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淘气红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


  “不是整个美国,是整个加州。譬如:我们这儿洛杉矶、三藩市,这个台全日都播放中文节目。不过,也不是完全一样,你们香港观众幸福些。”

  “有什么不同?”

  “你们在香港看电视是不用付款的,但,这儿要交费用。”

  “交多少钱?”

  “数目很少,每月大约几十元美钞。详细情形我不大清楚,因为这是阿祖特地为你而设。除此之外,香港的都是新剧集新制作,是不是?”

  “对!但也常回放。”

  “回放都是不重要的时间……”

  “非黄金时间。”

  “对!非黄金时间。但这儿的全部制作,除了新闻报告,都是香港曾经播映过,分别之处就在这几方面。”

  “美国毕竟不是华人社会,有一个中文台已经很不错。阿祖待我真好,我明天就要向他道谢。”

  “你不必向他道谢,他的休息间也安装了。”

  “他为什么要花钱安装,他又不懂中文。”

  “除了收看翡翠台还有其它几十个电视台收看。最重要的,是翡翠台常有小礼物赠送。”

  “礼物?什么礼物。”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问阿祖,相信也只不过是一些新产品样本。”

  “其实,香港人能在美国看到翡翠台,应该已经很开心。最近,很多人移民外国。那些移民外国的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婶婶伯伯,他们既找不到麻将搭子,又不会说英语,闷都闷死。现在不同,每天对着翡翠台,日子容易过,他们在香港最大的娱乐,还不是看电视?况且香港地小人挤、动荡、居住、教育……问题都很多。相信现在的老人家也不会怕移民外地会寂寞。

  “莹莹!”元健揽住她的肩膀:“你也移民来美国?”

  “我就没有这个需要:我家居环境很好,我能应付香港的教育。而且香港有爸爸妈妈,三个知己和许多朋友。在这儿,只有你和舅舅。”她打个呵欠,关了电视:“我要睡觉了!”

  吕元健吻了吻她的额头,道了晚安才出去。

  甘子莹真是喜欢运动,就如同她喜欢吃东西一样。她每天六点便起床游早泳,一游便两个半小时,等舅舅和吕元健起床吃早餐,她便穿上泳袍陪他们一起用早点,直至送了舅舅上汽车,眼看车子离开花园,舅舅上班去了,她吹干头发,换套网球装,便要吕元健陪她打网球。

  她是篮球和排球的高手,但是却不精于网球,她要趁这两月时间操练,回学校以最佳状态加入网球组,不久又可以为学校争光。

  舅舅家有泳池、网球场……玩运动十分方便,起码甘家的房子就没有私人泳池和网球场,只有前后两个花园。

  吃过午餐,稍作休息,吕元健习惯下午游泳保持身型体重,他也是学校的篮球队队员,常出赛打败各州校队。

  甘子莹跑来跑去,找寻她的嗜好,她也喜欢到天台打筋斗做各项体操,因为天台上全铺上人造草皮,还盖了个露天茶座,玩倦了坐下喝杯冻奶昔。

  这天她靠着围墙喝蜜瓜奶昔,左看右看,看见左边邻居的花园有许多黄玫瑰,两只贵妇狗在草地玩,一只叫小芝华华,在一辆有篷的BB车睡午觉。

  “咕,咕!”甘子莹看得笑了起来,那些小狗好有趣啊,不知道它们的主人怎样,只见一个穿制服的黑人女佣,拿了瓶奶喂小芝华华。

  右边嘛!她一看再看,眼睛瞪得好大,越看越稀奇,她放下玻璃杯子便一直往下跑,一口气不停地跑到花园,把吕元健由泳池拉上来。

  “莹莹,发生了什么事?”

  “艳遇,快点。”

  “艳遇是什么意思?”吕元健匆匆拿了条毛巾,往肩膀一搭。

  “我……我不会解释,你看了便知道,总之担保你大开眼界。”

  到天台甘子莹拉他到右边:“你看,你们家右面领居,有位惹火宠物,大胆豪放是不是?”

  一位金发女郎,全身只穿了一条极小的红色三角形内裤,伏在一张沙滩椅上,动也不动。

  “就为了这个?”

  “啊!她还不算吗?金头发,身材好,差不多都脱光了,还不够香艳?”

  “外国的女孩子,很喜欢晒日光浴。你若到沙滩一走,担保你眼睛都花了,她们连内裤都不穿,有些还正面躺下,这儿的女子不害羞。”

  “你是说,你以前已经见过?”

  “见过?常见,这儿是比华利山,女明星特别喜欢裸体晒日光浴。”

  “你真好艳福,可以欣赏那么多美女。对了!比华利山是荷里活明星聚居之所,隔壁那位是不是明星?”

  “我不大清楚,我和邻居没有来往。阿祖会知道,一般管家常会聚会。”

  “你常看她们不穿衣晒太阳,会分不清楚谁是谁?”

  “谁说我常看?我哪有这么无聊?我根本不喜欢外国女孩子,人高马大又粗又不斯文……”

  “哎唷!你为什么这样生气?”甘子莹见他呱呱大叫,满脸通红,便拉他坐下来,给他一杯薄荷冰:“来!下下火,气就消了。”

  “我不是生气,是怕你误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