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一回 失剑谱万圭疑心 见奸情戚芳惊魂(8)


  戚芳此时正如一叶小舟在茫茫大海中飘行,暴风雨交加之下,突然驶进了一个风平浪静的港口,扑在狄云怀中,说道:“师哥,这……这……这不是做梦么?”

  狄云道:“不是做梦,芳妹,这两天来,每日晚间我都在这里监窥视探。万氏父子的恶行,我全都瞧见了。吴坎的尸体,哼,我是拿来吓他们一吓!”

  戚芳叫道:“爹爹,爹爹!”放下空心菜,奔到墙洞之前,伸手往洞中摸去,却摸了个空。

  狄云也是一直挂念着师父的生死安危,晃亮了火折,到墙洞中去照时,只见夹墙之中,尽是些泥灰砖石,哪里有戚长发的尸体?

  戚芳挂念父亲,举起烛台,在夹墙中细细察看,却哪里有父亲的尸体,谁任何人的尸体也没有。

  她又惊又喜,心中存了一线希望:“或许,我爹爹并没给他们害死。”她转身向万圭道:“万……万郎,我爹爹到底怎样了?”

  万圭和万震山却不知她在夹墙中并未发见尸体,只道她见了父亲的遗体,便要动手复仇。

  万震山昂然道:“大丈夫一身做事一身当,戚长发是我杀的,你尽管冲着我报仇便是。”

  戚芳道:“爹爹真的给你害死了?他……他的尸首呢?”

  万震山道:“什么?夹墙中的死人难道不是他?”

  戚芳道:“这里有甚么死人?”万震山和万圭面面相觑,脸色惨白,兀自不信。

  狄云拉起万震山,让他探头到墙洞中一看。万震山颤声道:“世上真……真有会行走的僵尸?我……明明……明明……”说了两句“明明”,不再说下去了,改口道:“好媳妇,我……我是骗骗你的。咱师兄弟虽然不和。却也不致于痛下毒手。你怎么信以为真了?哈哈,哈哈。”

  万震山平时说谎的本领着实不错,但这时惊惶之下,张口结舌,说出来的谎话牵强之至,谁也不会相信。要是他干脆不说,戚芳和狄云还存着万一的希望,他这么一说,两人只有更加确信是他害死了戚长发。

  狄云伸掌搭在他的肩头,说道:“万师伯,你害得我好苦。这一切也不必计较了。

  我只问你一句话:到底我师父是不是给你害死了?”他一面说话,一面运起“神照经”的内功,源源不绝的压到万震山体内。霎时之间,万震山全身犹如堕入了一只大火炉中,似乎连血液也烧得要沸腾起来,片刻也难以抵受,只得说道:“不……不错。戚长发是我害死的。”

  狄云又问:“我师父的尸首呢?你到底放在甚么地方了?”万震山道:“我是将他砌入了这夹墙之中,尸变……尸变,那也是有的。”

  狄云狠狠的凝视着他,想起这几年来自己经历了无穷尽的苦难,那是出于他父子之赐,此刻他又亲口承认了杀死戚长发,如何不教他怒火攻心?若不是已和戚芳相会,心中毕竟欢喜多过哀伤,立时便要一掌送了他的性命。狄云一咬牙,提起万震山的身子,砰的一声,从那墙孔中掷了进去。他身子大,墙孔小,又撞落了几块砖头,这才跌入。

  戚芳“啊”的一声,轻声低呼。狄云提起万圭的身子,又掷入了墙洞,说道:“一报还一报,他父子这样毒害师父,咱们就这么对付他二人。”拾起地下的砖块,便砌了起来,这房中泥灰、铲刀等用具一应俱全。他片刻之间,便将那墙洞砌好了,更在外面刷上了石灰。

  戚芳颤声道:“师……师哥,你终于替爹爹报了这场大仇。若不是你来……师哥,这人的尸体,怎么办?”

  说着,指了指吴坎的尸体。

  狄云道:“咱们走罢!这里的事,再也不用理会了。”

  戚芳又道:“他二人砌在墙中,尚未死去,若是有人来救……”

  狄云道:“旁人如何知道墙内有人?就是有人见到墙上有新刷的石灰痕迹,只道是修补残破,决计猜想不到。咱们把吴坎的移了出去,旁人更加不会到这书房来查察。

  这两人在墙里活不多久的。”当下提起吴坎的尸身,走出书房,向戚芳招手道:“走罢!”

  两人跃出了万家的围墙,狄云抛下吴坎的尸身,说道:“师妹,咱们这会儿到哪里去好?”

  戚芳道:“你想爹爹真的是给他们害死了么?”

  狄云道:“但愿师父仍是健在。只是听万震山的言语,就怕此事不假。”

  戚芳道:“我得回去拿一些东西,你在那边的破祠堂里等我一等。”

  狄云道:“我陪你一起去好了。”

  戚芳道:“不,不好!若是给人撞见,多不方便。”

  狄云道:“我陪着你好些。万家还有别的弟子,没一个是好人。”

  戚芳道:“不要紧。你抱着空心菜,在那边等我。”空心菜经了这场惊吓,抵受不住,早已在妈妈怀中沉沉睡熟。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