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是的,明天哥哥会回来喝汤。”

  “那我先走,明天再来。”

  “好的!我和你一起出去。”

  “你去哪儿?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我只不过去雯雯家吃饭,走走路可以帮助消化,晚餐吃多些。”

  其实,雯雯是约了波比和江森在家里搞大食会。

  因为蝴蝶的父母有应酬,松柏在宿舍温习,家里便只留下玫瑰和蝴蝶。

  本来玫瑰也有约,突然又说留在家里静一下。

  今天不是假期,明天也不是,蝴蝶三兄妹都要上课。

  蝴蝶下课马上回家,本来要练球,也取消了。

  回家先去见长辈,大姑妈和几位亲戚已到,陆太太正在陪他们打麻将牌。

  蝴蝶一面吃点心一面参观客厅:客厅已经变成舞厅,中间有宽阔舞池,天花板下到处垂挂着气球,中央靠墙有个小搭台,应该是给今晚的乐队用的,上面有闪灯泡砌成生日快乐的字。

  有几个穿制服的和一个厨师,捧着天鹅牛油雕和一盘盘的沙律进来,放在乐队对面的长餐台上,还有个二层高的生日蛋糕,佣人说是大姑奶奶送给玫瑰的。

  时候已经不早了,蝴蝶拿了两块鱼子酱脆饼吃,便去洗澡更衣。她今晚穿的,是一袭这样的裙子——

  领口落低而V宇形,贴身低腰,衫身用粉蓝色的软丝绒做。用银蓝塔夫绸做成的层层叠叠的包心花花瓣,蓬起两个大圆袖子十分漂亮,下摆裙脚也是用同色同料的塔夫绸,一层层的由外而内,由下腰而向小腿略收,裙脚就像朵倒转过来的包心花。再配双一寸半高的粉蓝丝绒鞋子。

  她正在把长发刷顺,陆太太敲门进来。

  她是进来为小女儿梳头发的。她先放下一只圆形盒子。

  “妈咪,里面是什么?”

  “我叫佐治为你做了朵塔夫绸包心花。”陆太太用橡筋圈把蝴蝶的头发一束。

  “用来干什么的?”

  陆太太已为蝴蝶结好辫子,把辫子向内一屈,用黑色小夹子夹好,便变成一只时髦娇俏的发髻:“是发花,你可以看看!”

  蝴蝶打开盒子一看,便叫着:“哗!那么大朵!”

  “压在髻顶上很美,你看,妈咪也压了一朵珍珠玫瑰花!”

  “妈咪,它好夸张!”

  “不算夸张,姑娘十八一朵花,年轻女孩子不戴花朵,难道四五十岁才戴?何况今年流行戴花。你二姐那朵红色的大红花才大,插在髻边不知道有多艳!”陆太太伸手去拿头花。“妈咪,”蝴蝶按住母亲的手:“今天二姐生日,她应该是最美艳、闪耀的,我还是不要戴花了。”

  “你怕太美抢了你二姐的风头,好心肠的孩子。”陆太太拍了拍女儿的脸:“我就替你夹上这粉蓝蝴蝶结吧,这就不大起眼。”

  “这才好,清爽呀!”蝴蝶很满意,她一向不大喜欢用装饰品,她怕烦、怕累赘:“谢谢妈咪!”

  蝴蝶跑到松柏的房间去,松柏已经穿好三件头的粉蓝西装,正在结白粉蓝点的领花。

  蝴蝶呱呱叫:“哥哥,你怎会穿这套西装的?”

  “这晚服不好吗?今晚你是我的舞伴,你穿粉蓝我也应该穿粉蓝,这才合衬。”

  “你答应我穿宝石蓝的晚服,我已经通知了表姐,她会穿宝石蓝的曳地舞衣。”

  “我就是想到彭美娜会来打听,我临时才改换了这一套。“你不要忘记表姐也是你的舞伴,你不应该和她配衬吗?”蝴蝶打开衣柜翻衣服,把宝石蓝晚礼服找出来。

  “不用找,找到了我也不会穿,我故意不穿,是不想爹地妈咪误会我喜欢彭美娜,默认她是未来媳妇。”

  蝴蝶顿脚叉起腰:“表姐到底有什么不好?她也算漂亮,名校出身与你门当户对!”

  “我没说她不好,但好未必把她娶回家做老婆!”

  “哥哥,你坦白告诉我,你是不是对女孩子没有兴趣,你喜欢男孩子比女孩子多?”

  “什么意思?玩同性恋?你别唬我,我没那么前卫,我传统得很,要嘛一辈子做王老五,若有对象一定要结婚生孩子做爸爸。”松柏点点她的鼻尖:“怎会这样想,把哥哥看成什么人?”

  “是……”她忙改口,若告诉松柏那是彭美娜的想法,松柏对她必然更反感:“对不起啰!道歉啰!连表姐那么好的人选你也看不上眼,我以为你同性相吸呢!”胡闹,若再说,下一次打你手掌。唉!多烦,弄来弄去,这领花还是不整齐不像样。”

  “我帮你!”蝴蝶一面结领花一面愁:“表姐真会对我生气了。”

  “为什么?”松柏低头看她的细白指头。

  “为你!我已告诉表姐,你今晚穿宝石蓝晚服,结果你改穿了粉蓝,不是和她配成一对,反而变成我们是一对,她一定误会我骗她。”

  “我向她解释清楚。”

  “真的?”蝴蝶心开了点:“但她会怪你。”

  “由她,总之我不会让她错怪你。你知道哥哥一向疼你,不会眼看你被人冤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