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一回 失剑谱万圭疑心 见奸情戚芳惊魂(5)


  戚芳一听二人远去。忙从床底爬了出来,自忖:“却到哪里去好?”一霎时间,六神无主,只觉茫茫大地,竟无一处可以安身:“他们害死我爹爹,此仇岂可不报?但这血海深仇,却如何报法?说到武功、机智,我和公公、万郎实是差得太远,何况他们认定我和吴坎结了私情,一见面就会对我痛下杀手,我又如何抵挡?眼下只有去……去寻找狄师哥,再定计较。空心菜呢?我怎能撇下了她?”一想到女儿,当即拔步奔向后楼,决意抱了女儿先行逃走,再想复仇之法。在她内心,又还不敢十分确定万氏当真是害死了她父亲。万震山是个心狠手辣之徒,但万圭呢?对于丈夫的柔情蜜意,终不能这么快便决绝的抛却!

  她奔到楼下,听得万震山嘶哑的声音在大叫大嚷,心想:“这么叫法,要将空心菜吵醒了!”慈母爱护子女之心实是无微不至,一想到女儿会大受惊吓,便顾不得自身的危险,轻轻走上楼去,小心不让楼梯发出声息。空心菜的卧房便在她夫妻的卧室之后,只用一层薄板隔开。戚芳溜进那间小房,自己卧房中的灯光映了进来,只见女儿睁大了眼,早已醒转,脸上满是恐怖之色,一见母亲,小嘴一扁,便要哭叫出来。

  戚芳急忙抢上前去,将她搂在怀里,做个手势,叫她千万不可出声。空心菜既聪明,又听话。竟是一声也不响,娘儿两人相搂躺在床上。

  只听得万震山大叫:“不成,不成,这止毒药越止越痛,须得寻到那草头郎中,用他的解药来治。”万圭道:“是啊,只有那种解药,才治得好这毒,等天一亮,叫鲁大哥他们大家一齐出马,去寻那草头郎中。”万震山怒道:“怎等得到天亮?啊哟,哎唷!受不了啦,受不了啦!”突然间脚下一软,倒在地下,痛得打滚,叫道:“快,快!拿剑来,将我这双手砍了!快砍了我的手!”只听得那房中家具砰嘭翻倒,瓶碗乒乓打碎之声,响成了一片。空心菜吓得紧紧的搂住了妈妈,脸色大变。戚芳伸手轻轻抚慰,却不敢作声。

  万圭也是十分惊慌,说道:“爹,你……你忍耐一会儿,你的手如何能砍了?咱们找解药是正经。”万震山痛得再难抵受,喝道:“你为何不砍去我双手,解除我的痛楚?啊,知道了,你……你想我快快死了,好独吞这本剑谱,想独自个去寻宝藏……”万圭怒道:“爹,你痛得神智不清了,快上床睡一忽儿。倘若你不来主持大局,我得了这剑谱又有何用?”万震山不断在地下打滚,道:“你说我神智不清,你自己就心怀叵测。我……我痛得要死了……要死了……一拍两散,大家都得不到。”

  突然之间,他红了双眼,从怀中掏出那本剑谱,伸手一页页的撕碎。他十根手指肿得便如一根根红萝卜般,动作不灵,但还是撕碎了好几页。

  万圭大惊,叫道:“别撕,别撕!”伸手便去抢夺。他抓住了半本剑谱,万震山却抓住了一半,牢不放手。那剑谱在血水中浸过,迄未干透,霉霉烂烂的,两人这么一拉扯,登时撕成两半。万圭呆了一呆,万震山又去撕扯。万圭不甘心让这到手的宝藏化作过眼烟云,忙伸手推开父亲,两人在地下你抢我夺,翻翻滚滚,将那剑谱撕得更加碎了。

  突然间听得万圭长声惊呼:“哎唷……你……你……你……糟了……我伤口中又进了毒,啊哟好痛!”原来两人这么你拉我扯,剑谱上的毒质沾进了万圭手背上原来的伤口。这书上的毒质非同小可,片刻之间,万圭手背又高高肿起,那股剧痛椎心穿骨,当真是难以忍受。他武功根底本比父亲差得甚远,久病之后,耐力甚弱,是以毒素一入伤口,随血上行,发作奇快。父子二人在楼板上滚来滚去,惨呼号叫。

  戚芳听了一会,究竟是“一夜夫妻百夜恩,百夜夫妻海样深”,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从床上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冷冷的道:“怎么啦?两个人在干甚么?”

