱得很!”

  “回家不要和元健吵架!”

  “吵什么?他说的我全认了!”子莹挥挥手:“和他吵倒不如让他看事实!”

  山秀城接过她的书包,到大门口开车,因为已有侍者替他把车由停车场驶出来。

  “元健看见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和我一起前赴餐舞会,他一定会很惊讶你是如何的出色!”

  “糟糕!要缝晚礼服又要穿高跟鞋,这些小事反而烦我!”

  “不用担心,一切我会弄妥当。”

  平时甘子莹差不多四点钟便回家了。

  但遇上学校有什么球类活动,她便五点多才回来。

  元健四点钟就在花园等,在花园里团团转了许多次。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