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那就证明你们在拍拖。”

  “我和江森还没有拍拖,他只是我的朋友,只不过他是男孩子罢了。”

  松柏的车驶进车房,他下车,蝴蝶连忙跑上去拖住他:“哥哥,我们先聊聊才进去,好吗?”松柏不置可否地步向泳池那一边。

  蝴蝶步步追随,她最担心松柏把她和江森的事,告诉玫瑰,因为,她最近才知道,松柏并非只疼爱她,对玫瑰也十分关心。她站在他身后:“哥哥,我错了,我不应该骗你说是去参加同学的生日会。”

  松柏不声不响,他生气向来不喜欢说话。

  蝴蝶只好继续“忏悔”:“你疼我,特地买了票子和我看戏,我却骗你和江森约会,我实在错,哥哥,你惩罚我吧。”

  “在我的记忆中,你从未撒谎骗我,如今为了个江森。想不到你们进展得那么快,玫瑰的生日舞会距今有多久?”松柏回过头来,看了蝴蝶一眼,“爹地不准你交男朋友,你知道的,你私自和江森约会已经不应该,你还抢姐姐的男朋友。”

  “我和江森来往其实是找个伴代替雯雯,因为雯雯移良后,我就孤独了。”蝴蝶辩解:“我没有抢二姐的男朋友,江森并不是二姐的男朋友,或者二姐喜欢他,但是江森并不喜欢二姐。”

  “我绝不相信我的妹妹会单恋或主动追求男孩子,玫瑰和江森的事,我已经问过玫瑰,玫瑰说,她一进大学,江森就对她有意思,而她也觉得江森斯文、英俊,而且又是高材生,不过,玫瑰因为从未交过男朋友,所以,她害羞不敢和江森交谈。后来玫瑰功课有点追不上,我又因为要考毕业试,常留在宿舍,那时候,江森便乘机主动要求帮忙玫瑰,教她做功课,天天打电话来,他们的友谊便展开了:他们常在外面看戏、吃茶,有时候一班同学,有时候单独,江森还要求玫瑰带他回来,想认识她的家人,但玫瑰又怕羞,这样子暗中来往了几个月,不知江森怎的,突然对玫瑰好像冷淡了,甚至忙得没时间教她做功课,玫瑰心想,江森一定是生气,她把他收起来,不介绍他认识她的家人,太不尊重他,因此玫瑰才要求爹地开舞会,原意是要把江森引进来,江森也很高兴答应做玫瑰的舞伴,还暗示当晚会送她一份神秘礼物;但当晚他突然又表现冷淡,连神秘礼物也没有送,而且自那晚开始,江森对玫瑰更疏远,玫瑰跟我说时还不知道原因所在。”松柏冷笑摇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江森见异思迁,在舞会发现你比玫瑰更美丽,便转移追求你,这样不忠诚不专情的男孩子,你值得为他伤害自己的姐姐?没有更好的男孩子吗?”

  “哥哥,你让我说几句话好不好?”蝴蝶真是吓了一大跳,她不明白玫瑰为什么要撒谎,那晚她的女同学交谈,说玫瑰借舞会拉住江森的心,雯雯亲耳听到的,“你完全误会了,我并不是在舞会认识他的,江森绝对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人,我们一早就认识了,所以,江森也不可能追求二姐。哥哥你也说我比二姐漂亮?”

  “是的。但你念女校,你在哪儿认识江森的?如果不是在玫瑰生日会里。”

  “波比介绍我们认识的,因为他们是同学。”

  “同学,怎可能?”松柏冷言失笑:“你说过波比在外国留学回来不久,江森在这儿念大学,而且,他们的年纪相距好多年,也不可能是中小学同学。”

  “念中学时他们是同校不同级,江森是波比的低年级同学,他们因为……”蝴蝶被磨了半天,有点倦,她又是个不会为自己辩护的人:“哥哥,你到底相信不相信我的话?”

  “我相信你的话,不过,我也要求你做一件事。”

  “可以,”蝴蝶走到松柏面前:“能做的我一定做。”

  “把江森让回给二姐。”

  “你这样说始终认为我抢二姐的男朋友。”蝴蝶委屈,也不服气:“你就只相信二姐的话,什么都为二姐设想,你不公平,你偏心,你疼二姐比我多。”

  “怎会?你知道我从小最疼你。刚才我说错了,你把江森让给二姐吧。”

  蝴蝶摇头走开去,她是感觉到松柏在变,他真的不再那么疼她:“为什么一定要找我让,为什么吃亏的一定是我?”

  “你让是因为你条件好,你一点都不吃亏,因为你比玫瑰年轻又美丽。”松柏跟过去:“玫瑰二十一岁了才找到江森;以你的条件,二十一岁定有许多比江森条件更好的男孩子追求你。其实,江森配玫瑰还可以,但配你就嫌条件不足,毕竟你比玫瑰条件好。”

  这些话飘进蝴蝶耳里,令她很开心,很受用,说,“但是,就算我肯让,江森也不会喜欢二姐,江森真的从未喜欢过二姐。”

  “那是玫瑰的问题。你总算为她尽了力,对不对?”

  “这样为她失去江森有什么价值?”

  松柏皱了皱眉:“你和江森的感情这么深,达到不能分开的阶段?”

  “偷偷摸摸约会,到如今也只是较好的朋友,其实,我和江森来往,完全是因为雯雯要移民,找个人来代替她,第一爹地不准我交男朋友,第二我也不是那么需要男朋友。不过,有个男朋友也不错,有个人疼惜自己、讨自己欢心,又不会孤独寂寞。”

  “我们不疼你吗?以前我忙学业,很少时候陪你;雯雯走后,我多抽时间陪你,你就不会寂寞。”松柏握着她的肩膊:“是不是有了江森,就不再喜欢哥哥?”

  “怎会,到今天为止,哥哥始终是我最喜欢的人。妈咪才排第二,将来结了婚才会更改名次。”

  “那就听哥哥一次。”

  “真要和江森绝交?”蝴蝶嘟起小嘴。

  “绝交对你和江森不公道,暂时分手不见面。”

  这个可以接受,因为,她要提防父亲,偷偷摸摸也不痛快,但她没说什么。“暂时不见面,对你和玫瑰都有好处。”

  “对二姐有好处,你偏心,疼二姐,分明要我让二姐,对我有什么好?”蝴蝶撒娇嘀咕。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