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没有。”家事就不方便提,亲姊妹争一个男孩子也不是什么光彩事:“我希望全心全意考试,多拿几个A送给爹地。我考完试再给你电话,嗯……”

  考完试,蝴蝶的心情亦已平复了,除了对松柏心有芥蒂,对其他家人亦已原谅。

  暑假他们到表姐彭美娜家中住宿,因为雯雯还没有回来,而另一方面,她是不想和松柏大接近,像以前那样兄妹同心亲亲密密她做不到了。住到表姐家里去,首先父母放心,此外,松柏要见蝴蝶,想扮演好哥哥逗妹子欢心,那就一定带着彭美娜,进进出出,也是三个人。

  彭美娜非常感激蝴蝶,老是说:“你这样帮我,我一辈子不会忘记,将来你要我做什么事,我一定尽力去做。”

  “大冬天要你跳下海呢?”

  “跳。”

  蝴蝶哈哈笑,由后面扑上去揽住她的肩膊:“你好好把握机会,哥哥嘛!算了。你还是我喜爱的嫂嫂。”

  “你和松柏的事情不是最好吗?”彭美娜握住她两只手,回头看她。“哥哥不疼我了,他疼二姐。”

  “不可能的,他们两兄妹根本性格不一样。”

  “他是长兄,他疼我或二姐都无所谓,但他不该口是心非,用不着嘛!他若不高兴不理我,我反而不怪他。”

  “不会的,他从小最疼你了,你们之间会不会有误会?我替你问问松柏?”

  “不必了,两姊妹争一个男朋友已经够羞人,连亲哥哥也争?或者我长大了讨人厌。”

  蝴蝶真的不再把不愉快的事放在心上,雯雯回来补考时,蝴蝶到她的家里去,因为到雯雯家方便些。这天蝴蝶无意中看日历,一看,她突然拍着手欢呼起来。她跳进母亲的房间里,母亲正在梳头发。

  “妈咪!今晚又陪爹地应酬?”

  “唔。”陆太太懒懒地:“替我选对耳环好吗?”

  “不是整套戴吗?”

  “普通晚饭罢了。”

  蝴蝶看见挂着件翠绿色的真丝旗袍,两边肩膊钉满假珍珠。

  她为母亲挑了对绿宝石镶碎钻耳环,下面垂着颗珍珠,那可是百分之一百的真珠宝。

  “妈咪,你以前最不喜欢应酬。”

  “现在也不喜欢,但你爹地硬要拉我去。以前我还可以说孩子小,如今你们都长大了,我没有借口;而且你大姑妈常说,四五十岁的男人最花心,要我看紧你爹地。”

  “大姑妈向来夸张。”蝴蝶不以为然。

  “别让你爹地听到了!”陆太太侧过脸,用手指点点女儿的脸:“你进来不是叫妈咪不要去应酬吧?”

  “当然不是!妈咪,还有两个星期,我便是十八岁了。”

  “我记得。是不是?连最小的女儿也长大成人了,时间过得真快。”陆太太轻叹了一口气,她拿了旗袍到更衣间,她提高声音说:“你十八岁生日,我和爹地送你一张信用卡,最高限额是二十万,你可以买一部日本跑车。”

  “附属卡?”

  “不是,过几天便会带你去银行办手续签名。”

  “不是二十一岁才可以申请信用卡吗?”蝴蝶好奇:“我有什么信用?”

  “你爹地有信用,而且银行的规例也不是一成不变。当然,你还不能拥有你哥哥的那种信用卡,二十一岁吧,到时你可以用信用卡买到你喜欢的保时捷。”陆太太由更衣间出来,戴上耳环,她照了照镜子,拉一拉旗袍。她四十几岁,三子之母,仍然十分高贵秀丽。

  “妈咪,你好漂亮。”蝴蝶由衷赞叹。

  “老啦!”陆太太摸摸女儿的下巴:“一切美丽光彩,都留给你了。”

  蝴蝶嘻嘻地笑,好开心,她抢着去为母亲拿批巾、手袋。

  “妈咪,我十八岁那天,也会请许多亲戚、朋友回家吃饭,告诉他们,我也长大了。”

  陆太太停住戴手套的手,笑容也凝了一阵,但很快又笑笑说:“今次改变一下,我和你爹地为你安排了一天的节目,我们一家五口到别墅庆祝。”

  “连亲戚都不请吗?”松柏和玫瑰十八岁时,都是大宴亲朋,她虽然并不欣赏这种宴客方式,但既然是家族传统,就不能缺少她的一份:“如今有管家,妈咪,你不用太费精神。”

  陆太太自说自话:“等你二十一岁,我们找一间最著名的酒店,为你开一个最盛大的餐舞会,告诉每个人,我最小的女儿真真正正长大了。”

  “妈咪,我只想和哥哥姐姐一样,妈咪,不请客是不是因为上次二姐……”

  “不,不,与玫瑰毫无关系。”

  “大姑妈不允许?”

  “不要对大姑妈有成见,这些小事她怎会管?呀!我听见车声,你爹地回来了……”

  蝴蝶双手托着头,屈膝坐在雯雯的床上。

  “你不用再多想了!一句话,你不是陆家的女儿,你是马路边的弃婴。”

  “真搞笑!我也说你本来是我大姑妈的女儿,不过你一出生,就被我大姑妈扔了。”

  “呸!我才不要做那女魔头的女儿。”雯雯坐到蝴蝶身边,蝴蝶看都不看她,雯雯在她脸前晃动手指:“你自己想一想,你哥哥像你爹地,你二姐像你妈咪,你谁都不像,捡回来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