  万氏父子见到戚芳,再也没心情愤怒。万圭道:“芳妹,芳妹,求求你,快去找到草头郎中,请他快配解药,哎唷,哎唷……实在……实在痛得忍耐不住了,求求你……”

  戚芳见他痛得满头大汗的模样,心肠更是软了,从怀中取出那个瓷瓶,道:“解药便在这里!”

  万震山和万圭一见瓷瓶,挣扎着爬起,齐道:“好极,好极!快,快给我敷上。”

  戚芳见万震山目中露出野兽般的凶狠贪婪之光,想起若不乘此要挟,难以查明真相,便道:“慢着,不许动!谁要动上一动,我便将解药抛出窗外,投入水池,大家都死!”说着推开了窗子,又拔开瓷瓶的瓶塞,将这瓶解药悬在窗外,只须手一松,瓷瓶落水,再也无用了。

  万氏父子当即站着不动,我瞧瞧你,你瞧瞧我,各自想着心思。万震山忽道:“好媳妇,你将解药给我,我让你跟了吴坎,远走高飞,决不阻拦,另外再送你一千两银子,让你二人过长远日子……哎唷,好痛……既然当你有他意,圭儿也留你不住……你……你放心去好了。”戚芳心道:“这人真卑鄙无耻,吴坎明明是他你亲手扼死了,却还来骗人。”

  万圭也道:“芳妹,我虽然难过,但自己性命要紧,答应不跟吴坎为难就是。”

  戚芳冷笑一声,道:“你二人猪油蒙了心,还在瞎转这种卑鄙局龊的念头。我只问一句话,你们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就把解药给了你们。”万震山道:“是,是,快问,哎唷,啊哟!”一阵风从窗子中刮了进来。吹得满地纸屑,如蝴蝶般飞舞,那些纸屑都是素心剑谱撕成的,一片片地,飞出了窗外。忽然,一对黑色蝴蝶飞了起来,正是当年她剪的纸蝶,夹在这本唐诗集中。寒风不住的吹进来,那两只纸蝶在房中蹁跹起舞。戚芳心中一酸,想起了当日在石洞中与狄云欢乐相聚的情景。

  万圭也连连催促:“快问!甚么事?我无有不说”

  戚芳一凛,问道:“我爹爹呢?你们把他怎么了?”

  万震山强笑道:“你问你爹爹的事,我……我也不知道啊。哎唷……我很是挂念这位老师弟……哎唷!师兄弟又成了亲家,哎唷,好得很啊。”

  戚芳沉着脸道:“这当儿再说这种话。更有甚么用处?我爹爹给你害死了,是不是?害死他的法儿,就跟你们害死吴坎一样,是不是?将他的尸首已砌入了墙壁,是不是?”

  她连问三声“是不是”,万氏父子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没料想她不但知道自己父亲被害死,连吴坎被杀一事也知道了。

  万圭道:“你……你怎么知道?”

  他说“怎么知道”,便是承认确有其事。戚芳心中一酸,怒火上冲,便想松手将解药投入窗下的池中。万圭瞧出了危机,作势便想扑将上去。万震山喝道:“圭儿,不可莽撞!”他知道当此情景之下,强抢只有误事。

  忽然间,塌塌塌几声,空心菜赤着小足,从卧室中奔了出来,叫道:“妈,妈!”要扑入戚芳的怀中。

  万圭灵机一动,一伸臂,半路上便将女儿抱了过来,右手摸出匕首,对准女儿的天灵盖,喝道:“好!咱们一家老少,今天便一起死了,我先杀了空心菜再说!”

  戚芳大惊,这女儿是她命根,忙道:“快放开她,关女儿甚么事?”

  万圭道:“反正大家活不成了,我要先杀了空心菜!”手臂一落,一刀便向空心菜头顶刺落。

  戚芳道:“不,不!”扑过来抢救,伸手抓住万圭的手腕。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