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回 遍染雪谷亲仇血 紧萦石壑恩怨情(4)


  水笙大惊,喝道:“你快走开。”花铁干狞笑道:“我为什么要走开?活人比死人好吃,咱们宰了他分而食之,有何不美?”说着又走近了一步。水笙无法可施,拚命摇晃狄云,叫道:“他过来啦,他过来啦。”只见花铁干一掌举起,便欲往狄云身上击落,水笙挥起血刀,一招“金针渡劫”,便向花铁干刺去。她使的乃是剑法,但这血刀锋锐异常,却也颇具威力。花铁干短枪已断,赤手空拳,生怕给这削铁如泥的血刀带上了一刀,倒也不敢轻敌,施展空手入白刃先夺过来再说。

  狄云晕了一阵,朦朦胧胧中听到水笙大叫:“他过来啦。”一时昏昏沉沉的还不知是什么意思,跟着便听到一阵呼斥叱喝之声。他睁开眼来,月光下只见水笙手舞血刀,和花铁干斗得正酣,她虽仗着手有利器,但一来不会使刀,二来武功和花铁干相差实在太远,左支右绌,连连倒退,到得后来,只望手中兵刃不为敌人夺去,哪里还顾得到伤敌。她每斗几合,便回头向狄云叫道:“快醒转来,他要来杀你啦。”

  狄云一听,心中一凛:“好险,好险,适才是她救了我的性命。若不是她出力抵挡,花铁干早将我打死了。虽然我胸腹有乌蚕甲保护,但他用石头砸我头脸,还能砸不死么?眼见水笙连遇险着,一跃而起,呼的一掌,便向花铁干打去,花铁干还掌相迎,蓬的一声响,两人都坐倒在地。原来狄云内力深厚,花铁干掌法高明,双掌相交,竟是不相上下。

  花铁干武功高,应变速,被狄云一掌震倒,随即跃起,第二掌又击了过来。狄云不及站起,只得坐着还了一掌。岂知他虽是坐着,掌力丝毫不弱,又是蓬的一声,狄云被激得翻了个倒翻筋斗,花铁干却是腾腾腾倒退三步,胸间气血翻涌,心下暗惊:“这小恶僧内力如此深厚!”但两掌交过,知他掌法极是平庸,斜身侧进,第三掌又击了过去。

  狄云坐着挥掌还击,不料花铁干的手掌飘飘忽忽,从他脸前掠过,狄云一掌打空,跟着拍的一下,胸口受了他一掌。幸好他有乌蚕甲护身,不致受伤,但也是禁受不起,刚要站起,复又坐倒。花铁干一掌得手,第二掌跟着又至。他虽以“中平枪”驰名武林,号称“中平无敌”,但拳脚功夫也甚了得,这时把一路“岳家散手”使将出来,掌影飘飘,左一掌,右一掌,都打中狄云身上。狄云还出手去,均给他以巧妙身法避过,两人武功实在相差太远,狄云内力再强,也是绝无机会施展。

  到得后来,狄云只得以双掌护住头脸,身上任他殴击,一站起身来,又被击倒。花铁干祗想尽早料理了他,免生后患,一掌掌的狠打。狄云连吐了三口血,行动已大见迟缓。水笙初时插不进去相助,待见狄云垂危,祗得挥刀往花铁干背上砍去。花铁干侧身避过,反手擒拿,夺她兵刃。狄云使劲拍出一掌,掌风登时将花铁干全身罩住了。花铁干闪避不得,只得出掌相迎。说到以内力相拚,花铁干却不是对手了,祗觉眼前金星乱冒,半身酸麻。

  水笙叫道:“快走,快走!”拉着狄云,抢进了山洞。两人抢过几块大石,堆在洞口,水笙手执血刀,守在石旁。这山洞洞口甚窄,几块大石虽是不能堵塞,但花铁干要进山洞,却也必须搬开一两块石头才成。祗要他来出手搬石,水笙便挥刀斩他双手。

  过了好一会,外边并无动静。水笙道:“小恶……小……”她一直叫惯了他“小恶僧”,但这时联手跟他迎敌,再叫“小恶僧”未免不好意思,只说了两个“小”字,便接下去道:“你伤势怎样?”狄云道:“还好……”忽听得花铁干在外面哈哈大笑,说道:“两只小杂种躲了起来,在洞中做那不可告人之事了。”水笙脸上一阵发热,心中却也真有些害怕,她认定狄云是个“淫僧”,品行不端,跟他同在山洞之中,实是危险不过,不由得向左斜行几步,跟他离得越远越好。

  祗听花铁干又叫道:“两个狗男女躲着不出来,老子却要烤肉吃了,哈哈,哈哈!”水笙大惊:“他要吃我爹爹,怎么办?”狄云这几年来事事受人冤枉,这时听得花铁干又在血口喷人,如何忍耐得住?突然推开石头,如一头疯虎般扑了出去,左一掌,右一掌,奋力向花铁干狂击过去。

