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回 袅袅清香燃心愿 汪汪泪眼注柔情(7)


  戚芳勉强笑了笑,觉得脸盆中的毒血气味极是刺鼻,于是端过一只青瓷痰盂来接血,将铜盆端了出去。只走出两步,毒血的气息直冲上来,头脑中一阵晕眩,不由得心道:“这蝎毒这么厉害!”快步走到外房,将脸盆放在桌边地下,转过身来,伸手入怀去取条手帕,要掩住鼻子,再去倒血。

  她右手一伸到怀中,便碰到了那本唐诗。戚芳怔了一怔,一颗心又怦怦跳了起来,摸出这本旧书,坐在桌边,一页页的翻过去。她记得清清楚楚,那日翻检旧衣,爹爹西瓜大的字识不上几担,不知从那里检了这本书来,她刚好剪了两个绣花样儿,顺手便挟在书中了。那天下午和狄师哥一齐去山洞,将这本书带了去,以后就一直留在那边。怎么会到了这里?是狄师哥叫这位郎中送来的么?

  “这郎中……莫非……他……他右手的五根手指都给吴坎削去了。这郎……这郎中……为什么?为什么他……他的右手始终不伸出来?”突然之间,戚芳想起了这件事。那郎中给万圭敷药时,戚芳没留心他只用左手而不用右手,这时想到狄云的手指被吴坎削去,眼前现出了那郎中开药箱、取药瓶、拔瓶塞、倒药末的情景,这许多事,都是用一只左手来做。

  “难道,他就是师哥?怎么相貌一点也不像?”她心烦乱,忍不住悲从中来,眼泪一滴滴的都流在手中那本书上。

  泪水滴到书页之上,滴在那两只用黑纸剪的蝴蝶上,这是“梁山伯和祝英台”,他们要死了之后,才得团圆……

  万圭在隔房说道:“芳妹,我闷得慌,要起来走走。”但戚芳沉浸在回忆之中,没有听见。她在想:“那天他打死了一只蝴蝶,将一对情郎情妹拆散了。是不是老天爷罚他因此而受苦受难……”

  突然之间,背后一个声音惊叫了起来:“这……这是……‘素……素心剑谱!’”

  戚芳吃了一惊,一回头,只见万圭满脸喜悦之色,兴奋异常的道:“芳妹,芳妹,你从哪里得来了这本书?你瞧,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双手按住了那本《唐诗选辑》,只见在一首题目写着“圣果寺”的诗旁,现出“三十三”三个淡黄色的字来,这几行字上,溅着戚芳的泪水。

  万圭大喜之下,忘了克制,叫道:“秘密在这里了,原来要打湿了,便有字迹出现!妙极,妙极!一定是这本书。空心菜,空心菜!”他大声叫嚷,将女儿叫醒,说道:“空心菜快去请爷爷来,说有要紧事情。”小女孩答应着去了。

  万圭紧紧按着那本诗集,忘了手上的痛楚,只是说:“一定是的,不错,爹爹说那剑谱充作是《唐诗选辑》,那还不是?他们就是揣摸不出这中间的秘密。原来要弄湿书页,秘密才显了出来。”

  他这么又喜又跳的叫嚷,戚芳已是明白了大半,心想:“这就是我爹爹和公公所争的什么《素心剑谱》?这么说来,是我爹爹得了去,我不知好歹,拿去挟了鞋样?爹爹不见了这本书,怎么不找?嗯,想来一定是找过的,找来找去找不到,以为是师伯盗去了。他为什么不问我,这真是奇了!”

  如果是狄云,他这时候就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会知道只因为戚长发是个最工心计之人,即使在女儿面前,也不肯透露半点口风。不见了书,拚命的找,找不到,便装作没事人一般,暗暗察看窥探,用各种方法来侦查,看是不是狄云这小子偷了去?是不是女儿偷了去?只因为戚芳不是“偷”,不会做贼心虚,戚长发自然查不出来。

  万震山从街上回来,正在花厅吃点心,听得孙女叫唤,还道儿子毒伤有变,一碗豆丝没吃完,放下筷子,抱起孙女,大步来到儿子书房,一上楼梯便听见万圭喜悦的声音:“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芳妹,怎么你会在书页上溅了些水?天意,天意!”

  他自然不知道,这是他妻子在思念另一个男子时所流的眼泪。

  万震山听到儿子说话的音调,便放了一大半心事,举步踏进房中。万圭拿着那本《唐诗选辑》,喜道:“爹,爹,你瞧,这是什么?”万震山一见到那本薄薄的黄纸书,心中一震,忙将孙女儿放在地下,接过万圭递来的那本书,一颗心怦怦乱跳。化尽心血找了十几年的《素心剑谱》,终于又出现在眼前。

  不错,正是这本书!他和言达平、戚长发两个师弟谋害师父而抢到的,正是这本书。三个人在旅舍之中,翻来覆去的同看这本剑谱。可是这何尝是剑谱,只是一本平平无奇的唐诗,和坊中出售的几千本《唐诗选辑》完全一样。师兄弟三人曾拿这本书到太阳光下一页页的去照,想发现书中有什么夹层;也曾拿书中这几十首诗顺读、倒读、横读、斜读,跳一字读、跳二字读……想要找出其中所含的大秘密来……然而一切心血全是白费了,三个人互相猜疑,都怕旁人发现了秘密而自己不知。三个人晚上睡觉之时,将这本书锁入铁盒,而铁盒又用三根小铁链分别系在三人的手腕上。但某一天的早晨,那本书终于是不翼而飞。

  于是十几年来无穷的勾心斗角,无尽的探访寻找。突然之间,这本书又出现在眼前。

  万震山翻到第四页上,不错,书页的左上角正是被撕去了小小的一角,那是他当年偷偷做下的记号,生怕言师弟或是戚师弟用一本同样的《唐诗选辑》来掉包,而自己尚是蒙在鼓里。他又翻到了第十六页,不错,当年自己划着的那个指甲痕仍是在那里。这是真本!

