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淘气红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三


  “哥哥,你把我拉过来低叫低说,很没有礼貌,毛小靖还以为我们说他坏话呢!啊!我们也该出门去接美茜了……”

  以后每次出去,不是小靖便是明宗,连山秀城也加进来了。

  元健很不开心,不过回心细想,今非昔比,他已经不是子莹的心爱表哥,做哥哥没有权去禁止妹妹交男朋友的。

  他必须控制自己,面对现实,就算他对子莹的心未死,但是他将来还是要娶妻,子莹要出嫁。

  有时候,他真是有点怨恨父母,他们不该未婚生子,他们更应该一早就公开他和莹莹的身世,元健对子莹的感情就不会放得那么深。

  所以他在半反叛下,仍然叫父母为姑丈、姑姑,连母亲买的新衣,他也提不起兴趣穿起来。

  “美茜,两月之期就快满了,你和哥哥怎样?爱诗还有没有机会?”

  “我们每次约会,你都在,你看得出我们的情形。”

  “说良心话,我没有怎样注意你们,我怕插在中间,阻碍你们,况且,最近我自己也交朋友,我得留心点,看看谁最好!”

  “你们两兄妹真是宝,你哥哥可以从三个女孩子当中挑选一个,你也可以在三个男孩子当中挑选最好的。”

  “这是巧合。其实,美茜,你也有男孩子追求,你也可挑选他们。”

  “如果他们的条件有你哥哥那么好,我当然会逐一挑选,可惜都是垃圾,我只得被迫像货物一样由你哥哥挑。”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其实,哥哥对你不错。星期六,日假期,总陪着你!”

  “我也希望他选中我!”美茜非常的无奈:“可惜主动权不在我这儿。爱诗有没有机会,还得由元健决定。”

  “你可以当面问他,叫他坦坦白白向你招供!”

  “我不敢问他,怕他反感。”美茜求着:“你代我问好不好?”

  “当然不好,你一向敢做敢为,什么事不敢做?”子莹把头一摇。

  “就是这个难倒我,我不单是不敢,而且好怕。求你,帮帮忙嘛!”

  “哼!没出息。”子莹敲敲她的头。心想,红娘不易为啊!

  “喂!我跟你说正经话呢!”子莹倒在元健的床上,手中拿着一串提子,仰起脸,一颗颗地吃。

  元健叉起腰,站在床边望住她,她常会令他生气,元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仍然喜欢她:“我问你,毛小靖、李明宗、山秀城,你到底喜欢谁?”

  “都喜欢,朋友啊!”

  “总会分个高低,不可能一视同仁,哪一个占优势?”

  “何必那么快分高低?我们只是朋友,我又不想嫁人。挑丈夫,就未免太早。朋友呢?个个都不错,各有千秋。”子莹突然想起:“唏!是你问我呢?还是我问你?”

  “你可以问我,我不可以问你?”元健坐在床边的椅上。

  “我刚才已经回答你,满意啦!”子莹扔了提子的秃枝:“你到底对美茜的印象怎样?两月就快期满。”

  “她是你的好朋友,你的朋友都是好的!”

  “不!这回答太笼统,不成理由。好是一回事,适合不适你是另外一回事。全世界都是好人,凡是好的你都娶她做妻子?”

  “我不知道谁适合做我的妻子,我又没有结过婚。”

  “先别谈结婚。美茜到底是否适合做你的女朋友?如果你喜欢,不!如果你认为她适合,你就和她继续下去,感情会一天天增加!”

  “我记得你和我一样,也有三个选择。陈美茜之后,应该是李爱诗!”

  “吓!原来你喜欢李爱诗?”子莹从床上跳起来:“你眼光也不差,爱诗的确是最美丽。”

  “我不知道谁最美丽,我就只知道下一个是李爱诗,最后还有毛小萱!”

  “你这花心鬼……”

  “是她们主动让我选择。”元健的样子带点不屑:“外国男孩子真的那么吃香?香港的男孩子真丢人!”

  “你怎能这样说?哥哥,你最近变了,你以前不说刻薄话的。”子莹诧异地望着他。

  “我和从前不同,今天的元健和以前是两个人。”元健冷笑:“以前姓吕,如今姓甘,嘿!”

  “姓甘令你羞耻吗?”

  “不是!不过,我什么都失去了!”

  “你到底失去什么?”子莹真是莫名其妙。元健变得很怪,常常露出愤世嫉俗的样子。

  “一切!”他摊一下手,又用手按住了前额。

  “怎会呢?你虽然死了个养父,但有亲生父母,还有个妹妹!”

  “我从前没有兄弟姐妹更快乐!”

  “你是不喜欢我这个妹妹?我可以接受你,但你为什么不能容我?”

  “我不是这意思,你根本不明白。”

  “我是不明白,麻烦你清楚告诉我。”

  “你年纪太小,太天真、太纯洁,你是不会明白,而且也不必明白了!”他仰起头,吸了一口气:“我很疲倦,你也回房间睡觉吧!”

  “好!”子莹走下床,直走出元健的房间,当她回到自己的卧室时,心里忽然很难过。

  元健一向对她好,疼她、宠她。今天竟坦然说没有兄弟姐妹更快乐。反过来说,他有这个妹妹,是令他一直不开心的原因?怪不得他由美国回来后,人全变了,原来他不喜欢有个妹妹。

  为什么他疼爱表妹,讨厌亲妹,我对他有阻碍吗?哪一方面?分父母的爱?争家产?

  她是不会争的,爸妈全爱他,她不会介意,谁叫她是个女儿,又不能传宗接代;甘家的家产她也没兴趣,她念书好,将来还怕没本事养自己?

  想不到元健那么俗气,器量那么窄,他不喜欢她,好!她也不在乎他,算了!

  第二天,子莹看见元健马上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免惹他讨厌。

  其实,昨晚元健也不好过,从小到大,两人感情融洽,昨晚他说话不当,还下逐客令,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对子莹。看见子莹没声没气地离开,他心里不忍,就是没开口留住她。

  他曾经说过,只要子莹快乐,可以牺牲自己,他和美茜她们来往,也是要讨子莹开心,但是昨晚他偏偏就让子莹不开心。

  现在子莹还避开他,他心里疼,骂死自己,他连忙追了上去:“莹莹!”

  “什么事,哥哥?”她冷冷的。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元健垂下头:“昨晚我有点不舒服,好想睡觉,人心里烦躁,便胡言乱语也不知自己说了什么,只知道得罪了你。莹莹,都是我不好,但我是无心的,你不要怪我!”

  元健这样说,子莹马上心软,一切不开心都渐消解。

  “莹莹,你肯原谅我吗?”

  “没有那么严重,”子莹笑了笑:“你也没犯错,你只是说不喜欢有兄弟姐妹。”

  “我乱讲,可能情绪不稳定,其实,无论过去、现在、将来,我永远喜欢你!”

  “但你比较喜欢我做你表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