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洗澡更衣,要是我穿着校服吃晚餐,爹地又要教训我了,你不想我连龙虾也没得吃吧!”蝴蝶吐口气:“不守家规,他罚我没饭吃的。”

  “唷!”玫瑰突然看看腕表叫起来:“我也要回房间打个电话。”

  “你们怎么都走掉?”

  “还有表姐呢!她留下来吃饭,不会走的。”蝴蝶说:“我和二姐暂时回避一下,是应该的。”

  “你在说什么?”

  “有表姐陪你还不足够吗?”蝴蝶轻拍哥哥的肩膊:“表姐是个很好的伴侣。”

  彭美娜看了看蝴蝶,微笑。“晚饭见!”蝴蝶跑上楼梯,脚步又轻又快,来去都像蝴蝶飞舞。客厅只有松柏和彭美娜,松柏感到浑身不自然,呆坐着如傻瓜。

  彭美娜不时偷偷看他,甜甜笑。松柏可真受不了,他怕吃不下晚餐的不是蝴蝶而是自己。彭美娜自有迷人处,但松柏就是怕她这样子看紧他。松柏突然站起来:“你随便坐!我要到书房找本参考书。”

  “我帮你一起找!松柏希望想到个好借口拒绝她……”

  司机把菜带走,留下四个西藏蜜梨。

  蝴蝶和曾雯雯坐在校园的草地上,一面晒太阳,一面吃蜜梨。

  “真的要移民?”

  “我祖母怕,她好无稽,她说一九九七,大陆的入会疯狂拥来香港,来香港踩平,陆沉呀!”

  “不会的,解放军是不会让他们乱来,香港的警察也会保护香港!”

  “妈咪说过了,她还是怕,没有信心;爹是孝顺儿,祖母一哭,他更慌,一声令下,移民了。”

  “唉!”蝴蝶轻叹一声。曾雯雯是蝴蝶最好的朋友。

  她们一起考进学校,由小学一年级到中六,一同度过了十一年半,她们不但是好同学好朋友,而且还是好邻居,所以,这十一年她们一定一起乘车上学下课,陆曾两家的司机轮流送午餐到学校。

  蝴蝶见曾雯雯的时间,比见家里任何一个人多。

  “什么时候走?”

  “妈陪祖母先走,爸这边还有事,这儿的生意就由堂兄处理,瑞士我们早有生意,所以移民特别容易。”

  “你呢?你和曾伯伯一起走?”

  “爸不能等那么久,瑞士的生意会扩充,注入大量资金嘛!我念完中六才走,爸爸会为我想办法进人瑞士那间名女校。”

  “你走了,我再也没有朋友了!”

  “你会有男朋友!”曾雯雯慰她。“男朋友?这间尼姑学校,除了看门的几个阿伯,连男教师也没有一两个。”

  “一年半后你进入大学,以你的美丽、活泼,马上就有男孩子追求,还会成为校花。”曾雯雯说:“要不是从小关在这,你早就有许多追求者。对了!我从来没有问你,你喜欢怎样的男孩子?”

  “最好和哥哥一样,高大、白净、英俊、斯文。”

  “女孩子大多崇拜、倾慕父亲或兄长。”

  “我真是从小倾慕哥哥,妈咪说我五岁就吵着、缠着要嫁给哥哥。”蝴蝶笑了起来:“我不知道结婚是怎么一回事,只想和哥哥一起生活一起玩。至于爸爸,我既不崇拜他,也不倾慕他,我讨厌他!”

  “爸爸说,陆叔叔年轻的时候,也长得十分英俊,你哥哥有七分像他!”

  “不像,不像,爸爸可恶。”

  “我一直以为你爸爸当你如珠如宝,最近才知道他不喜欢你。”

  “我从小他就不喜欢我!”

  “没理由,你长得漂亮,书又念得好,优异生啊!而且运动、唱歌、弹琴都出色,这样的女儿往哪里找?”

  “他看我不顺眼,也是理由。”

  “他对你哥哥似乎不错。”

  “疼得要命!”蝴蝶由衷地说:“疼哥哥是合情合理的,他长得好看、心地好、孝顺父母、学业成绩又一等一,几乎是十全十美。”

  “会不会是重男轻女?”

  “不会,他也很疼二姐。二姐IQ低,爸爸说她勤力踏实。我科科A,他骂我取巧、轻浮!”

  “我也一直以为你是家中宠儿,看样子并不完全是。”

  “当然不是。爸爸偏心不疼我,二姐对我也很冷淡。”蝴蝶眼眶红了:“只有妈妈对我最好,哥哥也不错,其他亲戚如姑母,也不疼我,只疼哥哥和二姐。”

  “算啦!都成长了,难道还要大人抱上膝盖疼情吗?”雯雯拖起蝴蝶的手:“上课了,第一次钟已经响了。”

  这天,陆松柏留在宿舍不回家;陆太太每星期总要抽出两天时间,到丈夫姐姐家,陪她打麻将。

  蝴蝶这位姑母,婚前婚后都很权威,陆先生姐弟情深,对姐姐十分尊敬。

  饭桌旁只有陆先生、玫瑰和蝴蝶。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