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二回 梦消剩月零风路 泣尽残灯夜雨铃(3)


  狄云看到孙均来了,沈城来了。

  过了一会,鲁坤也来了。

  但他们并不知道“素心剑法”每一招的次序,虽然手中各有一部《唐诗选辑》,虽然城墙上写着大大的数字,又知道城墙上头四个数字正是剑谱中的秘密,虽然偷听到了师父和他儿子参详秘密的法子,却不知每一个数字,应当用在哪一首诗中。

  这世上,只有万震山、言达平、戚长发三个人知道。

  他们几个人在悄悄议论。隔得远了,狄云听不到他们的说话。

  但见鲁坤等三人说了一会话,便回进城去,过不多时,三个人都化了装出来。

  一个扮作水果贩子,挑着一担橘子,一个扮作菜贩,另一个扮作荷着锄头的乡民。三个人坐在城墙脚边,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狄云猜到了他们的心思。他们在等万震山到来。他们详不透这秘密,但只要跟随万震山,便能找到宝藏,就算夺不到,分一份总是成的。

  《素心剑剑谱》中头上四个数目字早已传开了,“四、五十一、三十三、二十八”,那便是“江陵城南”“四、五十一、三十三、二十八”,以后还有一连串的数字,再蠢的人,也想到那必是剑谱中的秘密。

  城墙脚下坐下来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化了装,有的大模大样以本来面目出现。狄云数了一数,一共有七十八人。再过一会,卜垣和冯坦也来了,他师兄弟二人不知为甚么事争得面红耳赤,差点就要打架,但终于也安静下来,坐在护城河旁。

  到了下午,万氏父子没出现。到得傍晚,万氏父子仍是没有出现。许多人已在破口大骂。

  天快黑了,一个教书先生模样的人拿了一张纸,一个墨盒,一枝笔,摇头晃脑的,将城墙上这几个字抄了下来。一条大汉等得气闷,没地方发泄,一把抓住那人,问道:“你抄这些字干甚么?”那人道:“老夫自有用处,旁人不得而问之也。”

  那大汉道:“你说不说?要是不说,我就打你。”提起醋钵大的拳头,在他鼻尖前摇来晃去。

  那教书先生吓怕了,道:“是……是人家叫我来抄的。”

  那大汉道:“谁叫你抄的?”

  那人道:“一……一位老先生,不……不瞒你说,就是本城大名鼎鼎的万震山老先生,你……你可得罪他不得。”

  “万震山”这三个字一出口,众人便闹了起来。狄云更是欢喜,只是这份欢喜之中,混着太多的仇恨和伤心。

  那酸腐战战兢兢的在前面走,直向东行,一百多人远远的跟着。大家都知道,不能让万震山离开大伙儿的视线,这件事已经揭明了,只有硬逼着万震山去找宝藏。许多人称赞那大汉:“幸亏你老哥聪明,咱们怎么没想到万震山会叫人来抄这些数目字?要不是你老哥,大伙儿在城门边等上三天三夜,万震山却早将宝藏起了去啦。”

  那个大汉很是得意,说道:“这酸秀才鬼鬼祟祟,我料得他干的不是好事。”倒似乎他自己干的却是好事。

  暮色苍茫之中,一行人在山径行走。

  狄云混在人群中,他隐隐觉得:“万震山老奸巨滑,不会这样容易的便给人抓住。其中只怕另有计谋。”

  他回过头来,向那城墙望去,这时一行人离开南门已有数里,但他目光锐利,一瞥眼间,只见一条人影从城墙边飞快掠过,向西疾奔。

  狄云寻思:“这一群人钉着这个教书先生,决计不怕他走了。他们若是找到万震山,也决不会离开了他。人海茫茫,要寻觅万氏父子大是不易,找这乱七八糟一百多人的一大群人,却是易过反掌,我何必跟在人群之中?”他心念一动,一闪身,便隐在一株树后,展开轻功反身奔向南门,更向西行。

  他循着那人影的去向急奔。此时狄云的轻功施展开来,当真是疾如奔马,只追不了一盏茶时分,便追上了前面的人影。这人的轻功也甚了得,但比之狄云,却又差得远。他丝毫不觉有人跟随其后,只是快步奔跑。

  狄云见他奔到一间小屋之前,推门入内。狄云守在门外,等他出来,却见小屋的窗子中透出了灯光。

  他一闪到窗下,从窗缝中向内望去,只见里面是个老者,背向窗子,瞧不见他的面容。

  那老者在桌上,摊开一本书来,狄云一见便知是《唐诗选辑》,这本书近日来在江陵城中大是流行,这老者不免也有一本。只见他取过一枝秃笔,在一张黄纸上写了“江陵城南”四个字,只听他口中轻轻念着“一五、一十、十五、十六、……第十六个字”,跟着在纸上写个“偏”字。

  狄云大吃一惊:“这人为何要查书?难道他也懂得素心剑?”瞧他背影,显然不是万震山。这老者穿着一件平平无奇的灰衣布袍,瞧不出是甚么身份。

  只见他查一会书,屈指计一会数,便写一个字,一共写了廿八个字。狄云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下去,见是:“……西崇效寺后殿佛像向之虔诚膜拜通灵祝告菩萨降临赐福往生极乐”。那老者大怒,将笔杆重重在桌上一拍,说道:“甚么‘向之虔诚膜拜,通灵祝告’,又甚么‘菩萨降临赐福,往生极乐’!他奶奶的,‘往生极乐’,这不是叫人去见十殿阎王的么?”

  狄云听这人口音极熟,正思索间,那人侧头回过脸来。

  狄云身子一矮,缩在窗下,心道:“是二师伯,无怪他知道剑招。这却又是甚么秘密了?原来是戏弄人的。”

  他忍不住好笑:“这许多人化了这般大的心思,不惜弑师父、害同门,到得头来,竟然只是一句戏假之言。”

  他没有笑出声来,但在屋中,言达平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叫我向菩萨虔诚膜拜,通灵祝告,这泥塑木雕的他妈的菩萨便会降灵赐福于我,哈哈,他奶奶的,叫老子往生极乐。咱们一刀杀了师父,师兄弟三人你争我夺,原来是大家要争个‘往生极乐’。江陵城中这几百个英雄好汉、争来争去,为的都是要‘往生极乐’,哈哈,哈哈!”

  他这笑声之中,却是充满了凄惨之意,一面笑,一面将那黄纸扯得粉粹。

  突然之间,他站着一动不动,双目怔怔的瞧着窗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