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回 华屋老丐掏宝藏 万门弟子下湘西(5)


  过不多时,便有人向这边走来,听那脚步声竟然有七八人之多。狄云从树后望将出去,只见当先一人衣服光鲜,油头粉脸,相貌好熟,跟着又有一人手中提着铁铲,走了过来。这人长身玉立,相貌英俊。狄云一见,不由得怒气上冲,立时便想冲出去一把捏死了他。原来这人非别,正是那个夺他师妹,送他入狱,害得他受尽千辛万苦的万圭。

  旁边那个年纪略轻的,却是万门小师弟沈城。

  那两人一走过,后面来的都是万门弟子,鲁坤、孙均、卜垣、吴坎、冯坦一齐到了。万门本有八弟子,二弟子周圻已在荆州城废园中为狄云所杀,现下只剩下七人。狄云好生奇怪:“这批人赶到这里,寻什么宝贝?”只听到沈城叫了起来:“师父,师父,这里有个山洞。”那苍老的声音道:“是吗?”语音中抑制不住喜悦之情。跟着一个高大的人形走了过来,正是五云手万震山。狄云和他多年不见,只见他精神矍铄,步履沉稳,丝毫不见苍老之态。他几步大步,便进了山洞。跟着听得洞中传出来诸人的声音:“这里有人住的!”“灰尘积得这样厚,多年没有人来了。”“不,不!你瞧,这里有新的足印。”“啊,这里有新手印,有人刚来过不久。”“一定是言师叔,他……他将素心剑谱偷了去啦。”

  狄云又是吃惊,又是好笑:“他们找的是素心剑的剑谱么?怎么搞了这么久,还是没找到。言师叔?什么言师叔?师父说过,他有个二师兄,叫做言达平,失踪多年,音讯不知,只怕早已不在人世,怎么又钻了出来夺素心剑谱?这明明是我留下的手印脚印,这些人疑神疑鬼,真是活见鬼了。”

  只听万震山道:“大家别忙着起哄,静心四下里找一找。”有人道:“言师叔既到这里来过,那里还不拿去的?”有人道:“戚长发这厮真工心计,将剑谱藏在这里,别人还真是不容易找到。”又有一人道:“他当然工于心计啊,否则怎么会叫做‘铁锁横江’?”只听得各人乱轰轰的在山洞中一阵翻掏。山洞中本来没什么东西,各人这样乱翻,也不过是将几件破烂物事东丢来,西丢去的移动一下位置而已。跟着铁铲挖地之声响起,但山洞底下都是岩石,根本就挖不进去。万震山道:“这里没什么东西留着了,大伙出去,到外面合计合计。”

  各人随着师父出来,远远的走到一条小溪之旁,在光秃秃的岩石上坐了下来。狄云不愿给他们发见,不敢走近。这八个人说话声音又低,便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过得好一会,八个人站起身来走了。

  狄云心想:“他们说是来找素心剑的剑谱,现下还没找到,却疑心是给什么言师叔盗了去。我师父的故居给改成了一座大厦,那老丐说要找什么聚宝盒……啊,是了,是了!”

  突然之间,便似一道灵光闪过他的脑海,猛地里恍然大悟:“这老乞丐那里是找聚宝盒,他也是在寻素心剑的剑谱。他认定这剑谱是落入了我师父手中,于是到这里来详加搜寻,为了掩人耳目,先起这么一座大屋,然后再在屋中挖坑找寻,生怕别人起疑,传出风声说是找聚宝盒,那还不是欺骗乡愚?”

  他跟着又想:“那日万师伯在荆州做寿,这位老乞丐日夜窥伺在侧,显然是别有用心。嗯,万震山他们找不到剑谱,岂有不到那大屋去查察之理?只怕他们到来已久,早已去查察过了。这件事显是尚未了结,我在那大屋中等着瞧热闹便是。这中间大有蹊跷,大有蹊跷。”

  “可是我师父呢?他老人家到了何处?他故居给人搞得这么天翻地覆,他老人家知不知道?”

  “师妹呢?她是留在荆州城里,享福做少奶奶吧。万家的人来搜索她父亲的屋子,多半是不会给她知道的。这时候,她在干什么呢?”

