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二回 梦消剩月零风路 泣尽残灯夜雨铃(5)


  狄云转头一看,不见有人,正微感奇怪,突觉背上一痛。他此时应变何等迅速,一反手便抓住了来袭敌人的手腕,一转头,只见那人手中抓着一柄明晃晃的匕首,正是师父戚长发。

  狄云大是迷惘,道:“师……师父……弟子犯了甚么罪,你要杀我?”他这时才想起,适才师父一刀已刺在自己背上,只因自己穿有乌蚕甲护身,这才又逃得了一次性命。

  戚长发恨恨的道:“好,你学了一身高明的武功,自不将师父瞧在眼里了。你杀我啊,快杀,快杀,干么不杀?”

  狄云松开了手,仍是不解,道:“我怎敢杀害师父?”

  戚长发道:“你假惺惺的干甚么?这是一尊黄金铸成的大佛,你难道不想独吞?我不杀你,你便杀我,那有甚么希奇?这是一尊金佛,佛像肚中都是珍珠宝贝,你为甚么不杀我?为甚么不杀我?”他高声大叫,声音中充满了贪婪、气恼、痛惜,那声音不像是人声,便如是一只受了伤的野兽在旷野中嗥叫。

  狄云摇了摇头,退开几步,道:“师父要杀我,原来为了这尊黄金大佛?”霎时之间,他甚么都明白了:戚长发为了财宝,能杀死自己师父、杀死师兄、怀疑亲生女儿,为甚么不能杀自己的徒弟?

  狄云心中响起了丁典的话:“他外号叫作‘铁锁横江’,甚么事情做不出?”他又退开一步,说道:“师父,我不要分你的黄金大佛,你一个发财去罢。”

  戚长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心想:“世上哪有人见到这许多黄金珠宝而不起意?狄云这小子定是另有诡计。”他这时已沉不住气,大声道:“你捣甚么鬼?这是一座黄金大佛,佛像肚中都是珠宝,你为甚么不要?你要使甚么鬼计?”

  狄云摇了摇头,正想走出庙去,忽听得脚步声响,许多人蜂涌而来。他一纵身上了屋顶,向外望去,只见一百多人打着火把,快步奔来,正是那一群江湖豪客,只听得有人喝骂:“万圭,他妈的,快走,快走!”狄云本想要走,一听到“万圭”两字,登时留了下来。他还没替戚芳报仇。

  这一群人蜂涌入庙,狄云看得清楚,万圭被几个大汉扭着,他暗暗叫声:“惭愧!”只见万圭目青鼻肿,已给人饱打了一顿,身上仍是穿着那件酸秀才的衣衫。显而易见,他是乔装成个教书先生的模样,故意将城墙边的一众江湖豪士引开,好让万震山到崇效寺来寻宝。但在百余人的跟随查究之下,终于露出了马脚。各人以性命相胁,逼着他带到崇效寺来。

  戚长发听得人声,急忙跃上神坛,想要掩住佛像剑痕中露出来的黄金。但迟了一步,众人已见到他站在神坛之上,双手去掩佛像的大肚子。各人一见到金光,发一声喊,抢上去七手八脚,便去剥佛像上的泥土。这些泥土已将佛像盖了数百年,结得坚实异常,但各人刀砍剑削,乱成一团,不多时佛像身上发出灿烂金光。

  跟着有人发见佛像背后的暗门,有人伸手进去,掏出了大批珠宝,揣入自己怀中,站在后面的便用力将他挤开。珠宝一把把的摸出来。强有力的豪士便从别人手中劫夺。

  突然间门外号角声呜呜吹起,庙门大开,数十名兵丁冲了进来,高叫:“知府大人到,谁都不许乱动。”随后一人身穿官服,傲然而进,正是江陵府知府凌退思。他在城内城外耳目众多,这些江湖豪客之中,便混得有他的部属,一得讯息,立时提兵赶来。

  但一众江湖豪客见了这许多珠宝,哪里还忌惮甚么官府?各人只是拚命的抢夺珍宝。

  地下滚满了珍珠、宝石、金器、红玉、翡翠、珊瑚、猫儿眼……

  凌退思的部属也是凡人,怎会不抢?几名兵丁先俯身捡拾,于是官长也抢了起来。谁都不肯落后。

  戚长发在抢、万圭在抢、连堂堂的知府大人凌退思,也忍不住将一串串的珠宝揣入怀中。

  一抢夺,便不免斗殴。于是有人打胜了,有人流血,有人死了。

  这些人越斗越是厉害,有人突然间扑到金佛上,抱住了佛像狂咬,有的人用头猛撞。

  狄云觉得很奇怪:“为甚么会这样?就算有财迷心窍,也不该这么发疯?”

  不错,他们个个都发了疯,红了眼睛,乱打、乱咬、乱撕。狄云见到铃剑双侠中的汪啸风在其中,见到“落花流水”的花铁干也在其中。他们一般的变成了野兽,在乱咬、乱抢,将珠宝塞到口中。

  狄云蓦地里明白了:“这些珠宝上,喂得有极厉害的毒药。当年藏宝的皇帝怕魏人抢劫,所以珠宝上有毒药。”

  ***

  狄云心灰意懒,抱了空心菜,匹马走上了征途。他不愿再在江湖上厮混,他要找一个人迹不到的荒僻之地,将空心菜养大成人。

  他回到了藏边的雪谷。鹅毛般的大雪又开始飘下,他走到昔日的山洞前。突然之间,他远远望见山洞前站着一个少女。那是水笙!她满脸欢笑,向他飞奔过去,叫道:“我等了你这么久!我知道你终于会回来的。我……我从来没离开过这雪谷!”

  (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