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回 月影深谷血刀暖 星摇峭壁铁枪寒(7)


  水笙又点了点头,自觉手足上的麻木渐失,呼了一口长气,慢慢支撑着坐起身来。花铁干叫道:“妙极,水侄女,你一举一动都要听我吩咐,不可错了顺序,这中间的关键十分要紧,否则大仇难报。第一步,拿起地下的那柄弯刀来。”水笙慢慢伸手到血刀僧身畔,拾起了血刀。

  狄云瞧着她的行动,知道她下一步便是横刀一砍,将血刀僧的脑袋割了出来,但见血刀僧的双眼似睁似闭,对目前的危难竟似浑不在意。血刀僧此时自觉手足上力气暗生,只须再延得小半个时辰,虽无劲力,却已可行动自如,偏偏这时水笙抢先取了血刀。他身子不动,但和水笙花铁干二人所作的恶斗,凶险处绝不亚于适才和刘乘风、陆天抒、水岱三人的剧战。眼见顷刻间水笙便要发难,当下将全身微弱的力道都集在右臂之上。

  却听得花铁干叫道:“第二步,先去杀了小和尚,快,快,先杀小和尚!”

  他这一声呼叫,水笙、血刀僧、狄云都是大出意料之外。花铁干叫道:“老和尚还不会动,先杀小和尚要紧。你先杀老和尚,小和尚便来跟你拚命了!”水笙一想不错,提刀走到狄云身前,突然之间,心中微一迟疑:“他曾助我爹爹,杀死了我爹爹,令他免受老恶僧之辱,我是否还是杀他?”这一迟疑只是顷刻间的事,心中当即转念:“当然杀!”提起血刀,便向狄云颈中劈了下去。

  狄云打了一个滚,疾忙避开,水笙第二刀又砍下,狄云又是一滚,抓起地下的一根树枝,向她刀上格去。水笙连砍三刀,将树枝削去两截,又是一刀砍了下来,突然间手腕上一紧,那血刀竟被后面一人夹手夺了过去。抢她兵刃的,正是血刀僧,他力气有限,不能虚发,看得极准,当下一击而中,夺到血刀,更不思索,一刀向她背脊上砍下。水笙未及闪避,心中一凉。

  狄云正在身旁,眼见血刀僧又要行凶,叫道:“别再杀人了!”扑将上去,将手中短棍击在血刀僧的腕上。若在平时,血刀僧焉能给他击中?但这时衰颓之余,功力不到原来的一成,他手指一松,血刀脱手,两人同时俯身去抢兵刃。狄云手掌在下,先按到了刀柄。血刀僧提起双手,便往他颈中扼去。

  狄云一阵窒息,放开了血刀,伸手撑持,血刀僧知道自己力气无多,这一下若是不将狄云扼死,自己便命丧他手。他却不知狄云实在无意杀他,只是不忍见他再杀水笙,不自禁的出手相救。狄云头颈被血刀僧扼住,只觉呼吸越来越是艰难,胸口如欲迸裂。

  狄云双手反扼血刀老祖的头颈,想将他推开,但血刀僧知道自己力气有限,生死系于一线,这小和尚既起反叛之意,按照血刀门中的规矩,须得先除叛徒,再杀敌人。要知外敌易御,内叛难防,首先须当除了心腹之患。而且他料得花铁干不到明日,决难行动,水笙武功甚浅,易于对付,是以他扼在狄云喉头的双手,力道越来越是凌厉。

  狄云一口气透不过来,满脸紫胀,双手无力反击,慢慢垂下,脑海中只是一个念头:“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水笙初时见两人在雪地中翻滚,明知是因狄云相救自己而起,但总觉这是两个恶僧自相残杀,最好是他二人斗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但看了一会,只见狄云手足软垂,已无反击之力,不由得惊惶起来,心想:“这老恶僧杀了小恶僧之后,便又会来杀我,那便如何是好?”

  花铁干叫道:“水侄女,这是下手的良机啊,快快拾起那柄弯刀。”水笙依言拾起血刀。只听花铁干又叫道:“过去一刀将这两个恶僧杀了,下手要快。”水笙提着血刀走上几步,一心要将血刀老祖杀死,却见他和狄云缠在一起。这血刀削铁如泥,一刀下去,势必将两人同时杀死,心想狄云刚才救了自己性命,这小和尚虽然邪恶,总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恩将仇报,无论如何说不过去。要想俟隙只杀血刀僧一人,自已手酸脚软,却无把握。

  正迟疑间,花铁干又催道:“快下手啊,再等片刻,就错过机会了,替你爹爹报仇,在此一举。”水笙道:“两个和尚缠在一起,分不开来。”花铁干怒道:“你真胡涂,我叫你两个人一起杀了。”他是武林中的成名英雄,江西鹰爪铁枪门一派的掌门,平时颐指气使,说出话来便是命令,谁敢不遵?可是他忘了自己此刻动弹不得,水笙心中对他又是极为鄙视。这句狂妄暴躁的话传入水笙耳中,登时令她大是恼怒,反而退后三步,道:“你是英雄豪杰,刚才为什么不跟他决一死战?你有本事,自己来杀好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