  他点了点头,强自抑制内心喜悦,向儿子道:“正是这本书,你从哪里得来的?”万圭的目光转向戚芳,问道:“芳妹,这本书是从那里来的?”

  戚芳自从一见到万圭的神情,心中所想的只是自己爹爹:“爹爹不知到了那里?我这不孝的女儿,将他这本书拿到了山洞之中,他老人家这可找得苦了。他们都在争这本书,爹爹心中,对这本书一定是非常非常的宝贵。不知这本旧书有什么用?然而当年是我拿了爹爹的,决不能让这书落入公公手中。”

  如果是在一天之前,还不知道狄云受陷害的内情,对丈夫的还是满腔柔情和体贴,那么在她心中,丈夫的份量未必便及不上父亲,何况,父亲不知究竟到了那里,不知道会不会再回来,然而现在情形可不同了。“我决不能让爹爹这本书落入他们手中。狄师哥去取了这本书来,交在我的手里,当然不能落入他们手中。”不但是为了爹爹,更为了狄师哥!”

  当万圭问她“这本书是那里来的”之时,她心中只是在想:“怎样将这本书夺回来?”书是在公公手里。万震山武功卓绝,自己决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丈夫便在旁边,硬夺是不成的。她心中飞快的在转念头,眼珠骨溜溜的转动。

  突然间,她看到了书桌旁那只铜盆,盆中盛着半盆血水,一大半是万圭洗过脸的水,一少半是他手背上伤口中流出来的毒血。这盆水全成了紫黑色……如果悄悄将书丢进了血水之中,他们就找不到了。可是,怎么能有机会将书投进盆中?

  万震山和万圭父子的两对眼睛都凝视着戚芳。万圭又问:“芳妹,这本书是那里来的?”戚芳心中一凛,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从房里出来,便看见桌上放着。这不是你的么?”

  万圭一时想不明白,暂时不再追究,一心要将重大的发现说给父亲知道:“爹,你瞧,这书页子一沾湿,便有字迹出来。”他伸出食指,指着《圣果寺》那首诗旁淡黄色的三个字:“三十三”。

  (如果他知道这是他妻子的泪水,是她念狄云而流的眼泪,他心中不知是得意,还是愤怒?)

  万震山伸指点着那首诗,一个字,一个字的数下去:“路自中峰上,盘回出壁箩。到江吴地尽,隔岸越山多。古木丛青霭,遥天浸白波。下方城……”第三十三字,那是个“城”字!

  万震山一拍大腿,说道:“对啦,正是这个法子!原来秘密在此。圭儿,你真是聪明,亏你想到这个道理!要用水,不错。咱们当年就是没想到要用水!”

  (如果他知道这是他媳妇的泪水,是她思念另一个男人而流的眼泪,不知他心中是高兴,还是气愤?)

  戚芳见他父子二人兴奋之极,聚头探索书中的秘奥,便拉着女儿的手去到内房,将她搂在怀里,轻声道:“空心菜,那只面盆,你瞧见么?”小女孩点了点头,道:“瞧见的。”戚芳道:“等会爷爷、爹爹、和妈妈一起奔出去,你就将爷爷手中那本书悄悄丢在面盆里,让脏水淹着,别给爷爷和爹爹看见。”小女孩大喜,只道是妈妈耍玩一种极有趣的游戏,拍掌笑道:“好,好!”戚芳道:“你可千万别让爷爷和爹爹知道,也别跟他们说!”小女孩道:“空心菜不说,空心菜不说!”

  戚芳走到房外,说道:“公公,我觉得这本书中有点古怪。”万震山转过身来,道:“什么古怪!”他内心隐隐早觉得这本书突然出现,来得太过容易,恐怕不是吉兆,戚芳这么一说,更增他的忧虑。戚芳道:“在这里!”说着便伸出手去。万震山将那本唐诗交了给她,戚芳翻着书页,从书中取了那两只黑蝴蝶的剪纸出来,道:“公公,你这书中本来有这两只蝴蝶么?”万震山将两只纸蝴蝶接了过去,道:“没有!”戚芳道:“这是什么意思?武林之中,可有那一号人物外号叫做‘黑蝴蝶’什么的?他们留下这本书,只怕是意图寻仇?”

  江湖人物留记号寻仇示警,原是十分寻常,万震山生平坏事做了不少,一听到戚芳之言,又见这一对黑蝴蝶剪后栩栩如生,不禁悍然而惊,寻思:“我有什么仇家外号叫做‘黑蝴蝶’?”

  他正自沉吟,忽听得戚芳喝道:“是谁?在这里鬼鬼祟祟的!”伸手向窗外屋顶上一指。万氏父子同时向窗外瞧去。戚芳反身从墙上摘下两柄剑,一柄抛给万震山,一柄抛给万圭,叫道:“我见到三个人的背影!”万氏父子接住兵刃,戚芳拉开抽屉,将那本唐诗掷了进去,低声道:“莫给敌人抢了去!”万氏父子点了点头,三人一齐从窗口跃出,登上瓦面,四下一看,不见有人。万震山道:“到后面瞧瞧!”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