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二回 梦消剩月零风路 泣尽残灯夜雨铃(2)


  一天晚上,他听到了几个江湖豪客的对话:“那素心剑谱原来是藏在一部《唐诗选辑》之中,头上的四个字是‘江陵城南’。”

  “是啊,这几天闻风赶到江陵来的武林人物着实不少。就是不知这四个字之后是些甚么字。”

  “管他之后是甚么字?咱们只管在江陵城南。有人挖出宝藏,给他来个拦路打劫,这叫做强盗撞着贼爷爷。”

  “不错。就算劫不了,至少也得分上一份。见者有份,还少得了咱哥儿们的么?”

  “嘿嘿!江陵书铺中这几天去买《唐诗选辑》的人可真不少。今儿我走进书铺,还没开口,书店的伙计就说:‘大爷,您可是要买《唐诗选辑》?这部书咱们刚从汉口总店赶着捎来,要买请早,迟了只怕卖光了。”我很奇怪,问他:‘你怎知道我要买《唐诗选辑》?’你猜他怎么说?”

  “不知道!他怎么说?”

  “他妈的,那伙计说:‘不瞒您老人家说,这几天身上带刀带剑、雄赳赳的练把式爷们到书铺子,十个倒有十一个是买这本《唐诗选辑》。五两银子一本,你爷台不合式?’”

  “他奶奶的。哪有这么贵的书?”

  “你知道书价么?你买过书没有?”

  “哈哈,老子这一辈子可从没进过书铺子的门。书啊书的,老子这一辈子最爱赌钱,买赢就好,买书可从来不干。嘿嘿,嘿嘿!”

  狄云心道:“素心剑谱中的秘密,可传出去了,是谁传出去的?是了,万氏父子说话之时,给鲁坤他们听了去,万震山要追查,几个徒儿却逃走了。就这样,知道的人越来越多。”

  他想起当年与丁典同处狱中之时,也有许多江湖豪士闻风而来,却都给丁典一一打死了。

  “啊哟!丁大哥嘱咐我的事,还没办妥。须得先将丁大哥的骨灰与凌姑娘的遗体同穴合葬才是。”

  狄云只化了半天功夫,便查到了凌霜华小姐坟墓的所在。

  凌小姐的父亲是江陵府的知府。狄云只到江陵城中最大的棺材铺、墓碑铺一打听,便知道凌小姐的坟,葬在江陵东门外十二里的一个小山冈上。

  狄云买了两把铁铲,出得东门,不久便找到了那座坟墓。墓碑上写着“爱女凌霜华之墓”七个字。墓前无花无树。凌姑娘生前最爱鲜花,但她父亲竟没给她种植一株。“爱女,爱女,嘿嘿,你真的爱这个女儿么?”

  狄云心中冷笑起来,想到丁典和戚芳,忍不住泪水又流了下来。

  他的衣襟,早就为悼念戚芳的眼泪湿透了。在凌霜华的墓前,又加上了新的眼泪。

  山冈附近没有人家,离开大路很远,也没人经过。但白天不能刨坟。直等到天全黑了,再掘开三合土封着的大石,现出了那具棺木。

  经历了这几年来的艰难困苦,狄云早不是个容易伤心、容易流泪的人了,但他在惨淡的月光下见到这具棺木,想到丁大哥便是因这口棺木而死,却不能不再伤心,不能不再流泪。

  他知道凌退思曾在棺木外涂上“佛座金莲”的剧毒,虽然时日相隔已久,而且将棺木抬到此间下葬,想来棺外的毒药早已抹去,但他不敢冒险伸手去碰棺木,拔出血刀,齐着棺盖,轻轻推了过去。那血刀削金断玉,遇到木材,便如切削豆腐一般,狄云不用使劲,便已将棺盖的笋头尽数切断,右臂一振,劲力到处,那棺盖便飞了起来。

