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一回 失剑谱万圭疑心 见奸情戚芳惊魂(6)


  万震山虽在极度剧烈的伤痛之中,究竟多历艰险,见戚芳给引了过来,手肘一探,便撞在她腰间的穴道之中,夹手夺下了她手中的瓷瓶,忙不迭的倒药敷在手背之上。万圭也伸手去取解药。戚芳抢过女儿,紧紧的搂在怀中。万震山飞起一脚,将她踢倒在地,随手解下腰带,将她双手反缚背后,又将她两只脚都绑住了。空心菜大叫:“妈妈,妈妈!”万震山反手一记巴掌,打得她晕了过去,但这一掌碰到自己肿起的手背,又是大叫一声:“啊哟!”

  那解药实具灵效,二人敷药之后,片刻间伤口中便流出血水,疼痛渐减,变为麻痒,再过得一阵,麻痒也渐渐减弱。父子二人大是放心。知道性命是拾回来了,见到房中的纸片兀自往窗外飞去,两人惊声大叫:“糟糕!”扑过去拦阻飞舞的纸片。

  但地下的纸屑已乱成一团,一大半掉入了窗外的池中,有的正在盘旋跌落。万震山叫道:“快,快,快抢!”二人飞步奔下楼去。

  万震山和万圭父子奔入园中,拚命去抓四散飞舞的碎纸。但数百片碎纸有的飘飘荡荡吹出了围墙,有的落入了池塘之中,有的随风高飞上天。二人东奔西突,状若癫狂,却哪里又能收集碎片、使得撕碎了的剑谱重归原状?

  万震山手上疼痛虽消,心中的伤痛却是越来越加剧烈,气无可消,大声斥骂儿子:“都是你这小贼,跟我来争夺甚么?若不是你跟我拉扯,这剑谱怎会扯烂?”万圭叹了口气,不再去追抢碎纸,说道:“爹,孩儿若不拦阻,爹爹早将这剑谱扯得更加烂了。”

  万震山道:“放屁!”他心中知道儿子所说是实,但还是不住的道:“放屁,放屁,放屁!”

  万圭道:“爹,好在咱们知道那地方是在江陵城南,再到那本残破的剑谱中去查一查,只要再找到些线索,未始不能找到那地方。”

  万震山听到儿子这么说,精神为之一振,道:“不错,那地方是在‘江陵城南’……”

  忽听得墙外有个声音轻轻的道:“江陵城南!”

  万氏父子陡然间听到这声音,都是大吃一惊,两人一齐跃上墙头,向外望去,只见两个人的背影,正在向小巷中隐没。

  万震山喝道:“卜垣、沈城,给我站住了!”

  但那两人既不回头,也不站住,飞快的走了。万震山待要下墙追去,万圭道:“爹,楼上还有剑谱……还有那……那淫妇。”万震山转念一想,点了点头。

  父子俩回到楼头,只见小女孩空心菜已醒了过来,抱住了妈妈,哭泣不已。戚芳手足被绑,却在不住的安慰女儿。空心菜见到祖父与父亲回来,更是“哇”的一声,惊哭起来。

  万震山上前一脚,踢在她屁股之上,骂道:“你再哭,一刀便穿了你。”空心菜吓得脸都白了,哪里还敢出声。

  万圭低声道:“爹,这淫妇知道你……你杀了她父亲,又知吴坎已死,那是不能留下活口的了。咱们怎生处置她才是?”

  万震山微一沉吟,道:“刚才墙外二人,你看清楚是卜垣、沈城么?”

  万圭道:“正是那二人,错不了!只怕秘密已泄,他们知道江陵城南。”

  万震山道:“事不宜迟,须得急速下手才是。这淫妇嘛,跟她父亲一般处置便了。”

  戚芳既被二人绑住,自己又揭穿了他们的隐秘,自知已无活命之望,听得公公说要将自己和父亲一样处置,也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心中放不下女儿,说道:“万……万郎,我和你夫妻一场,你杀我不打紧,我死之后,你须好好看待空心菜!”

  万圭“嗯”了一声,万震山道:“斩草除根,岂能留下祸胎?这小女孩古灵精怪,今日之事都给她瞧在眼里了,难保她不泄漏出来?”万圭缓缓点了点头。他心中颇为疼爱这个女儿,但父亲的话也很对,若是留下祸胎,难保将来不会有极大的后患。

  戚芳泪水滚下双颊,哽咽道:“你……你们好狠心,连……连这个小小女孩也放不过吗?”万震山道:“塞住她的嘴巴,别让她大嚷起来,吵得通天下都知道了!”戚芳想起女儿难保一命,突然提起嗓子,大叫:“救命,救命!”

  静夜之中,这两声“救命”划破了长空,远远传了出去。

  万圭扑到她的身上,伸手按住她嘴。戚芳还是大叫:“救命,救命!”

  只是嘴巴被丈夫按住了,声音郁闷。

  万震山在儿子长袍上撕下一块衣襟,递给了他。万圭当即将衣襟塞在戚芳的口中。

  万震山道:“将她埋在戚长发这老贼的墓中,父女同穴,最妙不过。”万圭点了点头,抱起妻子,大踏步下楼。万震山抱了空心菜。四个人进了书房。

  戚芳瞧着书房西壁的那堵白墙,心想:“难道我爹爹竟是给这老贼葬在这堵白墙之中?”

  只听万震山道:“我来拆墙,你去将吴坎拖来!小心,别给人发觉了。”万圭应道:“是!”奔向万震山的卧室。

  万震山拉开书桌的抽屉,其中凿子、锤子、铲刀等工具一应俱全,他取出来放在墙边,瞧着那堵白墙,双手搓了几下,回头向戚芳望了一眼,脸上现出十分得意的神情。戚芳不禁打了个寒噤。

  万震山拿起铁锤和凿子,看好了墙上的部位,在两块砖头之间的缝中,将凿子凿了进去。凿裂了一块砖头,伸手摇了几摇,便挖了出来,手法十分熟练。他挖出一块砖头后,鼻子嗅了几嗅。要闻闻夹墙之中是否有戚长发的尸臭。

  戚芳见了他挖墙的手法,想起适才见到他离魂病发作时挖墙、推尸、砌墙的情状,心中已是发毛,待见到他伸鼻去嗅夹墙中父亲尸体的气息,又是害怕,又是伤心,又是愤怒,破口大骂:“你这奸贼,无耻的老贼!”只是嘴巴被塞住了,只能发出一些呜呜的声音。

  万震山伸手又去挖第二块砖头,突然脚步声响,万圭抢了进来,脚步踉跄,身子发抖,说道:“爹,爹!不好了,吴坎……吴坎……”

  万震山回过身来,道:“吴坎怎样?”

  万圭道:“吴坎不见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