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看你紧张成这样子,就算你以前有女朋友,也是很平常的,只要不是二姐就好了,我不想做对不起她的事。”江森面一红,委屈的说:“我不是已经发过誓了吗?”

  “是的,下次不再提。雯雯回来了,吃点心了

  蝴蝶俯伏在床上,屈起两条小腿,轻松地摇呀摇,一面唱歌一面看相片。这些相片,是她上星期日和江森、波比、雯雯,去离岛度假屋时拍摄的,大部分是她和江森合照。

  最近,她和江森,已经有单独约会,主要因为雯雯的祖母、母亲移民在即,雯雯要多陪伴家人,减少出外活动。

  蝴蝶和江森,也试过单独去看电影和吃晚餐。

  蝴蝶感觉到,他们是在拍拖。

  敲门声,蝴蝶忙把她和江森的相片一手抛人床下,顺手拿了本小说。“今天没出去,做乖乖女?”

  “哥哥,”蝴蝶看见陆松柏有点意外,他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你今天有空回来?”

  “我的论文还差两页纸就大功告成,下星期我搬回来。”松柏坐在床边,低头看蝴蝶手中的小说。“那就好了,我要向表姐报喜讯。”

  陆松柏又皱皱眉:“报什么喜?”

  “你说过忙完毕业试会交女朋友。”

  “那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说过。再说,也不关彭美娜的事。”

  “为什么不关表姐的事?她一直追求你、等你,我曾答应她,等你写好论文,忙完了,你便会有时间会她。”

  “你真多事!擅作主张。”

  “你以前不交女朋友,是要好好念书,争取好成绩,做爹地最出色的儿子。现在大学毕业了,应该结婚啦!还不交女朋友,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我大学毕业也不会结婚!”

  “哥哥,你不结婚吗?你对女孩子没兴趣?你真是,真是……”真是什么?吞吞吐吐。”

  “你是基……”

  “吓!”松柏一掌打在她的屁股上:“我是这种人吗?”

  “哗!要命么?”蝴蝶一翻身,仰伏在床上。“谁叫你胡言乱语。”松柏还捏她的鼻子。

  “唷!你心理不平衡,有虐待狂。”蝴蝶由床上跳起来,扑过去搔松柏的腰。

  松柏也回敬她,两个人左闪右避一会,松柏终于投降,两手一挡,笑喘着:“停战。”

  “停战?停不了。”

  “不要,你这个调皮女……喂!我道歉。”松柏笑得几乎没气。

  他们从小就喜欢这样玩,最近两年,蝴蝶力气大了,她又玩得疯,总是她占上风,松柏叫投降。“道歉?打了人,捏了人,道歉?等我搔死你!”

  “好了。”松柏捉住她两只手,笑了一阵:“罚我送你一盒朱古力,如何?”

  “哈……那还差不多。”

  松柏靠着床头坐,脱掉皮鞋,只穿一双白袜,两脚伸放在床罩上。

  蝴蝶靠着他坐。“哥哥,你会不会做独身主义者,一辈子不交女朋友,一辈子不结婚?”

  “不会。”松柏摇一下头,拿着蝴蝶的小手,数她的指头:“我将来一定要成家立室,生儿育女,晤!一定要有个女儿,像你小时候一样,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仙女。”

  “我就希望你生个儿子,也像你,你是我所见最英俊的男孩子,你以前是个最漂亮的BB仔。”

  松柏看她一眼,用手背轻抚她的面颊。

  两兄妹自小感情好。“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追女孩子?”

  “等你够大了,追你。”

  “哗!亲兄妹又不能结婚。”

  “如果我们根本不是两兄妹?”

  “除非你不姓陆吗?”

  松柏笑。他摇头说:“不开玩笑,说正经的,你知道二姐为什么不开心吗?”

  “二姐不开心?我没注意,你怎会知道?”

  “我回来停好车,由车房出来,看见玫瑰坐在吊椅上,呆呆地望住前面,我叫她,她都听不到。”

  “她可能在听音乐。”

  “没有。没看书、没看小说、没吃零食,一个人,什么也没有做,我问她为什么发闷不出去玩,她说没有人约。”

  松柏担心:“上星期我回来吃饭,听妈咪说,她以前天天通电话,最近连打电话的习惯都没有了,看样子,她很可能失恋。”

  “二姐有拍拖吗?怎么没见过她的男朋友?”蝴蝶翻过身,打开床头柜,拿了瓶夏威夷果仁,再翻身,揭开盖,拿一颗放进松柏的嘴里。“江森呀。”蝴蝶拿果仁的手停下来:“江森?”

  “你真是大头虾,玫瑰生日那天,他不是来过?长得也算英俊。”

  “啊!二姐的男同学。男同学又怎会是她的男朋友?”

  “他不是普通的男同学,他是玫瑰当晚的舞伴,若非要好,怎会请他做舞伴?”

  “当晚表姐也是你的舞伴,你们要好吗?”蝴蝶继续吃果仁。“但玫瑰把他介绍给我认识,她就没有特别介绍其他男同学。”

  “就算二姐喜欢江森,也未必证明江森也喜欢她。哥哥,我做妹妹的不敢跟二姐说,你还是劝劝二姐,先弄清楚江森是否喜欢她,单恋是不会有结果的。”

  “以玫瑰的性格,若对方无意,她是不会自作多情的。要是她爱上江森,一定是江森也喜欢她,那就不是单恋。”

  “江森对她好,可能纯粹因为彼此是同学,互相帮助,而二姐误会他是在追求她。”

  “那就太不幸。但玫瑰条件那么好,差不多是校花了,江森没理由不喜欢她!”

  蝴蝶耸耸肩:“谁知道,说不定他早有女朋友?”

  “你的话也对,有空我跟玫瑰谈谈。”松柏搔搔她的头顶:“喂!你连男孩子也没见过多少个,怎么忽然好像蛮有经验似的,雯雯灌输了你不少知识?”

  蝴蝶缩着脖子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雯雯人细鬼大,主意多多,真担心她把你带坏。”

  “带不坏的,哥哥,我年纪也不小,快十八岁了。”

  “二十一岁才好。”

  “那时可自主独立了,是不是?”

  松柏满含深意地笑一笑,忽然他说:“我们倒不如去吃自助餐,把玫瑰一起拉去,免得她困在家里闷坏。”

  “好。”蝴蝶跳下床:“我赞成。”

  “你就是贪吃贪玩。”松拍摇头,倒不是真正责备。“小孩子本色,反正还没到二十一岁。哈,今晚我穿条向日葵的大花裙子……”她真是有得玩就开心。

  陆松柏一回家便找小妹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