  蓦然间,只见棺木中两只已成枯骨的手向上举起。棺盖一离开,两只手的骨骼便掉了下去,宛然会动一般。狄云虽然大胆,却也吃了一惊,心想:“凌小姐入棺之时,怎地两只手会高举起来的?这真奇了。”只见棺中并无寿衣、被褥等一般殓葬之物,只是一身单衣,一具白骨。

  狄云默默祝祷:“丁大哥,凌小姐,你二人生时不能成为夫妻,死后同葬的心愿终于得偿。你二人死而有灵,也当含笑于九泉之下了。”解下背上的包袱,将丁典的骨灰撒在凌姑娘的骨骼之上。他跪在地下,恭恭敬敬的拜了四拜,然后站起身来,将包骨灰的包袱裹在手上,便去提那棺盖,要盖回棺木。

  月光斜照,只见棺盖背面隐隐写着有字。狄云凑近一看,只见那几个字歪歪斜斜,写的是:“丁郎,丁郎,来生去世,再为夫妻。”

  狄云心中一寒,一交坐在地下,这几个字显然是指甲所刻,他一凝思间,便已明白:“凌姑娘是给她父亲活埋的,放入棺中之时,她并没有死。这几个字,是她临死时用指甲刻的。所以一直到死,她的双手始终举着。天下竟有这般狠心的父亲。丁大哥始终不屈,凌姑娘始终不负丁大哥。她父亲越等越恨,终于下了这样的毒手。”

  他凑近棺盖,再看了一遍那两行字。只见这几个字之下,又写着三排字,都是些“四十三、五十二、十一”等等数目字。狄云抽了一口凉气,心道:“是了,凌姑娘直到临死,还记着和丁大哥合葬的心愿。她答应过丁大哥,有谁能将她和丁大哥合葬,便将素心剑谱的秘密告知此人。丁大哥在废园中跟我说过一些,只是没说完,便毒发而死。师父那本剑谱上的秘密,给师妹的眼泪浸了出来,偏偏给万氏父子撕得稀烂。我只道这秘密从此湮没,哪知道凌姑娘却写在这里。”

  他默默祝告:“凌姑娘,你真是信人,多谢你一番好心,可是我此心成灰,恨不得自掘一穴,自刎而死,去伴在你和丁大哥身边。只是大仇未报,须得去杀了万家父子和你的父亲,我才能死。金银珠宝,在我看来,便如泥尘一般。”说着提起棺盖,正要盖到棺木之上,蓦地里灵机一动:“啊哟,我要找寻万氏父子,艰难之极,但若是将宝藏的秘密写在当眼之处,万氏父子必然闻讯来看。对了,这秘密是个香饵,万氏父子纵然起疑,再有十倍的小心,也是非来看这秘密不可。”他放下棺盖,看清楚数目字,一个个用血刀的刀尖划在铁铲背上。刻完后核对一遍无误,这才盖上棺盖,放好石板,最后将坟土重新堆好。

  “这个大心愿是完了!报了大仇之后,须得在这里种上数百棵菊花。丁大哥和凌姑娘最爱的便是菊花。”

  ***

  第二天早晨,江陵南门旁的城墙上,赫然出现了三行用石灰水书写的数目字。每个字都是尺许见方,远远便能望见,“三十四、一十二、五十三、四十……”奇怪的是,这几行字离地二丈有余,江陵城中只怕没有那样长的梯子,让人爬上去书写,除非是用绳子缒着身子,从城墙上挂下来写。

  离这几行字十余丈的城墙脚边,坐着一个化子,脱下破棉袄,正在太阳底下捉虱子。

  这人便是狄云。城墙上的字,便是他写的了。

  从南门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一般市井之徒和乡民虽然不明其中意思,却也觉得这几行字十分奇怪,只几个时辰,江陵城中的街市上、茶馆里,就有人纷纷谈论,也有不少人到南门外来瞧热闹的。但这些数目字除了写的地位奇特之外,并没甚么好看,一般闲人是看看便走,却有好几个江湖豪客留了下来。

  这些人手中都拿着一本《唐诗选辑》,将城墙上头四个数字抄了下来,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