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二回 梦消剩月零风路 泣尽残灯夜雨铃(1)


  狄云向来听戚芳的话,听她如此说,只得抱了那小女孩,见戚芳又跃进了万家,便走向祠堂,推门入内。

  过了一顿饭时分,始终不见戚芳回来,狄云焦躁起来,便想来万家去接她,但生怕戚芳不快,抱着空心菜,只是在廊下走来走去。

  突然之间,听得祠堂长窗内瑟瑟两声,似乎有人。狄云一侧身,站在窗下不动。过得片刻,那长窗呀的一声推开,有人走了出来。

  狄云眼光甚好,虽在黑暗之中,仍旧看清楚是个披头散发的丐妇。他初时颇存戒心,防是敌人,待见是个寻常丐妇,便不在意下,心想:“这丐妇以这所破祠堂为安身之所,我倒是来打扰她了。怎么芳妹还不回来?”

  空心菜在梦中“哇”的一声,惊哭出来,叫道:“妈妈,妈妈!”

  那丐妇大吃一惊,缩在走廊的角落里,抱住了自己的头。狄云轻拍空心菜的肩膀,安慰她道:“别哭,别哭!妈妈就来了!妈妈就来了!”

  那丐妇见出声的是个小女孩,狄云对她也似无加害之意,胆子大了起来,帮助他安抚空心菜:“宝宝好乖,别哭,妈妈就来了!”

  她低声向狄云道:“一个人睡着了就会见鬼,有的人半夜三更起身砌墙头,不……不……你别问我……你别问我……”畏畏缩缩的,又想走到长窗之内。

  狄云听她说得奇怪,问道:“你说什么?”

  那丐妇道:“没……没什么。我没有地方好去。老爷赶了我出来。他不要我了,以前,我年轻的时候,他很喜欢我。人家说:一夜夫妻百夜恩,百夜夫妻海样深……老爷总有一天,会叫我回去的。是啊,一夜夫妻百夜恩,百夜夫妻海样深……”

  狄云听她连说几句“一夜夫妻百夜恩,百夜夫妻海样深”,心中一动:“芳妹,芳妹,对她丈夫,难道就不会念旧情么?”抱着空心菜,便从破祠堂中冲了出去。

  他决计猜想不到,这个满身污秽的丐妇,就是当年诬陷他的桃红。

  ***

  狄云越墙而入,来到万家的书房。其时天已黎明,朦朦胧胧之中,只见地下躺着一人,依稀便是戚芳。

  狄云大惊,急晃火折,点着了桌上的蜡烛,烛光之下,只见戚芳身上全是鲜血,小腹上插了一柄短刀。

  她身旁堆满了砖块,墙上拆开了一洞,万氏父子早已不在其内。

  狄云俯身跪在戚芳身边,叫道:“芳妹,芳妹!”

  他吓得全身发抖,声音几乎哑了,伸手去摸戚芳的脸,觉得尚有暖气,她鼻中也还在轻轻呼吸。

  狄云心神稍定,又叫:“芳妹,芳妹!”

  戚芳缓缓睁开眼来,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师哥……我……我对不起你。”

  狄云道:“你别说话。我……我来救你。”

  将空心菜轻轻放在一边,右手抱住了戚芳身子,左手抓起短刀的刀柄,想要拔了出来。但一瞥之下,见那口刀直插入戚芳体内,刀子一拔出,势必立时送了她的性命,便不敢就拔,急得无计可施,连问:“怎么办?怎么办?是……是谁害你的?”

  戚芳苦笑道:“师哥,人家说:一夜夫妻……唉,别说了,我……你别怪我。我忍心不下,来放出了我丈夫……他……他……”

  狄云咬牙道:“他……他……他反而刺了你一刀,是不是?”

  戚芳苦笑着点了点头。

  狄云心中痛如刀绞,眼见戚芳命在顷刻,万圭这一刀刺得她如此厉害,无论如何是救不了她的性命。在他内心,更有一条妒忌的毒蛇在隐隐的咬啮:“你……你终究是爱你丈夫,宁可自己死了,也要救他。

  戚芳道:“师哥,你答应我,好好照顾空心菜,当是你……你自己的女儿一般。”

  狄云黯然不语,点了点头,咬牙道:“这贼子……到哪里去啦?”

  戚芳眼神散乱,声音含混,轻轻的道:“那山洞里,两只黑色的大蝴蝶飞了进去,梁山伯,祝英台,师哥,你瞧,你瞧!一只是你,一只是我。咱们俩……这样飞来飞去,永远也不分离,你说好不好?”

  她声音越说越低,呼吸慢慢微弱了下去。

  ***

  狄云一手抱着空心菜,一手抱着戚芳的尸身,从万家围墙中跃了出来。他本想一把火将万家的大宅子烧个干净,但转念一想:“这屋子一烧,万氏父子再也不会回来了,要替芳妹报仇,还是将这座宅子留着。”

  他奔到当年丁典毕命的废园中,掘了个坑,将戚芳的尸身埋在其中,那柄短刀却收在自己身边,他决心要用这柄刀去取万氏父子的性命。

  他伤心得哭不出眼泪来,只是不住自责:“为什么不将万氏父子先打死了,再丢进墙洞之中?为什么这样大意,以至酿成了终身大恨?”

  空心菜不住哭叫:“妈妈,妈妈!”叫得他心乱意烦。他要守在万家左近,等万氏父子回来,空心菜这一哭叫,岂不惊走了他们?于是在荆州城外找到了一家农家,给了十两银子,请一个农妇照管空心菜。

  他日日夜夜的守候在万家前后,半个月过去了,没见到万氏父子半点踪迹。奇怪的是,连鲁坤、卜垣、冯垣、周均、沈城等几个弟子也都失了踪,不再到万家来。

  江陵城中,却有许许多多武林人物络绎聚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