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但是她请我来参加餐舞会,还说要请我做舞伴。舞伴我当然不做,但大家是同学,最少说声恭喜,不能一声不响地跑掉。”

  “她?舞伴?你……”蝴蝶反而糊涂了,她自己没有请他做舞伴,根本没把餐舞会的事告诉他,他的话令她迷惑了,“你到底来找谁?”

  “这屋子的小主人——陆玫瑰,你不知道她今天生日吗?”

  “啊!”蝴蝶如梦初醒,惊了半晚,原来他并不是来找自己,是玫瑰请回来的同学。她把他拉回来:“你不用走,可以留下来,晚餐就快要开始了。”

  江森笑起来,蝴蝶把他推来推去,他说:“想不到会在这儿见到你,你也认识这屋子的人?你是他们家的亲戚?”

  “你是陆玫瑰的同学?”蝴蝶不答,反问他。她又递给他一杯鸡尾酒。“同一间学院不同系,她念工商管理,我念经济。”他一直望住蝴蝶,觉得她今晚像公主。“你以前来过没有?”

  “没有!玫瑰第一次请我回家,但电话打来过,教玫瑰做功课。”

  “她的家庭状况你一点都不知道?”如果他们是谈得来的同学,他应该知道玫瑰有个美丽的妹妹,他很容易知道她的身份。

  “她提过,当时一大班同学。”江森忽然强调:“我和玫瑰只不过是普通同学。”

  “我相信。她告诉大家,她家里有什么家人?”

  “有爹地、妈咪、一个哥哥。”

  “还有呢?”

  “还有吗?她没说,她家不是一家四口,还有什么人?”江森反过来问蝴蝶。“他告诉你们,她家一家四口?”

  “她没有透露过,不过,她提到的就只有父母兄长。也许我没留意,根本我们是普通同学。”

  蝴蝶不明白了,玫瑰为什么不告诉朋友同学,她家其实是一家五口,她还有个妹妹?为什么提都不提她?

  “蝴蝶,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陆家的贵亲?”

  “我——”

  “江森!你现在才来!”玫瑰走过来,一脸地甜笑,显然很开心,大约大姑母又送她珠宝首饰,所以才如此风骚:“我要罚你!”

  “今天要上堂,下课迟了点。”玫瑰今晚也很美,若不是蝴蝶胜过她,会惹来他的艳羡:“玫瑰,祝你生辰快乐。我送的生日礼物你喜欢吧!”

  “喜欢!何必花钱?我早说过,你送我一盒巧克力我就开心。”玫瑰把江森带过去餐桌,把蝴蝶一个人撇下来,倒是江森一步一回头地看她。

  蝴蝶反而松一口气,刚才她真的惊得紧要,怕江森在最不适当的时候来找她,令她无法招架,被父亲、大姑母、玫瑰发觉,蝴蝶有个男朋友,还找上门来,就更大大不妙。如今真好,原来江森是来参加玫瑰的生日舞会,他是玫瑰的男同学,有玫瑰COVERUP,那江森喜欢来,喜欢留多久,她都不用担惊受怕。想不到玫瑰的生日舞会,竟然给予他们一个见面的机会。不过,有一点,她是不明白的:为什么玫瑰从来不提自己,只说有父母和兄长?她真的完全不喜欢自己。

  她也没有告诉江森有个姐姐,那并非她不喜欢玫瑰,或隐瞒什么,其实她对哥哥都没有提过,但只是告诉江森,父亲管教甚严,不准她交男朋友,所以不能请他回家玩,甚至连家中的电话号码也不敢给他。江森表示过了解她的处境。

  所以,他们见面总是和雯雯、波比四个人一起去吃饭看戏,她为了两条心爱的小鱼才到江家去。

  江森知道蝴蝶有哥哥,因为雯雯常有意无意间提起,雯雯一直对松柏有好感。但,一次都没有提过玫瑰,所以江森不知道蝴蝶有个姐姐。

  不过蝴蝶也没有时间去思索了,因为表姐来了,她几乎是最迟光临的贵客。

  彭美娜果然穿宝石蓝,上身是宝石蓝压皱绸,交叉形露肩露背新装,下面一条宝石蓝天鹅绒长裙,臂上还搭了件紫红狐小披肩楼,脖子上一条蓝宝石镶小钻的项链,整个人闪耀了,高贵又漂亮。

  “表姐,你现在才来,一屋子的人都在等你!”蝴蝶为她接过短搂,交给佣人放好。

  “气死,那条眼线画不好,改了又改。”

  “啧,你那张脸画得像幅画,好漂亮啊!”

  “你到底说我化妆漂亮还是人漂亮?”

  “两样都漂亮!

  “小鬼,真会讨人喜欢!”她弄一弄裙摆,裙脚散了一下,很好看。

  “表姐,对不起!”蝴蝶扁扁嘴。“对不起什么?我迟到要你道歉?”

  蝴蝶拿杯酒送到她手上:“我不是告诉你哥哥今晚会穿宝石蓝西装?”

  “对呀!所以我设计了袭宝石蓝晚装,漂亮不漂亮?今年最流行的衣料和款式。”

  “漂亮极了。但,哥哥穿了套粉蓝色的西装……”

  “为什么会这样?”彭美娜抓住蝴蝶的手:“岂非白费心机?”

  “他那套宝石蓝西装太紧,穿不下,时间迫又来不及更改,所以只好穿另一套。”

  “真可惜!”她叹气,突然又说:“其实,深蓝。粉蓝,都是蓝,没有撞色,也很配。”

  “本来是的,但是,哥哥今晚有两个舞伴。我也穿粉蓝,他和我更配些,是不是?”

  “啊!你抢我风头,你和表哥穿情侣装,我算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