  晚上,大厦中又是四壁点起了明晃晃的烛火。十几个乡民拿起了锄头铁铲,用力挖地。狄云也混在人群中挖地,既不特别出力,也不偷懒,要旁人越少注意到他越好。他头发蓬松,不剃胡子,大半张脸都给毛发遮住了,再涂上一些泥灰,简直是没露出半点本来面目。

  这一晚,他们在挖北边一带,那老乞丐背负着手,在坑边走来走去。当然,他现在完全不像是个乞丐了,衣饰富丽,左手上戴着个碧玉戒指,腰带上挂了好大的一块汉玉。

  突然间,狄云听到屋外有人悄悄掩来,东南西北,四面都有人。这些人离得还很远,那老丐显是并未知觉。狄云侧过身子,斜眼看那老丐,只听得脚步声慢慢近了,五个、六个……七个……八个,是了,便是万震山和他的七个弟子。但那老丐还是没有发觉。在狄云耳中,那是听得清清楚楚,便如在身边一般,可是老丐却如耳朵聋了一般。

  五年之前,狄云对那老丐敬若神明。他只教了狄云三招剑法,便将万门八弟子打得落花流水,全无招架的余地。“但现在,怎么他的武功变得这样差了,难道不是他么?是认错人了么?不,决不会认错的。”狄云却没想到是他自己的武功已进步到了几乎是登峰造极的地步。于他是清晰可闻的声音,在旁人耳中却是半点声音也没有的。

  这八个人越来越近,狄云很是奇怪:“这八个人真是好笑,谁还听不到你们偷偷掩来,还是这么蹑手蹑脚,鬼鬼祟祟?”那八人又走近了十余丈,突然间,那老丐身子微微一颤,侧过了耳朵,倾听动静。狄云心想:“他听见了?他是聋的么?”其实,这八人相距尚远,若是换作一两年前的狄云,他还是听不到这些脚步声,再走近些,也还是听不到的。

  那八个人更加近了,走几步,停一停,显然是防屋中人发现。可是那老丐已经发觉了。他转过身来拿起倚在壁角的一根拐杖,那是一根很粗的龙头木拐。狄云心想:“用这拐杖当兵器么?”

  突然之间,那八人同时快步抢前,四面合围,向这间大屋奔来。砰的一声响,大门被人踢开,万圭当先抢入,跟着沈城、卜垣跟了进来。七个人涌进大门之后,手中各挺长剑,将那老丐团团围住。那老丐哈哈大笑,道:“很好,哥儿们都来了!万师哥,怎么不请进来?”

  只听得门外一人纵声长笑,缓步踏入,正是五云手万震山。他和那老丐隔坑而立,两人相互打量,过了半晌,万震山才道:“言师弟,五年不见,你发了财啦。”

  这三句话钻入狄云耳中,他头脑中登时一阵混乱:“什么?这老丐便是……便是二师伯言达平?”只听那老丐道:“师哥,我发了点小财,你这几年买卖很好啊。”万震山道:“托福!喂,小子们,怎么不向师叔磕头?”鲁坤等一齐跪下,说道:“弟子叩见师叔。”那老丐笑道:“罢了,罢了!手里拿看刀剑,磕头可不大方便,还是免了罢。”狄云心道:“如此说来,这人果然是言师伯无疑了。”

  万震山道:“师弟,你在这里开煤矿吗?怎么挖了这样大一个坑?”言达平嘿嘿一笑,道:“师兄猜错了,小弟仇人太多,想在这里躲避,挖了深坑,乃是一作二用。仇人若是给小弟杀了,那随就手掩埋,不用挖坑。倘若小弟给人家杀了,这土坑便算是小弟的葬身之地。”万震山笑道:“妙极,妙极,师弟想得周到。师弟身子也不大,我看这坑是够深的了,不用再挖。”言达平道:“葬一个人是绰绰有余的,葬八个人恐怕还不够。”

  狄云听他二人一上来便是唇枪舌剑,针锋相对,不禁想起丁典的说话,寻思:“他师兄弟三人合力杀死了他们的师父梅念笙。受业恩师尚且可杀,相互之间又有什么情谊?听丁大哥说过,他师兄弟三人夺到了素心剑的剑谱,却没有得到剑诀。那剑诀尽是一些数字,什么第一字是‘四’,第二字是‘五十一’,第三字是‘三十三’,第四字是‘五十三’,丁大哥一直到死,也没说完。剑谱不是在他们手中么?怎地又会到这里来找寻?”

  只听得万震山道:“好师弟,咱两同门这许多年,你知道我的心思,我也早看穿了你的肚肠,还用得着绕圈子说话么?拿来!”说了这“拿来”两字,便即伸手而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