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二回 梦消剩月零风路 泣尽残灯夜雨铃(4)


  狄云想起自己所以遭此大难、戚芳所以惨死,起因皆在素心诀的秘密,而这秘密竟是几句戏谑之言,心下悲愤之极,忍不住也要纵声长笑。便在此时,只见言达平眼望窗外,似乎见到了甚么。只听他喃喃自语:“到了这步田地,去崇效寺瞧瞧,那也不妨。江陵城南偏西,不错,确是有这么一座古庙。”

  他一挥手,拨熄了油灯,推门出来,展开轻功向西奔去。狄云心下迟疑:“我去寻万震山呢,还是跟言师伯去?嗯,那一大批人易找得紧,还是先跟着言师伯瞧瞧。”当下盯住言达平的背影,向他追了下去。

  狄云不知那崇效寺古庙坐落于何处,言达平却在江陵城内城外勘察了数年,什么房舍都是了如指掌,不到半个时辰,便已到了古庙之外。

  言达平这人甚是精细,先在庙外倾听半晌,又绕着那庙转了一个圈子,只听得庙内庙外静悄悄地,实无敌踪,这才推门而入。

  这崇效寺地处荒僻,年久失修,庙内也无庙祝和尚。言达平来到后殿,一晃火折,要去点神坛上的蜡烛,突在火光下见到烛泪似乎颇为新鲜,心念一动,伸左手去捏了捏,果然那烛泪乃是软的,显然不久之前有人点过这蜡烛。

  他心下起疑,吹熄了火折,正要举步出外查察,突觉背后一痛,一柄利刃插进身子,大叫一声,便即毙命。

  狄云躲在二门之后,只见火光一熄,言达平便即惨呼。他一惊之下,知道他已遭暗算,这一下事起仓卒,要救援也来不及。他索性不动,要瞧瞧伤害言达平的是谁。黑暗中只听得一人“嘿,嘿,嘿”的冷笑。

  这声音传入狄云的耳中,不由得他毛骨悚然,只觉得这笑声阴森可怖,却又是十分的熟悉。

  突然间火光抖动,有人点亮了蜡烛,烛光射到那人身上。那人慢慢的侧过脸来。

  狄云险些儿一句话脱口而出:“师父!”

  原来这个人竟是戚长发。只见他向言达平的尸身踢了一脚,拔出他背上的长剑,又在他背心上连刺数剑。

  狄云见到师父杀害自己的同门师兄,手段竟是如此残忍,这句“师父”的呼声刚到口边,又缩了回去。

  戚长发“嘿嘿”冷笑,说道:“二师哥,你也查到了素心剑谱中的秘密,是不是?嘿嘿!‘江陵城南偏西,崇效寺后殿佛像,向之虔诚膜拜,通灵祝告’,哈哈,二师哥,剑谱中说:‘菩萨降灵赐福,往生极乐’,你现下不是往生极乐了么?这不是菩萨降灵赐福了么?”他转过头来,望着那尊满脸笑容的如来佛像。他脸上堆满戾气,恶狠狠端详半晌,说道:“你奶奶的臭菩萨,将老子戏弄了一生,坑得我可就苦了!”

  提起长剑,一纵身上了神坛,“当当当”三响,向那佛像腹上连砍三剑。

  一般佛像均是泥塑木雕之物,但这三剑砍在其上,却发出金属之声。戚长发一怔,又砍了两剑,只觉着剑砍处极是坚硬。他拿起烛台。凑近一看,只见剑痕深印,露出灿烂金光,戚长发呆了一呆,伸指将两条剑痕之间的泥土剥落,但见闪闪发光,里面竟然都是黄金。

  戚长发忍不住轻声说道:“这是一座大金佛,都是黄金,都是黄金!”

  这座佛像高逾三丈,粗壮肥大,远超寻常佛像,如果通体竟是黄金铸成,说少也有二三万斤,那不是大宝藏是什么?

  他微一凝思,转到佛像背后,举剑批削,见那佛像腰间似有一扇小小的暗门。他不住用力的砍削,泥土四溅,只将长剑削得缺了数十个缺口,才将这暗门的四周都削去泥土。

  那暗门也是黄金所铸,戚长发将剑伸进缝隙中去撬了几下,心慌意乱之下,拍的一声,长剑竟尔折断。

  他提起半截断剑,到暗门的另一边再去撬。又撬得几下,那暗门渐渐松了。戚长发抛下断剑,伸手指将暗门轻轻起了出来,举烛火一照,只见佛像肚里珠光宝气,霭霭浮动,不知这个大肚子之中,藏了有多少珍珠宝贝。

  戚长发咽了几口唾沫,想伸手到暗门之内去摸出珠宝来瞧瞧,突觉神坛轻轻晃了一晃。戚长发为人极是机警,知道有异,纵身便即跃下,左足刚着地,小腹上便是一痛,已给人点中了穴道,咕咚一声,摔倒在地。神坛下钻出一个人,侧头冷笑,说道:“戚师弟,你找得到这儿,老二找得到这儿,怎么不想想,大师兄也找得到这里啊!”说话之人,正是万震山。

  戚长发陡然得到横财,饶是他精细过人,见了这许多珠宝,终于也不免喜出望外,一疏神间,竟着了万震山的道儿,他知道这师兄心狠手辣,讨饶也是无用,恨恨的道:“第一次你整我不死,想不到终于还是死在你的手下。”

  万震山得意之极,道:“我正在奇怪,戚师弟,我扼死了你,将你封入夹墙之中,怎么又会活了过来?”

  戚长发闭目不答。

  万震山道:“你不回答,难道我就猜不到?那时你是闭气装死,封入夹墙之后,居然逃了出来。嘿嘿,你也真厉害,眼睁睁的瞧着你女儿做了我媳妇,竟是始终的不现身。我问你,那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

  戚长发一口浓痰向他吐去。

  万震山闪身避开,笑道:“老三,你要死得干脆呢,还是爱零零碎碎的受苦?”

  戚长发想起这个大师哥的狠毒,脸上露出恐怖之色,说道:“好,我跟你说。我女儿偷了我的剑谱,藏在山洞之中,你道她是甚么好人么?我是在暗中查察。姓万的,你给我个痛快吧!”

  万震山狞笑道:“好,给你个痛快的。按理说,不能给你这么便宜,只是你师哥没功夫了,须得赶快用烂泥涂好佛像。好师弟,你乖乖的上路吧!”说着提起长剑,一剑便往戚长发胸口刺落。

  突然间红光一闪,万震山一颗脑袋飞了起来,身子跟着被人一脚踢开,正是狄云以血刀救了戚长发的性命。

  他俯身解开戚长发的穴道,说道:“师父,你受惊了!”

  这一下变故来得好快,戚长发呆了老大半晌,才认清楚是狄云,说道:“云……云儿,是你?”

  狄云和师父别了这么久,又听到“云儿”这两个字,不由得悲从中来,说道:“是,师父,正是云儿。”

  戚长发道:“这一切,你都瞧见了。”

  狄云点了点头,道:“师妹,师妹,她……她……”

  戚长发瞧着两个师兄的尸体,缓缓的道:“云儿,幸亏你及时赶到,救了师父的性命。云儿,那边有谁来了?”说着伸手指着殿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