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傻女,当然有分别,一大班男男女女去看戏、吃饭、远足、游览,只要其中有男性,不论多寡,已经算是交男、女朋友。拍拖呢!是你很喜欢一个男孩子,和他单独出外找节目,男女单独约会,而彼此又有爱意,就是拍拖。”

  “那二姐不到二十岁就拍拖了!”

  “哪有这回事?”

  “为什么没有?江森呢?”

  “宝贝,她是二十岁那天才请江森回家做舞伴的。”

  “但她自己说,半年前江森已经追求她,若是真的,他们不是拍拖吗?”

  “过去的事别提了,何况又是不开心的往事。”

  “偏心,总是偏心,玫瑰未到十九岁就可以拍拖,有不利她的就别提。连这种事也不公平,何况其他?”蝴蝶口中无语,绝不心服。

  “爹地答应过我和二姐,等我们进了大学就可以交男朋友。”蝴蝶唠叨:“二姐可以的,为什么我不能?爹地这样做算不算不守信用?”

  “你还没进大学,等你进了大学,遇到了一个令你着迷的男孩子,我一定为你争取。”陆太太疼爱地捏捏她的脸:“脸蛋儿都红了,不是生妈咪的气吧?”

  “噢!不是。”陆太太刚才的话中听,所以蝴蝶急忙否认:“我一向面色好,红红白白!”

  “不害羞,臭美。”陆太太呵呵笑。“妈咪!”蝴蝶靠在陆太太的怀里:“你去了外国,会不会为我留意,有没有英俊的年轻贵族后代?”

  “会!我也希望有个贵族女婿!你喜欢怎样的男孩子?”

  “年轻、英俊、有型、有学识、有教养、风度翩翩,名门之后……应该还有其他条件,总之一定要出色过人。”

  “那岂不是十全十美的白马王子,有这种人吗?”

  “当然有……”康公子三个字未出口,她就停住了。既然有康公子这样的人,一定有人比他更好,所以她说:“我慢慢等待,总会有。”

  “对!慢慢等待,反正你小。”陆太太突然想起:“你订的那辆日本小跑车,什么时候到?”

  “两个星期!不过我暂时可以用雯雯的宝马跑车。”

  “你是新手,小心驾驶,出去还是坐家里的车,反正司机闲着。”陆太太亲切叮咛:“我和爹地放了五万元进户口,你要钱用还可以问哥哥要。”

  “家里衣食住行都丰足,我根本没有机会用钱,给我那么多钱没用处。”蝴蝶心想:让我和二姐平等才实际。“钱怎么没用的?请同学看戏、吃饭,我不想你老沾雯雯的光,她也是孩子嘛!”

  “她最喜欢付帐,她要做大家姐,我老抢不过她。”

  “那就送她礼物,乱花钱是浪费;钱存着不用,是守财奴,我希望你做金钱的主人。”

  兄妹三人送了父母和大姑妈。离开机场,松柏要赶回公司开会。

  司机送玫瑰和蝴蝶回家。

  蝴蝶吱吱喳喳,唱了半台独脚戏。

  玫瑰和刚才完全换了样,不说话,板起面孔。

  蝴蝶没趣了,就问:“二姐,你为什么不说话?不舒服?”

  “本来舒服,是你令我不舒服。”她望出车窗外,脸是冷漠的。“我?我怎会令你不舒服?”

  “你嘴巴没停过发出噪音,令我耳朵不舒服。”

  “聊天呀!平时都是这样,你今天特别。不!之前你一直有说有笑,是你突然不喜欢说话。”

  “对!现在我不喜欢说话,你也收声,不准烦我!”

  “不说就不说,情绪化,一时一样。”蝴蝶喃喃地:“怪人!”那天晚上松柏工作忙,没回家吃晚饭,饭桌上只有姊妹俩,今晚蝴蝶也不喜欢说话。晚餐吃素,全部是素菜。

  偶然吃素很新鲜,又可清理肠胃。

  蝴蝶偷看玫瑰几次,她自顾自吃,把蝴蝶当透明人。

  蝴蝶想不清楚,她什么时候开罪了玫瑰?

  既然没趣,第二晚她就在雯雯家吃了饭,做好功课才回家。

  出乎意料之外,玫瑰在大厅等她,一看见她便拉长了晚娘面孔,大吼:“你怎么老爱在曾家吃饭?家里没饭开?”

  “你怎么这样凶?”连父母也未试过对她这样恶声恶气,所以她反驳:“我又不是第一天去雯雯家,由小去到大,连妈咪也不管我,你凶什么?”

  “妈咪是妈咪,我是我。我现在是家中女主人,我有权管你,今天算了,以后你要守家规,还有,不回家吃饭要预早通知我,起码给我一个电话,这是家,不是酒店。”

  “你……”蝴蝶还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玫瑰已经回到房间去。

  第三天蝴蝶下课后回家,玫瑰已出去了,连松柏也没有回来,管家说他们都留了话,有事赶不及回来。

  蝴蝶一个人吃饭,又是吃素。“我不喜欢吃中国菜。”蝴蝶对管家说:“给我弄四块黑椒牛柳、一个牛油果忌廉汤、还有一个杏仁班戟。”

  “三小姐,现在每天由二小姐写菜单,今天的菜单六菜一汤一甜品,都在桌上。”

  “我不喜欢吃素菜,叫厨子煎牛扒很困难?”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