  花铁干避过两掌,左掌画个圆弧,右掌从背后拍出,从狄云做梦也想不到的方位拍了过来,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打在他背上。狄云又吐出一口鲜血,脑后中迷迷糊糊,眼前这花铁干似乎变成了万震山、万圭、江陵县的知县,凌退思、宝象……这许许多多凌辱虐待他的恶人。他张开双臂,猛地将花铁干牢牢抱住了。

  花铁干一拳打在他鼻子上,登时打得他鼻血长流。但狄云已不觉疼痛,抱住他腰间的一双手越箍越紧。花铁干祗觉呼吸不畅,心中也有些惊惶,便在此时,水笙手执血刀,抢近身来。花铁干大惊,双拳猛力在狄云胁下一撞。狄云吃痛,臂上无力,花铁干用力一挣,解脱了他双臂环抱,再也不敢和这狂人恶斗,接连纵跃,离他有十余丈,这才站定。

  水笙见狄云摇摇晃晃,站立不定,满脸都是鲜血,想伸手相扶,却又很有些害怕,战战兢兢的走近两步。狄云喝道:“我是恶和尚,是小淫僧,别走过来,免得我污了你大侠小姐的声名,滚开,滚开!”水笙见他神态狰狞,目露凶光,吓得倒退了两步。

  狄云不住喘息,摇摇摆摆的向花铁干走去,叫道:“你们这些恶人,万震山、万圭,你们害不死我,打不死我。过来啊,来打啊,知县大人,知府大人,你们就会欺压良善,有种的过来拚啊,来打个你死我活……”

  花铁干心道:“这个人发了疯,是个疯子!”向后纵跃,离他更远了些。

  狄云仰天大叫:“你们这些恶人,天下的恶人都来打啊,我狄云不怕你们。你们把我关在牢里,穿我琵琶骨,斩了我手指,抢了我师妹,踩断我大腿,我都不怕,把我斩成肉酱,我也不怕!”

  水笙听得他如此大叫,害怕之中不禁起了怜悯之心,听他叫道“抢了我师妹,踩断我大腿”更是心中一动:“这小恶僧原来满怀心事,受过不少苦楚。他的大腿,是我纵马踩断他的。”

  狄云叫得声音也嘶哑了,终于身子一晃,摔倒在雪地之中。

  花铁干不敢走近,水笙也是不敢走近。

  ***

  半空中的兀鹰不住在盘旋。见狄云躺在地下,一动也不动。祗道是死了。蓦地里一头兀鹰扑将下来,向狄云额头上啄去。狄云昏昏沉沉的似晕非晕,给兀鹰这么一啄,立时醒转。那鹰见他身子一动,急忙扬翅上飞,狄云大怒,喝道:“连你这畜生也来欺侮我!”一掌击出。他这一掌劲力厉害之极,那鹰离他身子已有五尺,被掌力所震,登时毛羽纷飞,落了下来。狄云一把抓起,哈哈大笑,一口咬在鹰腹,那鹰双翅乱扑,极力挣扎。狄云祗觉咸咸的鹰血不住流入嘴中,便如一滴滴精力流入体内,忍不住又手舞足蹈起来,叫道:“你想吃我?我先吃了你先,我吃了你。”

  花铁干和水笙见他这等生吃活鹰的疯状,都是不禁骇然。花铁干生怕这疯子狂性大发,随时会过来同自己拚命,还是远而避之的为妙,当下绕到雪谷东首,心想这疯子捉鹰之法倒是不错,当下仰卧在地,要想依样葫芦,装死捉鹰。岂知兀鹰虽然上当,下来啄食,但花铁干挥一掌击去,却没能将鹰击落。原来他内力和狄云相差甚远,掌法虽巧妙,可是苍鹰闪避的灵动,却更加迅捷得多。

  狄云喝了几口鹰血,终是给花铁干打得太过厉害,又晕了过去。待得转醒,天色已明,他腹中饥饿,随手拿起身边的死鹰便咬,一口咬了下去,祗觉入口芳香,滋味甚美,凝目一看之下,不由得呆了。但见那鹰全身羽毛拔得干干净净,竟是炙熟了的。他明明记得祗喝了几口鹰血,便即睡着,却是谁给他烤熟了?若不是水笙,难道还会是花铁干这坏蛋?

  他昨晚大呼大叫一阵,胸中郁积的闷气宣泄了不少,这时醒转,颇觉舒畅,向山洞望去,祗见水笙伏在岩石之上,沉睡未醒。狄云心想:“她也饿了几天啦,烤了这只鹰尽数留给我,自己一条鹰腿也不吃,总算难得。哼,她自恃是大侠之女,瞧我不起。你瞧我不起,我也瞧不起你,有什么希罕?”但过了一会,不禁又想:“她替我烤鹰,还不算如何瞧我不起,饿死了她,那也不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