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回 华屋老丐掏宝藏 万门弟子下湘西(6)


  言达平摇了摇头,道:“还没找到。戚老三的心机,咱哥儿两都不是他对手。我猜不到他将剑谱藏在哪里。”狄云心中又是一凛:“看来他师兄弟三人合力抢到剑谱,却又给我师父独自拿了去?可是这些年来,怎地又是丝毫没有动静?是了,定是我师父下手极是巧妙,他们一直没有觉察出来。师父既不在此处,剑谱自会随身携带,怎会埋藏在这屋中?拚命到这里来翻寻,那不是太傻了么?”

  可是,他知道万震山和言达平决计不是傻瓜,比自己恐怕要聪明十倍。这中间,到底隐藏着什么阴谋和机关?

  万震山哈哈大笑,说道:“师弟,你还装什么假惺惺,人家说咱们三师弟是‘铁锁横江’,手段厉害,我说呢,还是你二师弟厉害。拿来!”说着又伸出了双手。

  言达平拍拍衣袋,道:“若是我拿到了,咱哥儿两还分什么彼此?一起练练,截长补短,那也很好啊。师哥,不是做兄弟的危言耸听,这件宝贝若是兄弟得到了,我一人决计对付不了,非得师兄主持大局,让做兄弟的在旁协助不可。但若是师兄得到呢,嘿嘿,师兄门下弟子虽多,功夫都还嫩着点,只怕也须让做兄弟的凑帮忙合计合计。”

  万震山道:“你到过那边山洞里了,找到了什么东西?”言达平奇道:“什么山洞?这附近有个山洞么?”万震山道:“师弟,你我数十年老兄弟,何必到头来再伤了和气?请你取将出来,大家同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何?”言达平道:“这可奇了,你怎么一口咬定是我拿到了?若是我已得手,还在这里挖挖掘掘的干什么?”万震山道:“你鬼计多端,谁知道你干什么?”言达平道:“师哥,三师弟的东西,哪有这么容易找到的。我瞧啊,也不会是放在这屋中,再掘三天,若是仍旧没什么结果,我是不想搞下去了。”

  万震山冷笑道:“是啊,我瞧你还是再掘十天半月的好,装得像些。”言达平勃然变色,便要翻脸,但一转念间,忍住了怒气,道:“师兄,要怎样才相信?”他解开衣襟,除下长袍,抓住袍子下摆,倒了转来,抖了两抖,叮叮当当的,跌出几两碎银子和一只鼻烟壶来,他也不去拾,任由这些银子和鼻烟壸掉在地下。

  万震山道:“你有这么蠢,怎会随身收藏?就算是藏在身边,那也是贴肉收的,不会放在袍子袋里。”言达平叹了口气,道:“师兄既是信不过小弟,那就来搜搜吧。”万震山道:“如此得罪了。”向万圭和沈城使个眼色。两人点了点头,还剑入鞘,一左一右,走到言达平身边。万震山向卜垣和鲁坤又横了眼色,两人慢慢的绕到言达平身后,手中紧紧抓住了剑柄。

  言达平拍拍内衣的口袋,道:“请搜!”万圭道:“师叔,得罪了!”伸手便去摸言达平的口袋,突然之间,“啊”的一声尖叫,急忙将手探了出来,火光之下,只见他手上爬着一只大大的毒蝎。万圭只痛得连连顿足,反手往土坑边上一击,拍的一声,将那只毒蝎打得稀烂,但手背中了剧毒,登时高高肿起。万圭要逞英雄,不肯呻吟,但额上汗珠,却如黄豆般渗了出来。言达平失惊道:“啊哟,万贤侄,你从那里去搞了这只毒虫来?这是花斑毒蝎,厉害得很哪。师哥,快,快,你有解药没有?只要救迟了一步,那就不得了,了不得!”

