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你孤立无援!”

  “你不帮我吗?”

  “我当然尽能力帮你。蝴蝶,你的肚还痛不痛?”

  “怎会不痛?”

  “我请医生回来!”

  “不用烦,过几天就挨过去了。”

  “皮都破了!”雯雯同情地轻抚她的脸:“擦点消毒药水。”

  “小意思,我不会在意,那一脚才真惨,我都不理。”

  “那你有什么打算?”

  “把康伟男抢过来。”蝴蝶想都不想。

  “好!既然你不做,她也冤枉你,但是,你根本不认识康伟男,对他又一无所知,你向陆松柏打听?”

  “我才不会那么笨,他们是一窝,江森的事,我就栽在陆松柏的手里。”蝴蝶似乎胸有成竹:“我的确对康伟男一无所知,但我可以请私家侦探。”

  “出动私家侦探?要花不少钱?”

  “我户口有钱,若不够你也会助我一臂之力吗?”

  “钱不是问题。去哪儿找私家侦探?”雯雯用手指节敲脑袋:“呀!我想到一个人,他可以为我们办妥一切。”

  “谁?”蝴蝶皱皱眉。

  “波比!查康伟男的事,交给他去办,男人做这些事方便些!”

  “好,请波比帮忙……”

  蝴蝶从雯雯家回来,便给松柏捉住。

  “蝴蝶,你长大了,已经不再是几岁的小黄毛丫头。”

  “我长大了吗?有人尊重我长大了?”

  “长大了就不应该动不动就出手打人!”

  “你是说我打陆玫瑰,我打她吗?你看见她挨打吗?”

  “应该说,你们不应该打架,但是,你先动手,你把她打伤了,她才还手,你承认不承认先动手?”

  “我承认,是我先掴她一个巴掌,但你知道她怎样对我?怎样侮辱我?”

  “玫瑰一向斯斯文文,一吵就哭。”

  “骗人,假装,她说话不知道有多毒多脏,还说她斯斯文文?”

  “毕竟是句话,打人会受伤。”

  “她没有打我吗?谁的伤重些?”她的腹部挨了玫瑰狠狠一脚,他慰问的,应该是她。

  “你身体一向比她好,你又是运动能手,你打她一个巴掌,她也挨不住,何况她的脸又黑又青又肿,她连学也不能上,你脸上才只不过几条抓痕,你打她,她难道不应该自卫?”

  “嘿!你真是大条道理,”蝴蝶气坏:“你看什么都看表面,她有没有脱光衣服给你看?她身体其他部份有没有半点伤痕?”

  “蝴蝶,你太过分了,怎会说这种话?怎可能叫二姐脱衣服。”松柏薄责她。

  “因为你要做正义之士,那末就要查明真相,不能看表面证供。不错,我们是互挥互打,我是乱打,而她好像有预谋,专挑我身上打,大概不想留下疤痕在脸上,让人知道她对我那么狠,不过说真的,她拼尽力,也只不过打痛我,打不伤的。但是,她在我肚子狠狠踢了一脚,我差点晕过去,痛了几天,我才是真正受伤。”

  “玫瑰狠狠踢你一脚?”松柏很吃惊,那一刹,他是相信的,但不到一分钟,他摇头:“玫瑰不会踢人的,她也没能力踢痛你,就算她踢你,你身手那么好,一定会避开,或者抓住她的脚把她摔向地上。不会,不可能!”

  “你对了一半,我是不会任由她踢的,但是,当时管家和佣人围着我的脖子和上身,我身子动不得也来不及防备……”蝴蝶眼眶发酸:“我怎也想不到她要我的命!”

  “既然有佣人拉开你,也有人拉开玫瑰,你们被拉开,她想踢你也踢不到。我也问过管家,他们到露台时,你正骑在玫瑰身上打她,他们赶去分开你们,一切打斗便马上停止。”

  蝴蝶捂住脸一会:“她早已收买了管家!”

  “那更无稽,收买?玫瑰不是坏人,她是小心眼,脾气无常,但你把她说成是个奸人,不可能。”

  “好!她是天使,我是奸人,你来看!”蝴蝶亦不想多讲,她突然拉住松柏的手,把他拖进卧室:“我脱掉裙子,你可以看见我肚皮上的伤痕,已经发青黄了!”

  “蝴蝶,你太过分了。”松柏一脸通红,摔开她的手。

  “你不敢看,请钟医生来替我看。”

  “两个女孩子打架,已经很惹人非议,还通知钟医生,事情传出去,爹地真会打你的。”

  “你到底想怎样?”蝴蝶顿足。

  “你不应该打二姐,打人是不对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掴她一个巴掌,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她迫我打她的。”

  “我说过,那始终是一句话,但你把她打伤了,君子动口不动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