  只见万圭的手背由红变紫,由紫变黑,一道红线,缓缓向手臂升上去。万震山知道中了言达平的陷阱,说不得,只好忍一口气,说道:“师弟,做哥哥的服了你啦。我这就认输,你拿解药来,咱们拍手走路,不再来向你啰嗦了。”

  言达平道:“这解药么,从前我是有过的,只是年深日久,不知丢在那里了,过几天我慢慢跟你找找,或许能找得到。要不然,我到大名府去,找到了药方,另外给你配过,那也成的。谁教咱师兄弟情谊深长呢。”

  万震山一听,当真是要气炸了胸膛,这种毒蛇、毒蝎之伤,一时三刻便能要了人性命,只要这道红线一通到胸,立时便即气绝毙命,说什么“过几天慢慢找找”,此处到河北大名府千里迢迢,说什么找药方配药,居然还亏他有这等厚颜无耻,说什么“谁教咱师兄弟情谊深长”,但是眼见爱子命在顷刻,只好强忍怒气,君子报仇,三年未晚,便道:“师弟,这个筋斗,我是栽定了。你要我怎么着,便划下道儿来吧。”言达平慢条斯理的,侧头想了一想,说道:“师哥,我有什么道儿好划给你行?你爱怎么便怎么吧。”

  万震山心道:“好,你迫得我紧,一步也不让,日后总要你知道我的厉害。”说道:“好吧,姓万的永远不再和师弟相见,再向师弟啰嗦什么,我姓万的不是人。”言达平道:“这个是不敢当。做兄弟的只求师哥说一句,那‘素心剑’,该当归言达平所有,是言达平自己找到,那是无话可说,就算是师哥找到了,也当让给兄弟。”

  万圭半身麻木,毒气渐渐入脑,只觉一阵晕眩,身子摇摇摆摆,不由自主的打起转来。鲁坤叫道:“师弟,师弟!”伸手扶住了他,撕破他的衣袖,只见那道红线已过腋下。他转头向着万震山,叫道:“师父,什么都答应吧!”意思是说:“今日无奈答允,日后再行反悔,也还不迟。”万震山道:“好,这素心剑谱,就算是师弟你的了,恭喜!恭喜!”万圭是他的独生爱子,自不能眼睁睁的让他这般死去。

  言达平道:“既是如此,让我进屋去找找,说不定能寻得到什么解药,那是要瞧万贤侄是不是有这门造化了。”说完慢吞吞的转身入内。万震山使个眼色,鲁坤和卜垣跟了进去。过了好一会,三人都没出来,也没听到什么声息,只见万圭神智昏沉,由沈城扶着,已是不能动弹。

  万震山心中焦急,向冯坦道:“你进去瞧瞧。”冯坦道:“是!”正要进去,只见言达平走了出来,满面春风的道:“还好!还好!这不是找到了吗?”手中高举着一个小瓷瓶,道:“这是解药,行,治蝎毒是再好不过了。”说着走到万圭身边,拔开瓶塞,倒了一点儿黑色的药末出来,道:“万贤侄,你好大的命啊。”将这些药末敷上万圭的手背。

  这解药倒也真灵,只见伤口中不住渗出黑血来,一滴滴的流在地下,黑血越流越多,万圭手臂上那道红线便缓缓向下,回到臂弯,又回到手腕。万震山吁了口气,心中又是轻松,又是恼恨,儿子的性命是保全了,可是这一仗大败亏输,还没动手便受制于人。又过了一会,万圭睁开了眼睛,叫了声:“爹!”

  言达平用瓶塞将瓷瓶的口塞好,将瓷瓶放回怀中,笑道:“不送了,请吧!”万震山向沈城道:“叫他们出来。”沈城应道:“是!”走到厅后,大声叫道:“鲁师哥、卜师哥,快出来,咱们走了。”可是不听见应声。他又叫了几声,内堂仍是声息全无。沈城也不等师父吩咐,径自冲了进去,可是他这一进去,也就此不出来了。

  万震山惊疑交集,但随即明白:“言达平这厮的屋里不是伏有高手,便是布置下什么机关,以致我三个徒儿一走进去,便都着了他的道儿,这会儿再软言相求,已是无益。”当即刷的一声,长剑出鞘,刃吐青光,疾向言达平喉头刺了过去。

  狄云从未见万震山显示过武功,这时见他这一招刺出,狠辣稳健,心中暗道:“很好,这一剑中倒似无懈可击。”要知狄云此时武功非同小可,他在别人出招之时,第一眼看的就是对方招数中有什么破绽,万震山这一招中居然没有破绽,可见此人的剑法已是十分了得。

  言达平斜身一让,左手抓住拐杖下端,右手抓住拐杖的龙头,双手一分,擦的一声轻响,白光耀眼,他手中已多了一柄长剑。原来那拐杖的龙头便是剑柄,剑刃藏在杖中,拐杖下端便是剑鞘。他一剑在手,当即还招,只听得叮叮叮叮之声不绝,师兄弟二人便在土坑中斗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